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5 日讯,由于现在环境恶劣,资源缺乏,所以人们就将方向,转化为新能源这块领域。

 

而作为我们普遍用的汽车,当然首先要转化为新能源,所以说在汽车行业,这是一个极为看好的领域,当然作为国产企业华为随着许多大的加入这个领域,逐渐研究出属于他们的新能源汽车,华为也不甘落后,他也开始研究自己的电动汽车,华为周围许多中国稳扎稳打的企业,在众多互联网大佬的参与之下,也忍不住上来凑一脚。

 

 

华为造车一直是业内传得沸沸扬扬的话题,不过精明的华为并没有将眼光投向整车制造领域。汽车制造是一个重资产行业,作为门外汉的华为虽然手握大笔资金,但是从整车设计、工厂建设到供应链搭建以及销售渠道布局,华为都没有经验,贸贸然切入整车制造领域,不仅将花费大量的资金对于制造领域进行重复建设,而且在整车制造领域也没有办法来与国外车企一较高下,更谈不上在核心技术竞争力上进行聚焦。所以借助自己在软件以及 5G 工程技术方面的能力,在智能网联汽车上进行突破,是最为明智的决定。

 

翻看郑刚的履历,其在北汽新能源的经历颇为亮眼。在郑刚的带领下,北汽新能源抓住了国内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黄金时期。截至 2018 年,北汽新能源资产规模较 2013 年增长了 47 倍,营业收入增长了 64 倍,产品销量增长了 97 倍。北汽新能源不仅造就了北汽新能源 EU 系列如今稳居国内新能源汽车排行榜榜首的位置,将上汽、比亚迪、吉利这些老牌车企的新能源车型甩在身后,让北汽成为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一方诸侯;同时也给了北汽管理层基于北汽新能源来与麦格纳建立合资公司,走出一条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品牌向上道路的底气。对于目前的华为来说,虽然其已经与上汽、北汽、长城、一汽、吉利、长安等国内头部车企签署了合作协议,但它更需要一位熟悉汽车行业流程的大将,帮助华为抓住国内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的黄金时期,为华为在通讯设备以及手机领域之外,找到一个新的发展动力和业务基石。

 

五大措施保障规划实现,除技术层面外,征求意见稿的第八章分别从深化行业管理改革、健全政策法规体系、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加强组织协同等 5 个层面,为规划的实施提供保障措施。

 

具体的政策法规体系则包括:完善双积分,建立与碳交易市场衔接机制;完善新能源车购置税等税收优惠,优化分类交通管理及金融、保险等支持措施;2021 年起,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公共领域新增获更新用车全部使用新能源汽车。

 

与此同时,征求意见稿中明确了“补贴”不再是行业发展的动力。“到 2025 年,新能源补贴早已完全退出,燃油车排放标准由‘国六’向‘国七’过渡,限购城市机动车保有量基本饱和,新车增长乏力。” 田永秋表示,“如果上述政策组合拳的有形之手,加上新能源车的竞争力和产品优势(成本、使用、性能)的市场无形之手一起发力,相信至 2025 年一年八、九百万辆的销量还是可以实现的。”

 

此外,征求意见稿指出,我国新能源汽车也面临市场竞争日益加剧、发展动力亟待转换、核心技术供给不足、质量保障体系有待完善、产业生态尚不健全等新形势、新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征求意见稿提出“提升智能制造水平”,具体则包括推进智能化技术在新能源汽车研发设计、生产制造、仓储物流、经营管理、售后服务等关键环节的深度应用等。

 

华为与新能源汽车有什么切合点?第一,电动化方面,华为在手机电力系统、电池储能、电池材料等方面有一定的研究成果,与新能源的电池具有技术相通性。智能手机和新能源汽车本质上都是移动智能终端,很多研究成果可以互相借鉴。华为的技术也能帮助车企实现超长续航技术。

 

第二,智能化方面,华为已经在 5G、云计算、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方面形成了一批领先的研究成果,有助于将新能源汽车智能化改造,这也是车企非常欢迎的。华为的技术在汽车行业具有良好的声誉。

 

第三,华为提出打造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无人驾驶、新能源汽车都是绕不开的领域、是连接的重点对象,所以华为进入新能源汽车是必然的。

 

“为规划实施提供保障措施,是推动新能源产业稳健发展的方式。”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还需要向市场化的方向推动。与政府引导性的手段和市场化的方式相结合,可以更好地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创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