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3 月 27 日讯,2019 年,国内汽车销量下滑明显,根据中汽协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 年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 2572.1 万辆和 2576.9 万辆,同比分别下降 7.5%和 8.2%。

 

2018 年,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 2780.9 万辆和 2808.1 万辆,但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 4.2%和 2.8%。连续两年的销量下滑,让国内车市一片寒冷,不少车企都认为熬过了最困难的 2019 年,2020 年就会变得更好。因为一场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所有的美好愿望。

 

出现的疫情,让全国进入半封闭状态,湖北乃至全国的汽车产业公司,都处于停工状态,4S 店也是门庭冷清——车市跌至谷底。车企不得不承受着高昂的厂房运维与人员成本开支,例如北京奔驰就自曝工厂停工一天亏损 4 亿。连续两月销量持续走低,中国汽车行业已经降至冰点了。

 

 

2020 年 1 月,中国汽车产业生产汽车 178.3 万辆,同比下降 24.6%;销售汽车 194.1 万辆,同比下降 18%。2 月,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 28.5 万辆与 31 万辆,环比均下降 83.9%,同比分别下降 79.8%和 79.1%。

 

整个汽车市场都在持续走低,车企的处境就更为艰难了。长安汽车 2019 年全年销售汽车 175.9971 万辆,同比减少 15.16%;北汽集团全年售出了 226 万辆,同比下降了 5.91%;广汽集团共售出 206.22 万辆汽车,同比下降 4%。2020 年之后,这种情况变得更加严重。

 

根据上汽集团公布的产销快报,上汽集团 2020 年 2 月汽车销量合计 47365 辆,本年销量累计 447573 辆,同比下滑 54.07%,此外,比亚迪 2020 年 2 月销量合计 5501 辆,1 月~2 月销量累计 30674 辆,同比下滑 56.65%。这种情况之下,车企都开始坐不住了,纷纷选择降薪来降低成本。从降薪的情况上来看,此次降薪潮的影响范围非常广泛,从央企到地方国企再到私企和新造车公司都开始了降薪自救。

 

长安汽车这种央企已经开始在薪资方面进行调整了,长安在疫情后对薪酬进行了一些调整,加强了员工薪酬与销量等绩效的绑定,在绩效无法实现的情况下,会影响薪酬。而北上广这些地区的国企也在进行薪资调整,在所有企业中,在薪资调整方面做的最坚决的就是上汽集团了,旗下多个子公司如上汽大通、上汽汇亚、上汽通用泛亚、上汽乘用车集团,甚至上汽大众、上汽通用都做出了降薪的决定。

 

北汽集团也被传出了要进行薪资调整的消息,据一份文件显示,北汽集团销售部门的员工都将根据任务完成量来兑现工资,未完成 3 月份整体批发任务的员工,将扣除月度整体工资的 20%至 70%不等。

 

民营企业也未能幸免,也已经在薪资方面进行调整了,比亚迪被员工传出取消了 2 月份的绩效和加班费,江铃控股宣布执行副总裁以上收入下调比例 40%,副总裁及其以下职位收入下调 30%;而对于停产停工期间提供正常劳动的人员,江铃控股会另发放相应收入补贴,总裁助理、中层正职、中层副职、普通员工等职位的另发放收入比例在 10%~20%之间。

 

此外,本就处在风雨飘摇中的新造车公司的处境也非常不好,3 月 5 日,威马汽车宣布将取消员工的年终奖,13 薪将延后发放。爱驰汽车则在发工资的时候,没有经过通知就减少了员工的工资,同时年终奖也还未发放。

 

目前来看,此次疫情对于国内车企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从产业链的各个角度都影响到了车企,在产品无法及时售出的情况下,车企只得降薪自救,连央企和地方大型国企都顶不住了。

 

上汽集团内部人士透露,网传的降薪文件和内容基本上都是实情,整个上汽集团都在进行不同程度的降薪。这也是首个作出了降薪通知的自主车企,但很快就有消息传出说上汽乘用车集团紧急开会,口头通知了乘用车公司薪资调整安排,大致包括: 1、高级经理以下减发 75%的绩效工资,高级经理及以上全部减发; 2、减发时效为三月到六月,后续视公司经营情况再定; 3、绩效奖金与公司经营状况强相关; 4、居家办公,隔离观察的按天扣发用车补贴。

 

据了解,上汽乘用车集团的绩效工资减发 75%相当于整体工资减少 15%。作出降薪决定的并非只有上汽集团这一家,据公开报道称,3 月 10 日,北汽集团在内部实行了新的销量考核方案,按照方案,零售中心分管副总、销售部分管副总、区域经理、事业部后台的其他相关人员及销售部全员,都将根据任务完成量来兑现工资。未完成 3 月份整体批发任务的员工,将扣除 20%至 70%不等的月度整体工资。

 

目前国内车市受疫情的影响还未消失,3 月份的销量情况预估也不会太乐观,有员工抱怨这是在进行变相降薪。另一家地方车企虽然暂时没有降薪,但据广汽员工表示其相当一部分收入来自年底的年终奖(6 个~10 个月工资),因此如果年底公司整体情况不好,恐怕也会影响绩效收入,还有爆料称比亚迪取消了 2 月份的绩效和加班费,比亚迪的绩效工资占到了基本工资的 33%。

 

江铃控股也传出了停产和降薪的消息,受限于湖北疫区的零部件供应商没有复工,特别是在武汉城市圈周边的一级和二级零部件供应商复工时间还未确定,江铃控股方面决定暂时停工。

 

江铃控股还进行了降薪通知,执行副总裁以上收入下调比例 40%,副总裁及其以下职位收入下调 30%;而对于停产停工期间提供正常劳动的人员,江铃控股会另发放相应收入补贴,总裁助理、中层正职、中层副职、普通员工等职位的另发放收入比例在 10%~20%之间。

 

销量最好的蔚来也仅售出了 2 万辆,威马已经是所有新造车公司中销量表现第二好的车企了。对蔚来来说,一直都很难,疫情让他们不得不进一步降本增效,在此前发布 2019 年第四季度财报时,李斌曾表示,蔚来现在的员工人数在 7000 人以下,今年将会节减成本支出,以便完成毛利率转正的目标。

 

2019 年底,蔚来当时透露的员工数还在 7500 人左右,现在看来疫情后又才撤掉了数百人,进一步控制成本。该公司自 2019 年起就在进行成本控制,提升资金效率,当时已经优化淘汰了一些绩效较差的人员,同时像是节日礼品等福利也已经取消。

 

相对于传统车企,新造车公司目前所承受的压力应该更大,多个新造车公司的汽车销量并不多,还没有自我造血能力,而现在的环境又比较艰难,投资机构投资都比较谨慎,就算投资也会优先考虑作出成绩的新造车公司。如果疫情的影响还不能快速消失,很多新造车公司可能将会活不过这个春天。

 

从目前这些降薪的公司来看,这些公司采取的降薪措施也不尽相同。上汽乘用车集团、上汽大通、比亚迪、上汽通用泛亚等多个公司选择了取消或减少绩效奖金,这些公司基本上保留了员工的基本工资,但在绩效奖金方面做了折扣,是变相的降薪。上海汇众、北汽集团、江铃控股、上汽大众、爱驰等公司则直接在员工的基本工资方面做了调整,这些公司的降薪决心比较强。威马、爱驰等公司还直接取消了员工去年的年终奖,博郡公司则要求员工自缴社保,这也对员工的实际工资造成了影响。

 

从公司角度来看,此次降薪潮中采取降薪措施最多的为自主车企,这些车企通过取消绩效奖金、下调基本工资、制定销售目标等方式来进行降薪。

 

车企陷入困境之后,通常会率先在员工方面做文章,或降薪或裁员,这种方式对于车企现下的困境很有作用,全球多个车企在遇到困境后都会采用这种方式。但是这终究只是一个解决眼前困境的办法,短期内能有作用,如果汽车市场持续走低,各车企也不能一直降低员工薪水,这将会严重伤害企业内部的凝聚力。

 

不过目前国内的疫情情况已经有所好转,国内的车企已经开始逐步复工,汽车交易市场也将会慢慢重新升温。疫情对国内汽车行业的影响将会逐步减少,降薪消减成本的事情应该也会逐步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