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 8 月 10 日讯,前,商务部、工信部等部门联合发布《报废机动车回收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将于 2020 年 9 月 1 日起施行。细则对动力电池回收利用做了进一步规定,要求回收拆解企业对报废新能源汽车的废旧动力蓄电池或其他类型储能装置进行拆卸、收集、贮存、运输及回收利用,加强全过程安全管理。

 

近年来,大量新能源汽车投入市场,动力蓄电池产销量逐年攀升,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迫在眉睫。随着动力电池 2020 年迎来回收高峰期,这一百亿级市场备受关注。

 

2013 年以后,我国新能源汽车大规模推广应用,并于 2014 年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按照动力电池 4 至 6 年使用寿命测算,2020 年前后国内动力电池将进入报废高峰期。招商证券测算,预计到 2020 年,我国将产生约 24 万吨退役锂离子电池,2022 年将产生 53 万吨退役锂离子电池。

 

 

锂电回收是社会责任:锂电池环保化、无害化处置符合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因此,政府推行“生产者责任延伸制”,要求生产者对电池回收负责,保证电池“源头可控、去向清晰”,以便于减轻回收拆解环节工作量;同时倡导以 PACK 电池组的形式用于梯次利用,减少回收难度,提高行业效率。锂电回收是经济性的选择:废旧锂电池回收价值高,三元材料所含钴、锰、镍等金属元素多为我国较为稀缺、进口依赖较高、价格持续高位上涨的金属资源, 废旧锂电的回收蕴含很大商机。

 

酸铁锂及三元电池是目前电动车主要使用的两种电池类型。相关专业人士介绍,通常情况下,当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剩余容量降低至初始容量的 70%至 80%时,即无法满足车载使用要求。动力蓄电池退役后如果处置不当,会影响环境并带来安全隐患问题,同时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

 

2018 年,工信部等部门联合颁布的《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指出,鼓励按照先梯次利用后再生利用原则,开展动力蓄电池的再利用。对具备梯次利用价值的,可用于储能、备能等领域;不具备梯次利用价值的,可再生利用提取有价金属。通过对动力蓄电池的多层次、多用途合理利用,提升综合利用水平与经济效益。

 

招商证券指出,梯次利用的电池多为磷酸铁锂电池;三元电池由于富含丰富的有价金属,通常直接拆解回收。从目前潜在退役电池结构看,到 2022 年前磷酸铁锂电池将是退役电池的主力;预计 2023 年开始,三元动力电池将超过磷酸铁锂电池,成为再生利用的主要对象。

 

招商证券推算,2020 年退役动力锂电池达到 26.69GWh。其中,三元电池 6.38Wh,磷酸铁锂电池 20.31GWh,共计 23.78 万吨,对应 131 亿元市场空间。2022 年退役动力锂电池达到 52.29GWh。其中,三元电池 30.72Wh,磷酸铁锂电池 21.57GWh,共计 38.54 万吨,对应 184 亿元市场空间。2025 年退役动力锂电池达到 134.49GWh。其中,三元电池 100.53GWh,磷酸铁锂电池 33.96GWh,共计 80.36 万吨,对应 354 亿元市场空间。

 

政府是新能源汽车回收行业的最大支持者,自 2015 年以来密集出台多种政策扶持行业健康发展,地方也相应出台补贴和税收优惠。

 

2019 年底,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服务网点建设和运营指南》指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应在本企业新能源汽车销售的行政区域(至少地级)内建立收集型回收服务网点,在本企业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到 8000 辆或收集型回收服务网点的贮存、安全保障等能力不能满足废旧动力蓄电池回收要求的行政区域(至少地级)内建立集中贮存型回收服务网点。

 

工信部印发的《2020 年工业节能与综合利用工作要点》特别指出,推动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体系建设。深入开展试点工作,加快探索推广技术经济性强、环境友好的回收利用市场化模式,培育一批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骨干企业。研究制定《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梯次利用管理办法》,建立梯次利用产品评价机制。依托“新能源汽车国家监测与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综合管理平台”,健全法规,督促企业加快履行溯源和回收责任。

 

尽管很多企业希望回收汽车电池,并正在设法通过各种途径从回收废旧汽车电池中获利,但是由于电动汽车上的锂离子电池采用多种不同的化学工艺,这使得进行标准化回收变得困难。日前在汕头举办的 2017 第 5 届锂电“达沃斯”论坛上,业内专家、学者对电池回收采用的技术路线也各持不同看法。惠州亿纬锂能股份有限公司电源系统事业部营销副总经理黄红良介绍,目前电池有两个回收模式:一个是梯次利用,一个是拆解之后重新做成锂电池的原材料。黄红良认为梯次利用不太现实,他主张三元电池的再回收利用,从中提取镍、钴、锰甚至铜和铝的原材料。

 

工信部在相关政策解读中指出,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作为新兴领域,目前处于起步阶段,面临一些突出问题和困难。

 

一是目前绝大部分动力蓄电池尚未退役,汽车生产、电池生产、综合利用等企业之间未建立有效的合作机制。同时,在落实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细化完善相关法律支撑。

 

二是目前企业技术储备不足,动力蓄电池生态设计、梯次利用、有价金属高效提取等关键共性技术和装备有待突破。退役动力蓄电池放电、存储以及梯次利用产品等标准缺乏。

 

三是受技术和规模影响,目前市场上回收有价金属收益不高,经济性较差。相关财税激励政策不健全,市场化的回收利用机制尚未建立。

 

国海证券指出,动力电池回收利用的商业模式仍需不断完善,整体回收体系仍需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