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智能汽车的整个研发生产的过程当中,我们发现专业的重要性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这话不是别人说的,是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毕业的夏珩说的。

 

说这话时,小鹏汽车刚对外官宣了一项迅速被热议的计划:

 

面向全球招 1000 名智造培训生——专业不限。

 

被热议,既有招聘人数规模的原因,但更核心的是,「智造」。

 

严格地说这是一个没有“对口专业”的方向,是一个之前没有出现在汽车产业人才培养流程中的方向,但又是一个百年汽车工业大变革中,最为核心的方向。

 

汽车人才变革,蠢蠢欲动

小鹏招聘之“变”,史无前例。

 

但一切并非毫无征兆。

 

汽车行业的智能化革命,其实早已经在人才需求一侧剧烈地表现出来。

 

2019 年,一则一汽大众汽车校招的信息,迅速引爆关注:

 

 

中国汽车 OG,国内乘用车市场第一梯队车企,竟然停招机械、车辆相关专业学生,甚至涉及传统汽车核心的动力热能专业,也没有需求。

 

此消彼长,新岗位需求流向计算机、软件、信息电子等相关专业。

 

相关专业人才自嘲:新的「天坑」专业,难道是机车环材吗?

 

但一汽大众之求变,只是传统汽车行业的整体缩影。

 

随着 AI 技术日益渗透,5G 组网越来越完善,汽车本身属性转变的条件越来越成熟。

 

 

而买车的人,对于一辆「智能」汽车的要求,也逐渐变得清晰:电动、提高出行效率、解放人力、作为生活空间服务智能需求。

 

这些,都能从今年特斯拉势如破竹、股价和市值高企,以及小鹏蔚来理想等新势力的业绩攀升中看出。

 

市场对智能汽车的认可和接受,程度越来越来高。

 

而在业内,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的趋势,早已成为共识。

 

研发、资源、投资和人才,明显向智能汽车方向流动。

 

甚至在这场所谓的汽车工业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革新中,创新者、领导者,都并非来自汽车行业本身。

 

 

马斯克出自互联网,之前的专业也只是基础性的物理,甚至特斯拉在其梦想 list 都并非第一位。

 

国内新势力的代表,小鹏的何小鹏,蔚来的李斌,理想的李想,也都不是汽车专业出身。

 

 

但是,恰恰是互联网时代历练的技术迭代、软件驱动,产品体验……

 

让这些人成为时代弄潮儿。

 

事实证明,汽车工业百年,确实也到了讲技术、讲软件定义,将智能化产品体验的时候。

 

所以产业供需和上下游变革之风,早已弥漫。

 

但是,目前却没有任何一个为此而生的针对性人才培养方向。

 

小鹏的「智造」,确实是对症下药的思考和实践吗?

 

一个清华汽车高材生的实践真知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夏珩,这次亲自带队小鹏「智造」千人招聘。

 

 

他认为目前汽车专业教育和人才培养方式,主要还是沿袭了传统燃油车行业的需求设定。

 

传统汽车行业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在人才需求上专业指向非常强烈。

 

专业类型设置、课程体系安排,都集中为某一工程方向服务。

 

这样的方法,彼时当然发挥出了巨大的优势,但难以拥抱当今的变革。

 

就以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官网的本科课程设置为例:

 

 

课程设置中多是跟传统汽车工程相关课程,仅有一门综述性的《智能化汽车》。

 

而在工程实践环节,也没有见到与当下汽车智能化革命紧密的课题,仍然是金工、构造、工艺为主。

 

 

对于现在车企大量需求的智能化相关专业知识,比如 AI 算法、车联网等等相关,并没有出现在实践环节。

 

那传统的课程不重要吗?只有计算机软件背景才完全契合时代吗?

 

夏珩觉得,这样的观点有些形式主义,甚至过于极端了。

 

汽车专业知识是车企不应动摇的基础,在此基础上,如今的智能汽车制造,需要的是通识能力,或者说能够通过学习掌握多背景知识的人才。

 

夏珩认为,小鹏今天的用人“跟汽车和互联网不太相关的各种专业也都可以”。

 

在他看来,材料专业、航空航天、化工、数学、物理,乃至人文相关的人文历史文化专业、设计艺术专业,都能够在智能汽车的闭环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举例来说,整车架构对于传统汽车来说,是很固定的一套东西,而且都是分布式的,车身控制、动力控制,安全冗余等等各成体系。

 

对于智能汽车来说,需要把网联、控制、动力等等集成在一个大的框架下,这就需要横跨汽车、电子、计算机等等领域的人才。

 

「小鹏汽车开发自动驾驶的主力,很多都是机械相关专业,并不是纯计算机出身。」

 

夏珩觉得,车企要搭建一个平台,将不同专业技能融合起来,由此来满足智能汽车制造的需求。

 

这个平台,就是小鹏汽车的智造。

 

也就不难理解,为啥打响汽车智造变革第一枪的小鹏,实际对人才要求是「不限专业」。

 

具体到培养模式方面。

 

1000 个新兵,小鹏计划让他们在智造和服务两类职责上轮岗,根据每个人的特长优势打分,最后分配到合适的岗位。

 

△小鹏肇庆工厂的 ABB 焊装机器人

为什么是这两种岗位?

 

夏珩觉得,理解智能汽车的内涵,离不开对整车底层生产过程的了解,也离不开对市场实际反馈的亲身感受。

 

而且,每一位培训生进来,会指定一对一的导师,以传帮带的方式培养。

 

未来的 1-2 年,都是这些人才的锻炼期,不强求短期输出价值。

 

小鹏方面对这 1000 名培训生的期待,是未来能从他们之中涌现出服务智能汽车制造的多种人才。

 

其中既包括技术性人才,比如服务小鹏汽车计划在 2025 年左右实现的 XPilot5.0,即完全智能的自动驾驶。

 

 

也有深耕智能制造本身的角色,比如新的质量工程管理人才。

 

还有在宏观层面对接工程研发和市场需求的「产品经理」。

 

广州车展上,何小鹏说未来的 3 年都算是智能汽车的元年,这包括技术的成熟落地过程、市场的接受程度等等。

 

3 年之后,各个车企,无论传统还是新势力,都会拿出第一轮成熟的产品一较高下。

 

1000 名培训生,夏珩也明确说,是为 3 年后的战略落地而提前储备的。

 

但修屋顶要趁天晴,即便是 3 年后进入战略作用期,现在也必须到了准备人才的时候。

 

更何况,市场上还没有现成的人才,必须要自己培养。

 

如何评价小鹏千人「智造」培训生

综合来看,小鹏所为,夏珩所思,都是当前汽车产业发展的客观规律的印证:

 

AI for Everything,人工智能深入一切,变革一切,重塑一切。

 

而具体到汽车领域,就是传统汽车到智能汽车的跃迁,就是教育培训和人才供需的变化。

 

这是一种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升级,也是一种崭新的挑战——同样也是全新的机遇。

 

一系列的新工种,正在此间诞生。

 

 

比如小鹏汽车需求和培养的智造人才,就是这种新工种,它是对之前职业和工种的一次升级,需要原有汽车产业人才更加面向智能化、产品化。

 

人才不止需要懂汽车、懂工程,对互联网、AI 和用户体验及产品思维也提出了新要求。

 

在未来十年或二十年后回望,这可能会是汽车产业第一批程序员、第一批产品经理、第一批 AI 项目经理诞生的时刻。

 

所以小鹏汽车,旗帜鲜明的招聘举动,充满争议,但也打响了塑造汽车智造人才的第一枪。

 

巧合的是,小鹏汽车的董事长何小鹏,不就是第一批产品经理吗?

 

 

2008 年看到移动互联网“大航海”机遇的人,纵情一跃,躬身入局,成就了 UC,更为后来的小鹏汽车奠定了基础。

 

然而,现在属于新汽车人的大航海时代,似乎才刚刚开始。

 

如果你也看好、笃信,想试一试。

 

不妨到码头看一看,或者小鹏汽车这艘最快起锚的航船,就要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