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1 月 16 日讯,针对 10 亿美元融资传闻,美国时间 1 月 15 日,蔚来汽车发公告称,公司和广汽集团已经探讨了融资和战略合作机会,谈判仍处于初步阶段,双方暂未达成任何最终协议。

 

 

蔚来汽车股价出现剧烈波动,1 月 15 日开盘前一度上涨 17%,目前处于停牌状态。

 

截至发稿前,蔚来股价为 4.29 美元 / 股,市值约 44.4 亿美元。

 

两次融资遇阻

2019 年,蔚来汽车账上的资金日益紧张,多次寻求融资遇阻。

 

2019 年 5 月,蔚来宣布与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亦庄国投”)签订框架协议。根据协议,蔚来将设立新实体“蔚来中国”,并向该实体注入部分业务和资产,亦庄国投将向其投资 100 亿元,并且协助“蔚来中国”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建生产基地,生产第二代平台车型。

 

截止目前,上述注资并未完成。

 

2019 年 10 月,蔚来汽车被传出和浙江湖州市洽谈一笔超过 50 亿元的融资,条件是蔚来需要在当地落户一个年产 20 万辆汽车的生产基地。

 

不过,因为对方认为“投资风险过大”,融资再度告吹。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蔚来在寻求外部融资的同时,也通过发债来救急。

 

2019 年 3 月,蔚来发行了一笔 6.5 亿美元可转债,两大股东腾讯和高瓴资本参与了此次认购,认购额分别为 3000 万和 1000 万美元。

 

2019 年 9 月,蔚来又发行了一笔 2 亿美元的可转债,公司创始人李斌和第二大股东腾讯分别认购了 1 亿美元。

 

蔚来尚未发布 2019 年全年财报。

 

根据三季度财报,截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蔚来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货币资金和短期投资只有 19.6 亿元,按照过往的烧钱速度,蔚来的资金链属于紧绷的状态。

 

为何是广汽

广汽和蔚来的联姻早在三年前已经开始。

 

2017 年 12 月 28 日,广汽与蔚来宣布在新能源汽车产业技术研发、零部件生产、用户运营等方面开展合作,四个月之后,广汽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在合资公司中,广汽和蔚来分工明确。广汽提供车型平台、供应链、工厂等资源,蔚来在技术研发、品牌、用户运营、能源服务等方面提供支持。

 

2019 年 12 月 27 日,广汽蔚来发布了旗下第一款量产车 HYCAN 007。以其为例,这款车是基于广汽的新一代纯电动平台 GEP 打造,由广汽新能源工厂生产,蔚来在用户运营和充电服务等方面提供支持。

 

这种“轻资产”的合作模式满足了两家公司不同的需求。

 

对蔚来而言,高端的品牌定位使得它的价格难以下探到 30 万元以下的亲民水平,销量因此会受限,而广汽在品牌打造和用户运营上的经验不如蔚来,双方通过共享资源可以降低成本,提升体系化效率。

 

如此一来,广汽有意入股蔚来并不令人意外。

 

当务之急是什么

待蔚来完成融资之后,除了解决日常运营的需要以外,还急需解决两大问题:稳定供应链和开发新车型。

 

2019 年,蔚来汽车交付量超过 2 万辆。尤其是第二款电动车 ES6 从 2019 年 6 月份开始交付之后,销量逐渐走高,当年 12 月的交付量超过 3000 辆。

 

据《棱镜》获悉,因为现金流紧张导致部分供应商不配合,蔚来在生产端受到限制,无法完全满足市场上的订单需求。

 

另外,蔚来在招股说明书中明确提到计划“每年推出一款新车”,2020 是一款基于 ES6 开发的轿跑 EC6,2022 年是和自动驾驶公司 Mobileye 合作开发、基于第二代平台打造的产品。

 

2021 年会推出何种车型还不得而知。

 

一位曾在蔚来产品部门工作的知情人士告诉《棱镜》,因为资金紧张,第二代平台的开发被迫后置,蔚来曾考虑开发第 1.5 代平台,和广汽蔚来一起合作,还是因为资金问题,双方谈判并没有实质性进展。

 

公开报道称,广汽蔚来正在进行新一轮 15 亿元规模的融资,此轮融资主要用于研发、用户运营品牌及渠道维护及营运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