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 Q2 普遍的全球车企和零部件企业的利润暂缓,很多事情都要从长计议,面对之前的欧洲车企的电动汽车平台的计划,很多的内容还是要从车型平台,开发的产品的技术趋势来看问题,在具体参数上、技术路径选择上,需要从原有的 Audi/BMW/Benz 这级开始看,然后对比下 PSA、Renualt/Nissan 这些欧洲车企如何提出有效的策略,来配置电动汽车的差异化。

 

 

在 IHS 的文件里面,提到了 Daimler 的一系列电动汽车,从 Pilot 开始过渡然后形成自身的特有平台 EVA-2.


Different technical solutions will co-exist, marketed under the « EQ » umbrella. The pilot program is the EQC crossover. 


From 2020 on, at least two MFA-2 models are expected to be full-electric, with European production taking place in Rastatt and Hambach. 


From 2021, Mercedes EQ models will be based on EVA-2, a dedicated scalable architecture for BEVs. 


IHS


奔驰现有的架构主要有四个 MFA,MRA,MHA 和 MSA:


MFA(Modular Front-wheel drive Architecture)用于具有固定轴距的前驱车 


MRA(Modular Rear-wheel drive Architecture)用于后驱车,相对于 MFA 具有更高程度的模块化,可以扩展为不同的轴距和不同的车宽,使用较多的轻量化设计(铝)


MHA(模块化高架构)适应 SUV 


MSA(模块化运动建筑)跑车


Smart 的 Edison platform 是基于和雷诺的合作,这款基于城市使用的小车架构目前主要是和吉利合作。

 

 

在轿车里面,奔驰主要使用 EQA 的车,在 MFA 的前驱平台上修改,有竞争力的车型需要在后续的 EVA2 上面的 EQD 和 EQE 上才出来。而后续都是在 EVA2 来做大型车辆,对比轿车和 SUV 平台,EQB、EQC 都是平台修改车型。

 

 

看红点,就知道为啥两家豪车能推这么多 PHEV 了,在较高的溢价下推动 PHEV 和 48V 是比较容易的事情。

 

 

也就是说,和 BMW 一样,EVA-2 这个专有平台才是后续奔驰能做的核心电动汽车平台,之前的 EQA-EQC,三款较小的车型都算是尝试的实验产品。奔驰和宝马谈的是 MRA 和 FAAR 两个车型平台在 BEV 设计下面的竞争力提升,而且还要兼容之前的车型的发展。也就是说,我们其实还不知道德国车企真正打的牌,CLAR、EVA-2 和 PPE 到底长啥样子,能不能和 Tesla 对打,看来至少要等到 2022 年以后才能有所分晓。之前奔驰虽然也归类为 EQ,但是整体的车型设计还是尝试学习不断改进的做法,这也符合目前 Benz 在找 LG、SK、CATL、孚能、亿纬锂能一堆电芯企业,拿出近 100GWh 的量的根本原因,目前处在深挖洞,广积粮,讨论真正有竞争力的平台设计的阶段。

 

 

小结:从 7 月份开始的 1 年 -2 年,是这个产业的实际的低谷,对我们来说是深挖洞广积粮的时间,看问题不用过于悲观,集中精力,组伟大的团队和做伟大的事业,从更长的时间长度来看,这是历史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