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车正式在纳斯达克敲钟没多久,造车新势力三兄弟之一的小鹏汽车也递交了招股书,准备登陆美股。
 
今年一月份,美团创始人王兴称“未来仅有 3 家造车新势力能存活,分别是理想、蔚来和小鹏”。如今,蔚来接受美股市场考验已经有很长时间,理想也刚刚踏进纳斯达克,如果小鹏成功上市的话,三股造车新势力将齐聚美股市场。
 
而面对如今十分复杂的国际局势,小鹏汽车选择在这个时候登陆美股自然要承担一定的风险,不确定性也会陡然提高。但从招股书来看,小鹏汽车似乎充满自信。
 
自信小鹏底气何在?
让小鹏现在冲击 IPO 的最大底气,来自于其在智能汽车方面的技术壁垒。
 
与其用新能源汽车来标榜小鹏,倒不如用智能汽车更加合适。小鹏汽车十分重视技术研发,特别是自动驾驶技术,在这方面的不断深挖,也让技术成为了小鹏汽车最核心的竞争力。
 
如今的小鹏汽车,是中国唯一一家成功自主研发出可以用于商业化的自动驾驶软件系统并可以实现量产的整车企业。
 
这归功于小鹏汽车在研发资金上的大力投入。根据招股书中数据可知,小鹏汽车在 2019 年的研发投入高达 20.7 亿元,2020 年上半年的研发投入为 6.3 亿元。如果将小鹏的研发资金和收入作比较的话,2019 年研发资金投入占据总收入的 89.2%,而 2020 年上半年占 62.9%。
 
这种力度的研发投入,让小鹏汽车在 2020 年成为首批实现高速公路自动驾驶的企业之一。根据招股书披露,截止 2020 年 6 月 30 号,小鹏汽车的自适应巡航控制功能已累计用于 2510 万公里的行驶,车道居中控制功能已累计用于 1110 万公里的行驶。
 
自动驾驶数据集已经收集了大约 290 万张带注释的图片,并基于深度学习神经网络开发了自然语言处理和自然语言理解功能,在帮助小鹏的智能服务更好服务于用户的同时,逐渐完善自身的深度学习算法,打造端到端的闭环能力。
 
而小鹏的智能化也获得了很多消费者的信任。根据招股书,2020 年上半年有超过 90%购买 G3 车型的用户选择了具有自主驾驶能力的车型;大约 50%的客户订购了能够支持 2021 年推出的自动驾驶系统 xpilot3.0 的升级版本。
 
不难看出,小鹏因为智能化的优势在用户和市场中存在一定的优势,而如今冲击 IPO 自然也是依靠着这些底气。
 

被逼无奈的小鹏
对于小鹏而言,现在冲击 IPO 自然有自己的考量,但是更多的是被逼无奈。
 
首先,一直亏损的小鹏需要一次融资的机会。根据招股书中数据,小鹏汽车在 2018 年亏损为 13.99 亿元、2019 年亏损 36.92 亿元、2020 年上半年亏损 7.96 亿元,短短两年半的时间共计亏损了 58.86 亿元。
 
虽然小鹏汽车在 7 月、8 月的时候分别完成了 C+和 C++两轮的融资,总计金额超过 9.47 亿美元,这让小鹏拥有了比较充裕的现金流。截止 2020 年二季度,小鹏汽车账上现金类资产合计 21.18 亿元,再加上两轮融资,预计 IPO 之前小鹏将持有超过 85 亿元的现金类资产。
 
但是造车仍旧是一个长期烧钱的项目,尤其是对新建工厂、大力度投入研发的小鹏来说,花销更是巨大。小鹏汽车的董事长何小鹏曾经就感慨,以前看别人造车花了 100 亿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如今自己造车却觉得 200 亿都不够花。
 
这也反映了造车新势力同时面临的严重问题——资金。通过上市获得融资倒也不失为一种缓解资金压力的有效途径。
 
另外,当下外界对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偏见逐渐消散,也让众多新能源汽车在市场中多了几分机会,这一点从蔚来近几个月的股价稳步爬升就能看出。市场的回暖吸引了更多的玩家入局,不论是前几日刚上市的理想,还是正在推进上市的小鹏,都希望在红利之中尝到甜头。
 
但是扎堆冲击 IPO 却也存在一些隐患。以特斯拉为例,其股价从三月份的四百多飙升到如今的一千五百多美元,就连马斯克本人都曾表示特斯拉的股价现在已经偏高。这从侧面反映出新能源汽车领域如今的火热,难免有泡沫存在。
 
而在泡沫之中入场,虽然在短期内会有很好的市场反应,但是当市场回归理性,更多的则是从高处坠落的凄惨。并且被市场火热吸引而来的入局者越来越多,市场竞争难免加剧,例如哪吒汽车近日也表示,已经有在 2021 年在科创板上市的计划,百度投资的威马也对上市表现出兴趣。
 
对于小鹏而言,成功上市仅仅是起点,之后需要面临的挑战将会更多。而在面对外界不断的挑战,小鹏和昔日的兄弟们打出了一套组合拳。
 
从“忆苦思变”到全面布局
在资本市场之中,三兄弟打出的组合拳,覆盖面很广。
 
在今年 6 月的时候,何小鹏在微博上发布一张和蔚来李斌、理想李想的合照,并配文字“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 ......”。从各自创始人的神情之中,不难看出三个造车新势力有抱团取暖的意向。
 
以前三兄弟中只有蔚来独自在美股市场应对挑战,而如今伴随着理想的上市和小鹏上市的推进,让蔚来不再只是孤身一人。而三兄弟打出的这套组合拳也涵盖了多个方面,包括了用户需求和价位等各个方面。
 
从各自的产品特点出发,三兄弟各自通过自己的特点找到了特定的消费人群。蔚来更加注重品质体验和服务,将自己的用户定位在更愿意享受品质体验的中高端消费者;而理想主打大空间和续航能力解决,面向承担家庭重任、周末带着一家老少出门游玩的奶爸。
 
小鹏则通过自己对智能化的加码,以及对生产线成本的压缩,将自己的用户定位在了考虑性价比的年轻人一代,他们更愿意体验科技带来的新兴生活方式,就连小鹏汽车的标语也是“年轻人的第一台互联网汽车”。
 
同时,从三者对产品的定价来看,也各自占据了高中低端的消费人群。蔚来的几款车型价格在 35—50 万之间,主打高端;而只有一款车型的理想,将理想 ONE 全国统一定价 32 万,定位其消费者在中高端;而相比来说,小鹏则要低价很多,15-20 万的定价区间,性价比极高。
 
不难看出,三兄弟可以借助不同的优势和用户定位,合纵连横将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品牌打出去,吸引更多的投资方关注到这一领域。更进一步来说,三兄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与特斯拉抗衡,让国产新能源汽车具备集体竞争力。
 
但如今伴随着小鹏上市进程的逐步推进,昔日的三兄弟在消费者市场中难免也会有一些或大或小的摩擦,毕竟汽车市场的份额只有那么大,买车对于消费者而言也不是一个经常性的消费行为,同时选择两家品牌的情况有,但不频繁。
 
另外,三兄弟在资本市场方面也难免会有冲突。伴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火热,入局者逐渐增多,但投资者手中的钱并非取之不尽,投资者也需要在三兄弟之中做出选择,比如之前高瓴资本清仓蔚来后,转而投资小鹏。
 

美团、腾讯、阿里战火重燃 
当然,作为国内知名的造车新势力,小鹏的 IPO 还有更加深远的影响。
 
从三者的股东背景出发,不难发现三兄弟背后的互联网三巨头身影正在逐渐显现。蔚来背后的腾讯,理想汽车有美团王兴的奋力摇旗呐喊,而从小鹏汽车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到,阿里旗下的淘宝中国持股 14.4%,是第二大股东。
 
似乎情况简单了很多,新能源汽车领域中新势力的崛起,让互联网三巨头在出行领域的战火又一次点燃。
 
毕竟新能源汽车和出行领域的变革紧密相关。新能源汽车能改变人们未来的出行方式这毋庸置疑,同样在万物互联的时代,智能化的新能源汽车可以在出行方式的基础上改变人们的互联网生活,比如小鹏的智能出行就是在逐渐改变生活方式。
 
对造车新势力的押注一旦成功,不仅会给巨头带来在出行领域的增长,同样也会对整体的生态带来难以估量的好处。而这种全面的生态竞争力,正是互联网巨头所看中的。
 
只是,被巨头各自看中的三兄弟,抱团取暖“忆苦思变”的和谐关系还能维持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