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快顶不住了!

 

最近,Uber 再次宣布裁员 3000 人,关闭全球 45 个办公室,更做出了艰难决定:关掉 Uber AI Labs(AI 实验室)!

 

就在两周前,Uber 刚刚裁员 3700 人,目的就是消减开支。至此,Uber 在一个月内裁员超过了员工总数的四分之一!而关闭 AI Labs,Uber 同样是处于“省钱”的考虑。

 

但是,在 Uber 如此短时间内进行大规模裁员,非常罕见,令整个业界震惊不已!

 

断腕自保

 

新冠疫情给全球各行各业带来的巨大的冲击,尤其对于共享经济和出行方式等领域的影响可以用“灾难”来形容。

 

在封城、居家隔离、居家办公、旅行限制、社交隔离等措施的实施下,兼具共享经济和出行方式两大属性的 Uber 无疑是首当其冲。

 

 

据悉,今年 4 月的乘车出行量锐减了 80%。尽管外卖业务 Uber Eats 在疫情期间同步增长 50%,但 Uber 接近四分之三的营收都来自于出行业务,显然不足以抵消乘车出行业务大面积滑坡的影响。

 

Uber AI Labs 成立于 2016 年,专注于改善从外卖派送路线规划到 Uber 自动驾驶汽车行驶方式的所有任务。该实验室主要成员来自一家被 Uber 收购的创业公司 Geometric Intelligence,其主要开发语音和图像识别软件,且产品背后的算法需要的数据较少。

 

有评价说,舍弃 AI Labs 后,Uber 在自动驾驶方面的研发能力将大打折扣,甚至影响到整个 AI 的研究。

 

从欧美国家目前抗击疫情的情况来看,仍然不可掉以轻心,防疫任重道远,所以为了自保 Uber 只能出此下策。

 

共享经济遭遇雪崩

 

在 Uber 大受打击的同时,Lyft、Airbnb(爱彼迎)、WeWork、等共享经济“难兄难弟”也损失惨重,不得已只得采取业务调整、消减成本、大幅裁员等无奈之举。

 

据了解,网约车平台 Lyft 今年第一季度亏损了近 4 亿美元,而更严重则在 4 月份,Lyft 官方透露当月乘车数锐减了 75%。

 

而民宿短租平台 Airbnb 这边,今年 3 月,Airbnb 美国预定量锐减了 80%,而中国的预订量比 1 月份同期下滑了 96%。从预定量来看,原本一周就有 50 万个预定,而整个 3 月只有 10 万个。因此,据 Airbnb 预计今年营收可能不到去年的一半。

 

今年 3 月,共享办公空间 WeWork 裁员 250 人。尽管在过去六个月里 WeWork 已经裁掉了数千个职位,包括去年 WeWork 在试图上市失败后,裁掉的约 2400 名员工,但据悉该公司仍计划在 5 月底继续裁员。

 

 

此外,汽车分时租赁平台 Zipcar(裁员 100 人)、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 Bird(裁员 300 人)、Lime(裁员 84 人)、在线旅游平台 TripAdvisor(两次裁员 1100 人)、旅游搜索引擎 Kayak(裁员 400 人)、在线旅游平台 Expedia(2 月就裁员 3000 人)、等共享经济和出行方式的企业也被迫大幅裁员或即将裁员。

 

如果说,美国三大共享经济巨头的遭遇只是受限于业务模式的话,那美国科技公司的一片哀嚎,恰恰证明了此次疫情的残酷。

 

一片哀嚎

 

自 3 月初以来,美国科技公司迎来多次大规模的裁员。据据硅谷裁员追踪网站 Layoffs.fyi 4 月的统计,就有 200 多家公司报告裁员逾 1.8 万人。

 

最近,从美国信息技术行业组织 CompTI 公布的数据来看,美国信息技术产业 4 月裁员达 11.2 万人,创造了新纪录,几乎抹去了相当于一年的就业人数增加量。

 

同时,美国劳工部也公布了美国 4 月份所有职业岗位的就业人数,减少了 2050 万人,失业率达到创纪录的 14.7%。

 

 

即便连 IBM 也难逃厄运。有消息称,IBM 将在美国至少五个州裁员,裁员人数或以千计。更有员工透露,受影响的员工人数可能有数千人。

 

此外,在裁员公司名单中不乏硅谷知名科技公司,例如团购网站 Groupon(裁员 2800 人)、点评网站 Yelp(裁员 1000 人、停薪 1100 人)、电子烟公司 Juul(裁员 900 人)、地产网站 Opendoor(裁员 600 人)、在线金融 Lending Club(裁员 460 人)、机器自动化创业公司 Automation Anywhere(裁员 260 人)、运动相机公司 GoPro(裁员 200 人)、预定网站 Booksy(裁员 200 人)、机器人披萨创业公司 Zume(裁员 200 人)、家居设计网站 Houzz(裁员 155 人)、通用旗下自动驾驶公司 Cruise(裁员 150 人)、自动驾驶初创企业 Zoox(裁员 100 人)、HR 服务创业公司 Zenefits(裁员 87 人)等等。

 

在裁员名单中,不仅包含估值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和明星独角兽企业,更有大批初创企业。例如,在自动驾驶领域人气颇高的 Cruise 和 Zoox 都宣布裁员,在行业中引起不小的震动。另据 Layoffs.fyi 统计,从 3 月 11 日至今,共有 4.2 万名创业公司员工被裁下岗。

 

由此可见,用“一片哀鸿”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天差地别的处境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美国科技公司的处境可谓天差地别。

 

这边在大裁员,另一边亚马逊、Facebook、苹果、微软等科技巨头却在扩大招聘。据悉,亚马逊除了新招 17.5 万名物流和仓储员工之外,还打算新招 20000 个科技职位,主要是软件开发、解决方案架构师以及 IT 支持。

 

而 Facebook 则计划今年年底前在全球新招 10000 名员工,主要是在产品和工程部门。此外,苹果的硬件、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部门也仍然在招聘,同时微软的 Azure 部门也在继续扩张。硅谷云计算服务商 ServiceNow 近期甚至打算大举扩招 1000 人。

 

以亚马逊为例,2020 年还未走过一半,其股价则已经增长 28%。创始人贝索斯的个人财富在疫情期间增加了 236 亿美元,净资产增加了 5%,个人总资产接近 1500 亿美元的水平。

 

 

这主要是因疫情影响而带动了云计算的发展以及在线应用需求的大幅增长。在科技巨头的求贤若渴下,面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热门技术岗位立刻成为“香饽饽”。然而,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厂商都不是泛泛之辈,只有巨头才能驾驭。

 

疫情是一道分水岭,也是试金石。

 

对于科技公司来说,疫情是对其整体实力、应变能力和抗风险能力的一次综合性考验。而对于共享经济和出行方式企业来说,只要挺过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考验,势必获得极大的锻炼和成长,未来仍然一片光明。

 

同样,能熬过这场“暴风雪”的初创企业,今后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图片来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