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市场正不断扩大,据统计,2020 年,预计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占比将达到 10%。今年 8 月起,北京面向“无车家庭”一次性增发了 2 万个新能源小客车指标,据 10 月 25 日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办公布的数据,北京超 46 万人正在申请新能源车指标。


随着新能源汽车车主增多,充电桩供应能力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据了解,目前北京全市各类充电桩数量已达 21.85 万个,成为国内充电桩规模最大的城市。而事实上,在庞大的充电桩数量下,每一处站点的落子与维护都要面对物业、居民等多方面的问题。


近期,有车主反映称,一些电动汽车公共充电桩长期停运,影响了车主正常使用。北京商报记者下载多家充电桩 App 后发现,充电站暂停运营并非个例。以“e 充电”App 上显示的情况为例,地铁青年路站 50 公里内共约 640 家充电站中,有 66 家显示暂停运营,停运占比约 10.3%。


扰民遭投诉


北京商报记者在走访了 e 充电、星星充电、特来电和驿充电 App 上 24 家“暂停运营”的充电站后发现,除 9 家无法进入或无法找到充电桩实体之外,其余 15 家站点的确存在停用事实。据记者统计,暂停运营的充电站点主要分布于商场、小区、写字楼的地下或地上停车场,覆盖东城、西城、海淀、朝阳、丰台等多个区。

 

图源:北京商报


北京商报记者实地探访后了解到,充电桩停运原因多样。有一些是在更新换代过程中暂停使用。以望京旺角购物广场后停车场为例,记者观察到,现有的 15 个“驿充电”公共充电桩目前都已断电。秩序维护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停运是因为充电桩公司要对其中三款快充改造更新,它们原先只能给一两款车充电,改造完成后将服务于更多种车型。


但除此之外,噪音扰民和秩序混乱导致居民投诉,成为一些站点停运的导火索。


 
在丰台区靛场路六号院 5 号楼前,两名保安向北京商报记者讲述了小区内 4 个“国家电网”公共充电桩卸载前遇到的麻烦事。“外面的车进小区充电,有时不按规定停车,造成小区内道路拥堵”“有些车主充完电后没有及时开走车,甚至长达三四天不挪车,打电话也没用,我们运垃圾的车反而被挡住了进不去”。


对此,国网北京电力公司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充电桩运行的声音是达到国家标准的。不过,我们作为服务型企业,由于老百姓投诉,只能暂停该充电桩的服务”。


她认为,关于充电桩的扰民投诉,大多不是充电桩本身的问题,常常是因为充电桩不够用、使用环境脏乱引起的,需要使用者、停车场管理方共同努力,维护良好的使用环境。


物业的安全担忧

 

当北京商报记者来到国瑞购物中心地下四层停车场时,发现“国家电网”6 个公共充电桩上贴有“由于物业断电原因,自 2020 年 7 月 12 日起暂停使用”的公告。

 

北京国瑞兴业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办公室车场负责人解释称,“之所以断电是因为设备有故障,我们的工程人员检修时发现设备过热,我们断电后曾联系供电局找厂家来维修,厂家表示修好后却没有出示书面合格证明,我们不敢贸然恢复用电,怕出事故”。


对此,北京电力工作人员解释称,投入使用的充电桩发生故障,属于极个别的现象。该公司也针对所属产权的充电桩,都进行在线监测,并且,安排了大量的运维人员,定期进行实地检查,如果发现异常,会及时进行维修处理。上述充电桩发生故障后,运维方均进行了维修,但是物业由于服务合同签订等原因,未及时恢复充电桩的上级电源,所以不能使用。


在安全问题上持谨慎态度的物业并不在少数,在凯德 MALL 太阳宫店,记者了解到,原先位于地下四层停车场的公共充电桩去年已被拆卸。凯德商用一位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主要是出于安全考虑,此前虽然没有发生过安全事故,但需要防患于未然。据他介绍,凯德 MALL 太阳宫店目前也禁止提供共享充电宝。


电价倒挂,成本难收


尽管充电桩运营企业几乎都建立了运维队伍和运维机制,但充电过程中一些不文明行为或突发情况导致充电桩损坏仍带来烦扰不断。海淀区蓝景丽家大钟寺家居广场地上停车场的一个充电桩就遭遇了“飞来横祸”,几个月前,一位司机把油门当刹车,撞坏了面前的电动汽车充电桩,目前,该设备已拆卸停运。


某头部充电桩运营商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说明情况称,终端被撞,因涉及到保险公司赔付,旧设备已移交保险公司,为保障用户安全,已将充电设施电源断开。


这种现象并非个例,而据该负责人介绍,一个充电桩包括施工大概要花费 3 万 -4 万元,运营商收回成本的周期也很长。

 

投建、运维、设备报废都可能是一笔成本,而除了这些,电价低也是运营企业亏损的原因之一。据介绍,蓝景丽家其他 3 个充电桩此前因升级改造而停运,但 11 月以来,原投建合同与场地方的合作已经到期,要继续运营就需要续签合同,而重新讨论电价问题成为合同续签的重要一环。


原来,这一站点是北汽新能源在 2015 年投建的,采用电价倒挂的场站,场地方电价 1.5 元。而为了推广新能源汽车,充电桩运营商要以低于 1.5 元的价格为社会提供充电服务。“每充 1 度电我们都会有大量的亏损,这一个场站我们累计亏了上百万。”上述负责人说,“公司在北京市大概有 21 个场站是电价倒挂的。”


既希望与场地方重新讨论电价问题,促成实行电动汽车电价,又理解场地方赚取电费差价的商业需求,新的合同商讨仍面临着无解的停滞。


经济效益是大量充电桩运营企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北京电力上述工作人员也坦言,充电桩的经济效益并不高。但她表示,“国企更多的是从服务百姓的角度,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比如,在一些远郊区、高速公路沿线、某些景区,虽然经济效益不会很好,但还是投入了大量资金,拓展充电桩网络。


各方诉求如何权衡


无论是噪音扰民、拒绝外来车辆,还是设备检修、担忧安全隐患,其中都掺杂着物业方、场地方、居民业主、充电桩企业多方不同的利益、权益诉求。


据上述头部充电桩企业负责人介绍,目前,充电桩运营企业与物业合作有两种主要形式。一种是充电桩运营企业建设充电站,物业方施工,从施工费中获取一些商业利益。建好之后,再从中收取一些电费差价,获得商业利益。另一种是,物业从运营企业的服务费里拿一些提成,形成一种合作模式。


然而,能否形成合作却成为挡在最前面的一道难关。“建站要经过场地方、业主方、产权方的同意,但很多地方是拿不到他们的授权的。”该负责人说,“绝大多数时候,特别是老旧小区不愿意充电桩进场,因为这会给他们带来安全隐患,电源不足,影响正常的生活用电。这些都是目前为止需要集中解决的问题。”

 

在北京电力工作人员看来,小区物业和居民的诉求不无道理,但社会环境对电动汽车充电桩仍不够宽松。“小区里安设公共充电桩,一般需要占用车位,须征得业主同意。此外,物业对后续管理工作也存在顾虑,例如因为社会车辆进入小区引发的邻里矛盾、充电车位被长时间占用等情况,都需要物业协调管理,增加了管理难度。以上情况,都直接增加了公共充电桩进驻小区的难度。”

 

“以后电动汽车会越来越成熟,经济性、安全性、续航能力会提高……这个发展阶段的技术不断迭代,这是一个产业、技术支撑体系方面的矛盾。”上述负责人说,“有大量的矛盾和利益纠葛在里面,这需要技术的支撑、物业积极性的调动,以及电力部门和小业主的配合。”


一些具体的问题在逐步寻求技术上的解决途径。例如,针对电源不足问题,该头部企业通过云平台智能调度,根据电网上的电量,到夜间居民不用电时开始给电动汽车充电,优先保障居民小区的充电。

 

那么,又该如何探索与物业的合作模式呢?国泰君安分析师石金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关于充电桩使用权、安全性以及物业费用等纠纷,老旧小区充电桩安装位置以及线路问题引发的分歧,最好的办法是通过一个地方政府,提出一系列的促进办法和解决方案。

 

11 月 2 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 年)》,就已提出在充电方面鼓励商业模式创新,结合老旧小区改造、城市更新等工作,引导多方联合开展充电设施建设运营,鼓励充电场站与商业地产相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