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0 月 9 日讯,近日,据外媒报道,特斯拉在其最新公布的一份公示文件中,将加拿大动力电池企业 Hibar Systems(下称“海霸”)列为子公司之一,这份公示文件并没有透露收购金额和具体细节信息,但考虑到在此前特斯拉的最后一次公示文件中,海霸尚未被列为特斯拉的子公司,媒体由此推测,这份并购应该是产生在 7 月至 10 月之间,这也是今年特斯拉公开收购的第二家动力电池企业。

 

Hibar 中国官网显示,自 1974 年研制出第一台精密计量泵以来,海霸精密设备公司一直是“精密计量泵和注液分配系统的领导者”,并且在过去 40 多年来,是电池行业中“一次电池及二次电池生产线的首选供应商”。

 

联邦游说注册文件(Federal lobby registration document)显示,2019 年 7 月份,就电动车和基础设施事宜向政府进行游说时,特斯拉在其文件当中并没有列举任何下属公司。

 

 

2019 年 10 月 2 日,一份新的文件显示,特斯拉将海霸列为下属公司,而且是与特斯拉、加拿大政府合作成果直接相关的子公司。9 月 16 日之后,海霸换下了其运营网站,用一张单独的信息网页代替。但在之前网站描述其电池生产能力的部分,海霸称其在全球创新高端自动化解决方案生产领域具有领先实力,而其解决方案在工程上也能够满足其生产自动化的要求。

 

海霸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成立,创始人是德裔加拿大工程师 Heinz Barall,公司借助高度机械化的泵注射系统生产紧密的小型电池。2018 年首席执行官 Iain McColl 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公司成立以来,其营业收入实现了 600%的增长。

 

10 月份与安大略政府签署的游说注册文件显示,特斯拉称其首个目标是就影响太阳能、电池能源存储和相关基础设施等需求和应用的政策、项目、规定、决策等向政府和相关机构提供信息和建议。特斯拉在加拿大多个领域表现的较为活跃。在商业领域,特斯拉建立了固定的经销商网络和全国范围内的充电基础设施,其中包括早前研发的 V3 超级充电桩。但此外,特斯拉也希望能够引进当地技术专家,包括与 Jeff Dahn 及其 25 人团队建立的研究合作。

 

Dahn 的工作也被认为是特斯拉扩大自主电池生产能力及提升产能的关键。自 2014 年以来,特斯拉在电池生产领域便一直依赖于松下。4 月份,马斯克宣布特斯拉正在研发“百万英里的电池”,并且最早很有可能在明年推出。这番言论起初遭到其他行业人士的嘲笑。但上月,Dahn 实验室的电池研究团队公布的文件对马斯克梦想当中的电池进行了描绘,以及如何实现。除此之外,特斯拉今年还收购了加利福尼亚电池技术公司麦克斯韦技术公司(Maxwell Technologies Inc.)。6 月份,CNBC 报道称,特斯拉已经组建秘密实验室进行电池生产技术研发。

 

此外,特斯拉在于松下公司合作多年后,以“无法满足需求”为由,与 LG 化学就向中国国产 Model 3 供应 NCM 811 动力电池达成初步一致。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于清教认为,特斯拉在此刻频繁收购动力电池行业企业,与整车厂希望把握产业链主导权有很大的关联,这也逐渐成为各大整车厂的共识。

 

事实上,近年来车企与动力电池的捆绑趋势正在不断加快。近日,美国通用汽车在一份文件中披露,将寻求与 LG 化学共同成立动力电池合资企业,大众、戴姆勒等外资车企也宣布将着手生产动力电池。

 

反观国内车企,一汽、上汽、北汽集团等国内多家车企,都曾宣布与电池制造企业宁德时代成立合资公司,吉利汽车、恒大集团也分别寻求与 LG 化学、SK Innovation 等电池企业展开深度合作。

 

于清教认为,整车厂一方面扩大动力电池供应链,另一方面逐步发力自研电池,这有利于整车厂能够控制成本,并在与电池企业的洽谈过程中,提高其议价能力,加强整车厂在产业链上的发言权,“这种情况,主要源于两种不同的市场趋势正在同时出现:一方面是消费者需求水平的提高,对于技术水平及成本控制的要求也在逐步增高,导致有更多整车企业只能与电池企业进行捆绑,以降低研发及成产成本;另一方面,动力电池产能有限,这尚不能满足动力电池企业将有效降低电池的购买成本。”

 

与非网整理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