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汽车最近新闻不断,沃尔沃、百度、富士康甚至法拉第未来都成为了吉利新一轮商业版图中的重要板块。相比之下,吉利的卫星项目得到的关注度就小了很多。在国人心目中,卫星或者航天事业是一项需要由国家主导的大产业,其难度之大、门槛之高,普通民营企业难以插手。但从国家角度来说,在确保国家安全的情况下,将低轨卫星产业开放给民营资本,能够以更高的效率来弥补政府资本的不足。

 

1、吉利卫星项目投产,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早在2014年,国家便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民营资本投资卫星领域,以培育民营航天产业,这意味着民企进军卫星领域的政策障碍已经不复存在。在2018年11月份,吉利注册了一家名为浙江时空道宇科技有限公司,专注在卫星通讯技术上,以此作为吉利最早试水卫星产业的载体。近日,吉利科技集团旗下卫星工厂——台州星空智联获得国家发改委核签的商业卫星制造项目许可批复,预计今年10月就可以投产。由于低轨微小卫星具有研制周期短、技术更新快、功能密度高等行业发展需求,台州星空智联结合汽车生产流水线的模式,打造了批量化、柔性化、智能化的脉冲生产线,年产卫星可达500颗以上。卫星生产之外,吉利还需要考虑如何实现自己的低空轨道布局,并同时解决庞大的发射问题。所以说,卫星生产得到批复,仅仅只是走完了第一步。

 

2、低轨卫星,是推进无人驾驶的关键

 

 

无人驾驶应该是很长一段时间内各大车企努力的方向,根据目前的主流技术路线来看,以车路协同V2X这样的技术为基础,是一个比较经济可靠的高等级无人驾驶技术方案。单纯以提升车辆自身对周边道路感知,一方面会极大地推高传感器的成本,同时也会对执行器提出较高的要求,使得最终产品难以商业化落地;另外一方面,实际道路情况千差万别,无论积累多少的实测里程,都难以对现实场景实现100%的全覆盖。

 

而对于V2X来说,需要以5G技术作为基础,确保信息可以快速、准确的交互。对于地面基站来说,可能存在一定的覆盖盲区,尤其是对于高速行驶的无人驾驶来说,更是需要一个稳定、高速以及低延迟网络来支持,这就给了低轨卫星大显身手的舞台。通过在卫星轨道上发射许多小卫星,在通信技术的互联下,这些小卫星之间会形成一张覆盖地球互联网,实现地球上的通讯互联功能。更为重要的是,从成本上看,低轨卫星通信技术的成本可能要比现在的光纤网络和信号基建站小很多,不过这有待后期进一步的精确测算。

 

 

对于车企来说,发射近地轨道卫星可以提供高精度的定位服务,再结合图商的高精地图,能够为日后的无人驾驶业务提供比较大的支持。对于国内车企来说,中国对于测绘资质有不小的管制,因此只有为数不多的企业能够涉足高精地图的业务范畴。而在低轨卫星上,国家既然已经放开了限制,那对于这块业务有所需求的公司必然需要进行一定的布局。

 

3、不得不提的特斯拉星链计划

如果说起吉利进军卫星领域,那就不得不提特斯拉的星链计划。通过向太空发射高达1.2万颗卫星,实现对地球网络的覆盖,避免在很多基站覆盖不到的地方出现信号的缺失,应该是星链计划的初衷。在2019年,特斯拉曾经以一箭60星的方式,通过猎鹰9号火箭成功将60颗低轨卫星布置在太空中。而后猎鹰九号火箭的回收成功,也证明了特斯拉技术方案在成本上也会有不小的优势。不过以特斯拉单颗达到1亿美元的卫星来看,1.2万颗卫星将是一个天文数字般的投资。如何在完整整个星链计划之前就实现项目盈利,是摆在特斯拉面前的一个难题。

 

 

从更大范围来讲,完成低空卫星的布局,不仅能够服务无人驾驶,同样也能承担起在注入沙漠、山区、海洋这些不适宜建设基站的区域用以支持通信服务。对于吉利或者特斯拉来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率先开展这方面业务的探索和尝试,通过持续不断的积累,说不定能为企业在将来布局一个远比汽车更大的产业。在这方面,吉利和特斯拉为其他车企做了一个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