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个月特斯拉的股票从 451 美金涨到了 887 美金,昨天晚上直接从 700+最高拉到了 962 美金,就奔着 1000 美金去了。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些共识,有一些钟摆效应,根据目前的信息来看,Q1 的数据出来,会有一定的回调。在 Q2 Model Y 上量过程会有一个拉锯,到 2020 年 Q3 的时候能看出存在多少的共识。


01

电动汽车龙头该值多少钱?                               
我们从特斯拉发展的角度复盘,在 2018 年底 Model 3 在美国的冲量,马斯克的很多的决策一直受到资本市场的牵制,所以想要在 340 美元每股时与沙特基金的帮助下,以 420 美元每股把特斯拉私有化。从这个阶段开始叠加 2019 年 Q1,美国市场退税减半销量环比下跌,欧洲交付还没有上量,处在一个阶段性的谷底。到 2019 年 Q2 需要开拓中国市场可能需要钱的时候,导致 Q2 的 6 月底来到一个阶段性的底部 178.87 美金。股价的转折点,是在中国这里,处于当时全局性政治考虑和地方性的经济考虑,以很小的代价获得资金、土地和市场,一举扭转了之前战略被动。然后就是在 2019 年 Q1 报告以后,从销售市场、汽车产业、政府、资本和石油产业达成了一些共识:


    市场层面:2019 年销量大概在 36 万辆,2020 年的目标是 50 万辆,这里存在 Model Y 的增量因素,还有 Model 3 价格下降之后在中国的渗透率上升。


    汽车产业:能有所作为的大众和丰田,都加快了纯电动的汽车产品的推进工作,并且围绕多电池供应商快速推进产品的策略来进行

 

    政府层面:从能源结构转型的角度,欧盟和中国持续加大对新能源使用的诉求,在这个方面配合着电力和交通电气化两个维度开始了一轮共识性的推进。这里也能看到潜在的中东出现问题以后带来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加大电动汽车的渗透率对欧洲和中国是很好的对冲手段


    资本:目前能看到的围绕锂电的前端原材料的投资,还是持续的;对于具备全球性格局的电芯制造等,随着特斯拉这样的带动,资金在不断涌入


    石油产业:以 SK 和道达尔为例的石化企业,一方面准备自己做电芯,一方面快速在推进充电桩的建设以对冲潜在的需求风险
所以这里能理解的是,围绕特斯拉市值从去年年底的 578 亿美金,一下到 1600 亿美金,这里肯定存在很大的钟摆效应,这几天成交额能达到 542 亿美金。而特斯拉市值的中位线确实在上移,确实存在很大的疑问。
 

图 1 特斯拉近一年、近一月和昨天的股价走势

 

02

短期内推高的要素?
这里还是要分析一下短期内为什么有那么多资金投票拉高,我觉得这里有几个核心要素:


1)美国市场对于几款车的认可度,从 Model 3 这样一己之力杀出重围的产品,到后续 Model Y 和 cybertruck,有大量订单在手然后逐步再积聚人气和订单,这种循环模式是非常有想象空间的。遭遇了 Model 3 产量爬坡的困境之后,Model Y 的时间点看上去非常顺利,这里面短期内的作用非常大
 

图 2 特斯拉在美国市场的创新还是得到了很大的回报

 

2)电池成本下降:特斯拉这次把中日韩里面领头的电池供应商三家纳入采购体系,也就某种意义上打通了后续上量电池的瓶颈,而且一定程度上转移了上量需求的产能准备时间,在足够的产品需求面前,供应商是可以妥协的。所以比起大众的订单模式,和丰田的合资工厂模式,谁的纯电产品好卖,才是核心要素。随着量能的起来,谈阶梯价格也能逐步兑现


3)    拼车程序和后续的自动驾驶空间:在实现 Robot Taxi 之前,特斯拉计划启动乘车共享应用程序,并将为驾驶员提供保险。这些运营层面的渗透,通过大量的数据采集、不仅有逐步技术迭代,并且通过 Autopilot 技术改进带来的体验提升还是能很大的促进销量和循环的。

 

 

小结:特斯拉给我们带来的震撼,真的是一波接一波,有时候不服是不行的,当然预计 Q1 的数据在美国和欧洲可能都不太好看,中国由于目前的市场情况也不会太好看,这里会有一个潜在的分歧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