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2 月 16 日讯,宝马宣布与赣锋锂业签订锂供应合同,预计金额为 5.4 亿欧元(约合人民币 42 亿元),合同期为五年(2020 年 -2024 年),供应源头将来自于澳大利亚的矿产。

 

宝马管理董事会成员 Andreas Wendt 表示:“合同签订后,宝马集团将能够保障其高压电池中的第五代电池所需的氢氧化锂获得 100%供应。宝马集团的目标是在 2023 年前,推出 25 款新能源车型,其中一半以上为纯电动车型。与此同时,集团对于原材料的需求将相应增长。到 2025 年,预计全球的锂需求量将是目前的 7 倍左右。”

 

赣锋锂业成立于 2000 年,目前拥有三个生产基地和一个省级企业技术中心,总部位于江西。企业常年致力于锂铷铯和锂电新材料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该企业在国内属于品种齐全、产品加工链长、工艺技术全面的专业生产商。赣锋锂业采取自主研发和合作研发相结合的研发模式,兼顾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

 

新能源车的可持续发展和安全性是电动化发展的重要因素。Wendt 认为,从原材料的提取到加工,每一个环节都考验着相关采购人员的价值标准,因此他们参与了集团的整个电池供应链系统,甚至包括了矿场的选择。

 

另外,可持续发展是宝马集团战略的一个重要方面。Wendt 表示,对于宝马来说,他们有责任确保锂与其他原材料的加工均符合环保标准与社会责任。根据一系列可持续性标准审核,才最终确定使用澳大利亚的硬岩矿床开采原材料。

 

 

赣锋锂业称,公司在产能等方面具有履行合同的能力,预计合同将对公司未来业绩有益。宝马管理董事会成员 Andreas Wendt 则认为新合同将为宝马第五代高压电池提供足够的氢氧化锂。

 

然而,宝马的“大单”对赣锋锂业的股价贡献甚微。截至 2019 年 12 月 12 日收盘,赣锋锂业股价为 27.8 元,较 2019 年 12 月 11 日收盘股价 27.7 元同比微增 0.4%。

 

宝马为什么“带不动”赣锋锂业?“赣锋锂业们”的无奈

 

据赣锋锂业官方数据,公司成立于 2000 年,是全球最大的锂化合物与金属锂生产商之一,目前有三处锂盐生产基地,合计拥有 40500 吨碳酸锂产能,31000 吨氢氧化锂产能,其计划 2020 年还将增加 50000 吨氢氧化锂产能。

 

无论是碳酸锂还是氢氧化锂,均为车用动力电池的重要原料,因此赣锋锂业与车企的合作历史由来已久。

 

早在 2018 年 9 月 28 日,赣锋锂业就曾与宝马签订五年协议,由赣锋锂业向宝马提供指定的电池等材料。另外,赣锋锂业与大众、特斯拉等也有不同程度的合作。2019 年 4 月,其与大众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约定未来 10 年将为大众及其供应商提供锂化工产品。

 

虽然“大单”不断,但自 2019 年以来,赣锋锂业的日子并不好过。据其财报显示,2019 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为 42.1 亿元,同比增长 17%;归母净利润为 3.3 亿元,同比暴跌 66%。预计其 2019 年的净利润区间为 4.3 亿元至 5.5 亿元,同比将减少 65%至 55%。

 

“受伤”的并不止赣锋锂业,而是整个锂业。据中国另一大锂化工产品生产商天齐锂业财报显示,其 2019 年前三季度营收为 38.0 亿元,同比下降 20.2%;净利润为 1.4 亿元,同比下降 91.7%。

 

亿欧汽车认为,赣锋锂业股价未出现明显提升的出现,主要是因为锂化工行业近来低迷的表现,而“低迷”事出有因。

 

其一,新能源车企正将压力向供应商转移。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19 年 1-11 月,全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 104.3 万辆,同比增长 1.3%,远低于市场预期。其中,自 6 月份补贴滑坡以来,7-11 月新能源汽车销量累计为 41.5 万辆,同比下跌 50.5%。

 

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亦受波及,据普华永道研究资料显示,2019 年第三季度全球纯电动车与插电式混动车销量同比下降 8.8%,这是自 2014 年以来首个单季度销量下滑。

 

销量下滑使得车企将成本压力向供应商转移。以特斯拉为例,严控成本的马斯克对松下电池一再压价,以至于松下 CEO 津贺一宏在采访中表示:“马斯克的多次压价使我们考虑撤走超级工厂的全部松下员工与设备。”

 

不等松下撤出,特斯拉已调转枪头。今年 9 月份,特斯拉与 LG 达成协议,将在上海工厂生产的 Model 3 上,以 LG 化学电池替代松下电池。

 

其二,锂电池价格一再下降。

 

据 BNEF 发布的《2019 全球锂离子电池组价格调研报告》显示,2019 年全球锂离子电池组平均价格较 2010 年的 1100 美元每千瓦时下降 87%至 156 美元每千瓦时。其中,中国市场锂离子电池组价格为世界最低,仅为 147 美元每千瓦时,是 2010 年价格的 13.4%。

 

亿欧汽车认为,锂化工行业与新能源汽车行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面对新能源汽车的剧烈波动,锂化工行业很难独善其身。另外,锂电池价格的不断下跌使得锂化工行业不再“暴利”,赣锋锂业营收上升的同时,净利润却下跌。宝马 5.4 亿欧元订单虽大,但对于市场重新提振对锂化工行业的信心,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宝马们”电动化道阻且长

 

2018 年,宝马在全球售出 249.1 万辆乘用车,同比增长 1.8%,总收入为 974.8 亿欧元,税前利润达 98.15 亿欧元。2019 年前三季度,宝马在华销量为 52.6 万辆,同比增长 14.4%。

 

同时,全球汽车行业正陷入挣扎。据英国汽车调研公司 Jato Dynamic 数据,2018 年全球共售出 8600 万辆汽车,同比下滑 0.5%。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19 年前三季度全国汽车销量为 1873.1 万辆,同比下滑 10.3%。

 

燃油车的未来正被蚕食。据德勤分析预测,2025 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达到 1200 万辆,2030 年将达到 2100 万辆。

 

在汽车供需不发生明显变化的前提下,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每增加一辆,燃油车销量就将减少一辆,传统燃油车企的电动化转型已不可回避,“宝马们”纷纷在新能源汽车重要市场之一的中国展开电动化布局。

 

传统车企中,大众属于“积极分子”。2019 年广东车展前,大众中国 CEO 冯思翰曾透露,2020 年将在中国投产两座纯电动车工厂,两家工厂主要负责生产大众旗下基于 MEB 平台的纯电动车,预计综合年产能将达到 60 万辆。

 

新势力中,特斯拉“动手”已久。2019 年 1 月,特斯拉中国工厂动工。仅仅十个月后,第一台国产版特斯拉 Model 3 正式亮相,预计明年 1 月份正式交付。根据特斯拉的规划,上海工厂一期年产能为 25 万辆,全部建成后年产能将达到 50 万辆。

 

据悉,宝马此前制定了 2023 年前推出 25 款新能源车的计划,对象包括宝马、MINI 以及宝马 M 系列产品。为此提高锂化工产品的采购是必然之举,此前,宝马已从中国电池厂商宁德时代和韩国电池厂商三星 SDI 处,订购超过 100 亿欧元的动力电池,此次又与赣锋锂业签订 5.4 亿欧元订单。然而,从赣锋锂业的股价来看,市场对宝马的订单似乎并不“感冒”。

 

亿欧汽车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在新能源领域,宝马与竞对相比并不占优势。据宝马官方数据,截至 2019 年 1-11 月,其累计销售大约 12.8 万辆新能源汽车。同为豪华车的特斯拉,2019 年上半年即完成 15.3 万辆汽车销售,形成对宝马的“销量压制”。

 

另外,电动车行业目前仍然是“赔本买卖”。特斯拉在经历连续亏损后,于 2019Q3 勉强盈利,其它新能源车企境况更加惨淡。宝马加注尺度过大,或将得不偿失;加注尺度过小,或将丢失市场。如何在电动化“加注量”上寻得一个最佳平衡,对宝马而言着实是个难题。

 

不过,对宝马这家德企而言,新的机会似乎已经来临。据路透社消息,近日,德国计划在 2020 年后的五年间,将插电混动车补贴由 3000 欧元提升至 4500 欧元,将价格在 4 万欧元以上电动车的补贴增加至 5000 欧元,并希望在 2030 年有 1000 万辆电动汽车上路。政府诚意如此,宝马如何拒绝?

 

5.4 亿欧元订单对于赣锋锂业和宝马而言,都不失为一个好消息。但是锂化工行业的困境并未因此被打破,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在短期内也无法反弹,二者的合作似乎很难得到“1+1>2”的效果。但对于亟待转型的“宝马们”而言,电动化是大势所趋,持续“输血”亦不可避免。在激进前行中,应当追求双方共赢,这样新能源汽车行业才能整体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