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转乘看似是一条多方面发展的重要之路,但几乎所有的企业都走成了商用车反哺乘用车的尴尬处境。

 

从 2018 年 7 月至今,国内汽车消费市场已然整整下滑了 12 个月。抗压能力成为了考验各车企最直接的试金石。

 

日前,江铃汽车发布上半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江铃汽车上半年营业收入为 137.2 亿元,同比下降 3.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0.59 亿元,同比下降 81.55%;扣非净利润为-1.34 亿元,同比下跌 191%。

 

对此,江铃汽车表示,这主要受销量下降及销售结构变坏、促销投入增加,以及在新产品和新技术上的持续支出等因素导致。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整车销售 13.66 万辆,同比下降 7.27%。

 

同日,江铃汽车股价重挫 5.57%,报收于每股 15.08 元。从今年 4 月份开始,江铃汽车股价已然呈腰斩之势。

 

曾经的江铃是轻型卡车制造商,以商用车为核心,但在随后也紧跟这潮流开始了一条“商乘并举”的之路,将业务范围拓展到了 SUV 及 MPV。目前,江铃汽车生产的汽车涵盖福特、JMC 和驭胜三大品牌,美国福特汽车公司持有江铃汽车 32%股份。

 

 

在商用车方面,6 月份 JMC 品牌卡车、皮卡和轻客的销量分别为 7073 辆、4852、2539 辆,同比下跌均超过 4 成。前 6 个月,JMC 品牌卡车、皮卡和轻客,销量分别为 4.4 万辆、3 万辆和 1.49 万辆,同比下滑 16.8%、21.4%、29.8%。

 

江铃汽车董秘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领界已经有国六车型,其他正在稳步推进中。多家江铃汽车 4S 店也证实了此种说法,目前江铃福特有国六标准车型上市,JMC 和驭胜品牌仍无国六车型在售,而这也是商用车急速下滑的重要原因。

 

 

今年 6 月 28 日,北京市正式发布《关于北京市提前实施国六机动车排放标准的通告》,该通告规定,自 2019 年 7 月 1 日起,重型燃气车以及公交和环卫重型柴油车执行国六 b 排放标准;自 2020 年 1 月 1 日起,轻型汽油车和重型柴油车执行国六 b 排放标准。

 

北京并不是唯一一个宣布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的省市,除了北京,深圳、河南、安徽等省市也对部分重型车、柴油车有“国六”排放要求。为此,车企也在积极准备。由于“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包括零部件供应、车型研发测试等一系列工作都在提前,车企正在承受较大压力。

 

 

部分业内人士表示,轻型商用车一直是江铃汽车的主要盈利点。商用车的业务受挫也是江铃汽车盈利遭受巨幅下滑的主要因素。江铃汽车董事长邱天高曾表示,2019 年,江铃汽车将重整旗鼓再出发,一边继续大力推动向汽车新四化转型,一边大力推动商乘并举战略。从目前来看,这条“商转乘”之路走得实在是有些艰辛。

 

在 SUV 方面,随着领界的上市销售,江铃汽车的 SUV 销量有所提高。2019 年 1 月,福特领界正式上市。江铃汽车曾在投资者交流会上表示,今年有福特领界等车型升级国六投放市场,领界纯电动车将于今年第三季度上市。预期未来福特品牌的 SUV 会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但事实上,半年过去江铃福特重推领界表现得有些入不敷出。公开数据显示,2019 年上半年,江铃汽车销售费用为 7.05 亿元,较去年同期的 4.52 亿元增长 55.8%;管理费用为 4.37 亿元,去年同期为 2.32 亿元,同比增长 31.5%。

 

其中很大一部分支出都用于领界车型的销售及推广。江铃汽车表示,由于领界上市市场费用增加,导致销售费用增加。其中,广告及新产品策划费,从 8963 万元增加到 2.28 亿元,同比增长 156%;管理费用变动原因则是领界商标使用费用及人员经济因素。

 

 

具体销量上,今年 6 月份江铃福特的销量为 4,938 辆,同比增长 697%;1 月到 6 月累计销售新车 2.55 万辆,表现平平。而自主品牌驭胜已经走向市场边缘。6 月份驭胜品牌仅仅售出 166 辆,同比下滑 78%;1 月到 6 月销量为 789 辆,同比暴跌 85%。

 

对于自主企业而言,商转乘的红利似乎早已过去。另一边江淮汽车也是在今年上半年利润大幅缩水,除了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因素外,乘用车的亏损也成为了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

 

商转乘看似是一条多方面发展的重要之路,但几乎所有的企业都走成了商用车反哺乘用车的尴尬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