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非网报道,近日瑞萨电子举办了2021年全球战略会议,考虑到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和2020年8月份的年中战略更新说明会一样,采取的是线上沟通的形式。


根据调整后财务报表显示,2020年瑞萨总营收6357亿日元,较2019年增加153亿日元,毛利率从2019年的43%上升至48%,营运利润率也从2019年的12%上升至19%,2020年的这些数据都相对亮眼,基本接近瑞萨给自己制定的长远规划目标。


 
图注 | 瑞萨电子2021年3月发布


从目标经济模型中我们可以看到,汽车电子事业部的营运利润率是普遍低于物联网及基础设施事业部的利润的,而在未来,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将呈现翻倍的趋势。此外,从体量上来看,物联网及基础设施事业部的成绩也毫不逊色,结合这两点可以看出瑞萨收购IDT是相对成功的。


 
图注 | 瑞萨电子2021年3月发布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出炉时,成绩也算不错,但当时瑞萨电子方面表示,由于新冠肺炎对业务所带来的不确定性,目前很难做出合理的财务预测。如今,瑞萨电子高层用满意的笑容回应了2020年取得的成绩。


只是有一点,在标注2020年目标业绩的时候,瑞萨电子并没有采用2020年8月年中报的制定值,而是采用了另一组数值,而该组数值,笔者并没有在2020年2月份的报告中找到。对比两张柱状图,我们可以发现,瑞萨稍调高了汽车电子的目标值,而对于物联网及基础设施板块的收入则大幅降低了。笔者猜测是出于汽车半导体行业近期异常火爆方面的考量,瑞萨做出的一些内部调整。


 
图注 | 瑞萨电子2020年8月发布


事实上,近两年以来,汽车电子行业就像是坐过山车,经历了极大的供需不平衡反转。


供大于求的2019年,瑞萨迎来首次亏损


在中美贸易战争、英国脱欧等世界性问题的大背景下,经济减速成为隐忧,资本市场弥漫着不确定性,电子零部件、半导体、非铁类金属等很多领域的企业收益明显下滑,企业纷纷选择减产和控制投资。就在这样的2019年,汽车行业迎来寒冬,作为世界第二大汽车芯片厂商的瑞萨电子陷入2012年以来的首次亏损。


根据瑞萨电子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最终合并纯收益为亏损18.33亿日元,与历年第一季度财报对比,这是瑞萨5年来首度陷入亏损。同年7月,由于业绩继续下滑,时任瑞萨电子社长兼CEO的吴文精辞职,作为执行副总裁、董事会成员和首席财务官的柴田英利临危受命,成为瑞萨电子新任总裁兼CEO。


 
图 | 瑞萨电子现任总裁兼CEO柴田英利


为什么是柴田英利?瑞萨电子官方当时给出的回答是:“我们高度评价了柴田英利在结构改革方面的领导经验,这将使他能够利用所汲取的教训迅速采取有效措施,以摆脱当前不利的经营业绩和股价下滑。在当今快速变化的半导体时代下,为了公司的重建和进一步发展,我们认为他最有资格成为下一任总裁兼CEO。”


笔者翻译下来就是柴田英利在公司的结构化改革,包括人员成本削减和生产重组等方面表现不错,并且在收购两家美国半导体公司Intersil和IDT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个人能力值得肯定。考虑到近期瑞萨电子的业绩表现不理想,而竞争对手却在不断强大,是时候变换管理层了。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日本大地震后,瑞萨生产受到影响,日本产业革新机构注资后成为瑞萨电子的大股东,而柴田英利就是2013年由这个大股东外派至瑞萨电子担任CFO的人。


顺利整合IDT,2020迎来开局红


作为一个在金融领域有过近20年经验的财务人来说,在半导体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优化产能和财务报表是他的强项,而如何重拾市场信心,快速将IDT、Intersil与瑞萨传统拳头产品协同、整合,扩大市场规模才是重中之重。


站在2021年的维度来看2020年的成绩,瑞萨电子是成功的,柴田英利是幸运的。


 
图 | 瑞萨电子近4年收益表,信息源: investing


为什么说瑞萨电子是成功的?对比瑞萨电子2019年和2020年年度收益表可知,在总收入几乎不变的情况下(调整前2019年7182.4亿日元,2020年7156.7亿日元),瑞萨电子的净收入从-63.2亿日元跃升至456.3亿日元,扭亏为盈,成绩亮眼。此外,瑞萨供应链侧的变革也是有目共睹,通过改产能预测性型驱动为需求订单驱动,精简渠道(全球分销商数量从53家缩减至37家,日本分销商数量则从18家降至8家)后,以MCU为代表的的半导体产品,生产周期从20-22周缩减至12-16周,供应链更灵活,成品积压库存量降低,这些对现金流和净收入的增长都是利好的。


 
图 | 瑞萨电子涨价函


那么问题来了,大家不是都在说汽车芯片供不应求,缺货严重吗?事实上,自2020年初以来整体供应都比较紧张,延期或者跳票频发,排单交期至少在16-20周(部分物料排到30周)。此外,瑞萨电子在2020年11月30日向客户发送了一封产品提价通知,提价生效日期为2021年1月1日。通知显示,由于原材料和包装(基板)成本的增加,以及近期公司面临库存增加和产品运输的风险,瑞萨电子拟将上调部分模拟和电源产品价格来保证这些产品的持续性投产。


一方面是生产周期的缩减,一方面是交期的延长,表面上看这是一组矛盾体。其实,缩短生产周期只是缩短交期的一个有效前提,但非充分条件。当生产总量也就是欲交付量大幅攀升,单位器件的生产速度即使如现在的加快一倍,也只是杯水车薪。况且“瑞萨电子目前没有很强的必要来增加自己的产能,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半导体材料供应的紧缺,而不是生产方面的紧缺,仅仅去增加产能并不能解决问题。”柴田英利如是说。笔者认为瑞萨电子总裁的这番言论表达出了两点意思,一是半导体材料的紧缺是导致本阶段市场面缺芯的一个主要诱因,二是所有的市场都遵循供需平衡关系,一旦大量增加产能,不仅是资金投入的增加,未来将面对的一大难题是周期性的产能过剩,单位价格必然下降,于瑞萨于市场都没有太大的好处。


但当下有钱当下赚,机会稍纵即逝,近期汽车芯片订单爆满是事实,瑞萨电子深谙其中道理,已经内部部署提高40nm工艺微控制器的自产比例,重启在日立那珂(Hitachinaka)市的一条12英寸晶圆生产线,降低对台湾地区代工厂的依赖,以减少延迟交货带来的风险。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福岛地区今年2月13日晚发生7.3级地震,波及瑞萨电子茨城工厂,在此次战略会议上,柴田英利发声表示,“日本的这次地震对我们的影响并不大,影响时间也没有多久,影响范围在我们的预计之内,所以整体业绩影响并没有落下太多。”


 
图 | 2020年2月13日晚日本发生7.3级地震,图源:REUTERS


不得不说,这一年中柴田英利是幸运的,这份“幸运”来自于天时地利人和。天时,2020年初那场猝不及防的新冠疫情,在带来负面影响的同时还带来了换机潮,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地利,中美贸易战中,日本作为中美之外经济圈,在此次事件中受益,这一点从财报中中国市场份额的扩大可以得到验证;人和,顺利整合IDT以及其管理背后的差异文化,新研发出100多个成功产品组合就是力据。


瑞萨电子执行副总裁、物联网及基础设施事业本部(IIBU)总经理Sailesh Chittipeddi 曾在专访中告诉与非网,“日本企业在可靠性、质量和设计方法方面的专业性非常好,但在肯定其设计方法、设计风格、设计理念的同时,通常会缺少美国小企业在应对市场变化中的灵活性,如果将这两者结合在一起,或许可以碰撞出更为成功的一种文化。曾经的 IDT 与曾经的 Intersil 以及当时的瑞萨电子的管理方式也非常不同。就个人而言,这次整合是一段美好的旅程,人们总是倾向于认为某些人群就应该以某种方式行事,但你会发现无论你是来自日本、中国、美国、印度还是其他国家,其实大家都非常想成为能够取得胜利的那个队伍中的一员。”


确实,严谨的态度加上开放的心态也许就是瑞萨在收购IDT后成功迅速整合的关键要素。


2021收购再起,与Dialog一拍即合?


而柴田英利的幸运不止于此,他出身于金融,在他刚上任的时候就有分析机构预测,未来借助背后大股东的实力,可能会有新一轮的并购计划。现在这一预测成真了,欧洲时间2月8日,瑞萨电子正式宣布,将以全现金的方式收购Dialog,收购金额约为49亿欧元(约合59亿美元),相当于每股67.50欧元。


 
图 | 受收购消息影响,Dialog Semiconductor (DLGS)股票走势强劲


在本次战略会议上,对于收购Dialog半导体事件,SaileshChittipeddi表示:“现在来回应这起收购案还太早,但根据此前收购Intersil和IDT两家美国的模拟半导体企业的经验,可以判断出此次收购Dialog这家欧洲企业应该也不会很难。”


写在最后


通过财报,我们可以发现,瑞萨的汽车芯片板块目前仍占公司业务总营收近一半的份额,但汽车芯片利润率较低,如何拓展未来商业版图,跨过产品线过窄短板成为公司近期主要目标。而通过并购、重组、整合等方式确实是快速实现自身壮大和发展的一种有效方式,但对于刚刚从亏本中复苏的瑞萨来讲,全现金收购必然会对现金流产生冲击。利弊之中,瑞萨电子未来走势如何?与非网将继续跟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