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月 9 日,蔚来汽车 2020 NIO Day 在成都举行,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发布蔚来首款轿车产品 ET7,并宣布推出第二代换电站,以及 150kwh 固态电池包,最新电池包续航可达 730 公里。

 

李斌表示,截至目前蔚来用户的总行驶里程达到 14 亿公里,总交付数超过 7.5 万辆,蔚来社区有 4 万多蔚友。

 

据了解,最新款的 ET7 采用智能无框电吸门,搭载了自动驾驶功能,内饰采用了“第二起居室”的设计理念,新车采用了 1.9 平米的双层顶层玻璃,前后配备隐藏式智能出风口,标配智能香氛系统,新车中控台为 12.8 英寸,拥有超高对比度,此外,新车拥有 5G 通讯能力。


李斌表示,蔚来是充电体验最好的汽车品牌,有 66%的用户安装了家用充电桩,目前有 100 座超充站,177 座换电站。第二代换电站日服务能力可以达到 312 次,年底换电站总数将达到 500 座。

 

不过,发布会后,其充电方式便引发网友吐槽。有网友质疑,ET7 取消了“交流慢充充电口”将无法满足多数场景需求,“电动爹成了高贵的’爹中爹‘”。而蔚来董事长、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斌也在采访环节谈到了这一问题。

 

“电动爹充电本来就很麻烦了,目前充电桩铺设还是以交流慢充为主”,有用户认为,虽然蔚来附送了不同的直流桩,但住宅环境不允许使用 380V 电压。该用户猜测,ET7 之所以取消慢充充电口,一方面或因为车内转换模块空间问题;另一方面可能是砍成本。

 

去年 9 月初,中国电动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发布充电桩运营数据。截至 2020 年 8 月,联盟内成员单位总计上报公共类充电桩 59.2 万台,其中交流充电桩 34.1 万台、直流充电桩 25.0 万台、交直流一体充电桩 488 台。

 

李斌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到了取消直流充电口,他表示现在蔚来车主后台数据显示,慢充的场景在蔚来车主的充电订单中只占到 1%,而取消了这一接口,每年可以给蔚来剩下不菲的成本,这是合算的。

 

此外,ET7 将为用户提供直流家充桩,并且可以根据家庭的充电功率提供 7kW、11kW 等多种不同的方案,如果家庭电容量足够大的话,也可以安装蔚来的 20kW 直流充电桩。李斌还专门提到,如果是电动车的旧有车主,家里已经安装了交流充电桩的话,蔚来也可以免费给 ET7 车主升级到直流家充桩。

 

李斌表示,对于那些长途旅行比较多的 ET 7 车主,蔚来将研发新的直流口随车充,功率会比现在的随车充更大一些,甚至可以考虑提供租用服务,这样就不需要大家花太多的钱购置了。

 

据了解,第二代换电站单站电池数量增加至 13 块,每天最高可完成 312 次换电。换电时,电池双轨道出入仓同步交换,车主无需下车即可完成换电。同时,换电站还将运用 AVP 自动泊车技术,实现一键自动泊入换电平台,并且每次换电系统将自检电池、电机和电控系统。相比仅能存放 5 块电池的第一代换电站,新换电站的投入使用将提高换电效率。

 

与大部分纯电动车型“车电一体”不同,换电模式一直是蔚来的卖点之一。颜景辉表示,换电模式具有一定优势,车电分离能够降低购车成本、延长动力电池寿命、提升安全性,同时还能解决老旧小区充电难等问题,为消费者提供充电难的解决方案。

 

去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换电站首次被纳入“新基建”范畴;去年 7 月,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透露,将继续大力推进新能源汽车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相关技术标准和管理政策,鼓励企业根据适用场景研发换电模式车型。第二代换电站的推出,也将成为蔚来换电战略的重要砝码之一。

 

不过,当前换电模式在推广中也存在劣势。特别是在私人乘用车领域,换电站建设、运营成本相比充电站高,短期难以形成可以广泛推广的商业模式。

 

而对于换电站的建设,蔚来也在平衡考虑。2017 年 NIO Day,李斌曾宣称到去年部署 1100 座换电站,不过目前蔚来距离该目标相去甚远。对此,李斌在现场毫不避讳,并表示“我们部署更多换电站的决心不会改变,今年将加快布局”。数据显示,目前蔚来拥有 100 座超充站、792 根超充桩、177 座换电站。到明年底,蔚来换电站总数将达到 500 座。

 

崔东树表示,充电站的建设需占用大量资金,单一企业会明显承压。目前,蔚来资金充足并联手机构共建,对其发展将产生利好,但目前蔚来的新车销量虽处上升阶段但还未达到规模效应,建设充电站的速度还需平衡销量。数据显示,去年全年蔚来交付量为 4.37 万辆,同比上涨 112.6%。

 

据了解,蔚来正在联手其他机构共同搭建换电站。去年 12 月,蔚来与国网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签署《充换电与能源服务深度合作框架协议》。协议显示,双方将充分整合各自优势资源,积极探索车辆及充电商业模式创新,开展充换电站共建、车网互动等合作,并共同推进清洁能源消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