蔚来裁员的新闻,已经不是新闻了,从最初的国内人员变动,到国外部分办公室的整体裁撤,截止 7 月底,蔚来汽车在职员工约 8400 人,而蔚来创始人李斌在 3 月份对外透露的员工数约为 9800 人。 在短短的的三个多月减员 1400 人,占比约 15%,无论是从绝对数还是比例来看,这都是不折不扣的大裁员了,当然不排除部分正常流动的员工。蔚来汽车不可避免的走上了大裁员的道路,对于行业内的人士而言,这是完全可以预见的结果。 几乎在同一时间,蔚来电动方程式车队,被出售给国内专业塞车集团力盛赛车,但蔚来可能作为赞助商身份出现,有利于降低成本。在半个月前,蔚来被传出将要拆分 NIO Power,并且寻求数十亿规模的独立融资。 不管是人员层面还是业务层面,蔚来都在全面收缩,目的只有一个——降成本。背后的原因,自然就是因为资金链承压。成本控制问题,一直以来也是蔚来被诟病的问题。裁员、甩烧钱业务,是在节流,成立亦庄公司则是为了钱来,这些能帮助蔚来逃出生天吗?

 

 

01 裁员是选择

对于一个公司而言,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需要采取不同的策略。在资金流出现压力的时候,就需要进行开源节流。对于蔚来而言,节流是相对容易实现的一个事情,成本控制一直是蔚来的一个大问题。 控制成本的方式,裁员和甩烧钱业务是最简单粗暴、效果显著的。目前,蔚来的裁员集中在研发部门和市场部门,这个逻辑也很容易理解。对于现阶段的蔚来而言,ES6 已经量产交付了,研发可以暂时告一段落(运营正常的车企,都需要进行下一个车型的预研发),所以裁掉部分研发人员可以接受。 当然,裁掉研发人员,会对未来的研发造成影响,但研发不应该是蔚来现阶段的重点了,市场才是蔚来现阶段的重点,但是,为何蔚来需要市场也需要裁员呢?对于市场部门而言,需要的是减员增效。 目前,蔚来汽车的销售中心压在了 ES6 上,但是 ES8 为了用户口碑提供了大量的人员服务,通过服务来补足 ES8 产品力补足的问题,造成成本居高不下,ES6 显然不能走这样的模式,减员成为了必然的选择。 但是,现在汽车行业整体往下,蔚来的销量在进入 2019 年后,几乎也是每月递减的趋势,市场表现并不好,人海战术不是一个好战术,减员并且采用新的营销方式,例如蔚来 ES6 与嘀嗒出行(李斌投资的一家出行公司)的营销合作。

 

 

接下来,蔚来在各地的 NIO House 的房东,应该需要警惕房租了,位于各城市黄金地段的 NIO House,其租金成本极其高昂,北京的 NIO House 年租金甚至是 7000 万-8000 万,蔚来签约了 6 年。 对比一下特斯拉,在各地的销售展厅,都是采用小快灵的方式,成本相对更低,但是,特斯拉的销量可一点都不低。目前,特斯拉中国市场,已经成为特斯拉美国本土市场以外最大的市场。

 

02 甩烧钱业务

甩烧钱业务,是蔚来现在降成本的另一个方式。将蔚来电动方程式车队出售,显然就是一个甩卖烧钱业务的结果。众所周知,赛车是一项极度烧钱的赛事,电动方程式赛车,对标的是 F1 赛车,烧钱自然是不在话下。 对于现在的蔚来而言,赛车已经完成了蔚来所需要的打响品牌知名度的历史任务,对于仍需要不断融资补血的蔚来汽车而言,这样烧钱的贵族运动,不是现在蔚来需要继续进行的运动,甩卖自然是最正确的选择。 至于 NIO Power,目前 NIOPower 有上千人的团队,并在大陆主要城市开通服务,业务线包括了超级充电桩、移动充电车、一键加电、换电站、充电地图等,是的,一直推动换电模式的蔚来,在建设超级充电桩了。

 

 

作为电动汽车,里程焦虑是一个痛点,李斌给出的对策是营销上让“加电比加油更简单”、“油车能到的地方,电车也能到”,在冬天的时候,频频爆出了蔚来的车主带着大号充电宝(还是烧油的)出游的笑话,后者可以被认为是蔚来最失败的营销。 上千人的团队,意味着 NIO Power 需要大量的烧钱,对蔚来的报表构成巨大的压力,在传出 NIO Power 谋求 Q4 独立融资数十亿元的消息后,这是蔚来很明确的在甩烧钱业务的信号,随后就是蔚来电动方程式车队被卖身,接下来,会有什么烧钱业务被甩呢? 就现在的融资环境而言,NIO Power 是否能够融资数十亿元,纯市场行为的话,这不是一个好的投资标的。至于亦庄国投的 100 亿,这可能更多的是非市场的行为了,这是不可预测的。 这一系列的动作,蔚来总裁秦力洪说得对,这是现阶段应该做的事情。一个成熟的企业,需要在不同的阶段做不同的选择,这些选择都是基于商业的,对于公司而言,就是对的。除了裁员、甩烧钱业务,蔚来可以节流的地方还有很多,希望李斌在成本控制方面做得更好,虽然,这并不是他擅长的事情。 对于个人而言,一场宾主,好聚好散。 9102 年,蔚来资金流不出现问题,就已经是烧高香了。0202 年,到了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