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电动车公社的社长。

 

之前有件事困扰了我很久,我的好朋友“德艺双馨”、车技天下无双的小鹏工程师戴老师,一直在和我吐槽一件事:他从入职开始就许了个无比简单的愿望,但是这个愿望直到小鹏汽车成为了一家市值一度超过百度的大公司后,也未能实现:

 

 

按常理,小鹏汽车无论如何也不至于难招工程师妹子,一般来说即便是车辆工程这样的工科专业,通常情况下20-30人的班里也会有4-6个女生。

 

不过这个困扰我很久的疑案,在昨天CCTV的节目《遇见大咖》里,终于给破了:

 

这期节目采访的,正巧是小鹏汽车的老板何小鹏,而何小鹏在节目里说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细节:为了获得免费的场地,最初小鹏汽车的办公场地选择在了广州的郊区,办公室里甚至连放空调的位置都没有,一到夏天,很多工程师们就都赤膊上阵……

 

——难怪之前戴老师招不到工程师妹子。

 

 

戴老师的愿望就先丢一边,反正这不是我能帮他实现的事情,但是何小鹏昨天在CCTV上讲的一些东西,我觉得还是可以跟你们分享一下的。

 

这是继李斌之后,《遇见大咖》第5季采访的第二位车企老板。

 

整个汽车产业真的足够大,大到占了全国GDP的近八分之一,而同样作为在整个汽车生态链上一环的我,尤其在完整经历了对整个新能源产业上每一环都形成着巨大“内忧外患”挑战的2019年后,看完这期节目之后的第一感觉就是:震撼。

 

震撼并不是因为何小鹏在采访的时候吹了什么大话、也并不是央视拍到了小鹏汽车这家公司的什么无法对外的秘密,而是镜头记录了最真实的何小鹏,也带我们看到了2019年各家新势力的生死一线,以及不会包装的何小鹏带领着同样不会包装的小鹏汽车一路狂奔的全貌。

 

 

我们甚至能在节目里看到我们平时看不到的场景:

何小鹏和业界前辈说起2019年的窘迫;

他和其他员工一样独自在食堂吃饭;

他面试企业中高层;

小鹏汽车内部分享会、内部中高层讨论会,甚至2016年还只有200个员工时的年会场景,有奋勇向上、有加油打气,也有不留任何情面的训斥;

以及在公司最难的时候,他母亲住院、父亲进ICU、3个孩子2个生病,妻子和他通话时最真实最无奈的场景……

 

而整期节目看下来,最深的感触就是:何小鹏活得太真实,又太有能量了,而小鹏汽车则在他的带领下正奋力狂奔着。

 

1、敢爱也敢恨,没人能如此真实和洒脱

 

真实的何小鹏,确实和大多数人认知里的不太一样。

 

很多人其实都不知道央视节目里,他那件灰色毛衣,其实已经穿了3年,现在仍然没事就会拿出来穿。甚至细心的人会发现,今年的拜年视频里这件黄色毛衣:

 

 

实际上也出现在他还是这家公司投资人的2016年,当时“小鹏汽车主题日”上抢镜的正是这件黄毛衣,甚至里面的衬衫都不一定换了一件

 

 

如果你只看外表、穿着,而不和他交谈,你可能完全无法感知到他会是一个赴美上市公司的老板,也无法知道他所领导的公司市值甚至一度超过百度。

 

而他和大多数人眼里的“大老板”不一样的地方还在于,他在很多人眼里应该是个自大的家伙,他甚至跟马斯克公然叫板、公开炮轰下战书:

 

 

很多人对此的看法都是“不过是借马斯克蹭热度而已”。

 

在这次《遇见大咖》里,央视正好跟拍到了这一事件的前后经过:车展上小鹏汽车推出了鹏翼版和新一代自动驾驶体系,大洋彼岸的马斯克发了条推特暗指小鹏汽车的技术。

 

“我昨天想发朋友圈,被他们按住,他们说他们来,早上我一起来看他们写一个稿把我气坏了,狂骂一顿,写得垃圾。被他骂你这么客气干什么,你就有一说一,不用客气跟他说话。”何小鹏并没避开镜头,如此说道,于是才有了后来“在中国的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得找不到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这条朋友圈。

 

这个嘴上喊着要打得马斯克找不到东的男人,节目里,也毫不遮掩对马斯克创业精神的欣赏:“2009年实际上马斯克是把房子都抵押几千万美元,好像两三千万美元是投到它的业务上去,那是把你的最后的资产都抵押了。我们还能穿着底裤,别人是把底裤都已经典出去了,所以真的,我觉得中国要有一些创业者,要有这种强大的勇气。”

 

他说的勇气是指,穿上鞋后又有脱下来的勇气,穿鞋容易脱鞋难,这是大多数创业的真实写照。

 

——事实上何小鹏不是自大,而是他从来不会去刻意包装自己,爱恨都写在脸上。

 

2、创业,只能舍命狂奔

 

“对于这样的创业公司,只能舍命狂奔”,这是节目里何小鹏的原话,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每天7点是何小鹏工作的开始,凌晨才是工作的结束,为了和员工不产生距离感,他的吃穿几乎和员工没什么两样,穿着随意、吃着食堂。

 

2016年,当时的小鹏汽车仅仅200来人,还是投资人的何小鹏上台和工作时连空调都没得吹的同学们说:“撑得住,我们就亮出我们的剑,撑不住那我们就死得轰轰烈烈。”

 

在公司需要快速扩张、各条业务线需要快速跑起来、但手上现金又较少时,他毅然决然接手广州偏远地段的烂尾楼,这大概是最快、最高效、也最划算的方法了,装修完毕后,这栋原本的烂尾楼成了小鹏汽车的总部。

 

何小鹏的“舍命狂奔”,是有成果的。

 

在2019年这个时间点上,在推出的第一台车小鹏G3上,小鹏并没有像其他造车新势力那样直接大力做自动辅助驾驶,而是先投入资源研发了并不怎么被关注的自动泊车功能——在当时的人们看来,一台15万的车子居然可以快速识别车位,准确又果断地自动倒车,让小鹏获得了一部分人的认可,也开始贴上“智能、科技”的标签。

 

 

如果说自动泊车是上场即巅峰,那么语音交互功能则是舍命狂奔之后的超越。

 

在小鹏P7出来之前,市场上普遍认为语音做的最好的是蔚来的NOMI,而小鹏G3的语音却没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然而仅仅1年后推出的P7就让人们惊喜地发现,无论是速度还是识别准确率,小P一下超越了NOMI好几个身位——当时印象最深的是,小P不仅知道“吃香菜”和“吃湘菜”的区别,也完全能规划好“先去A地然后去B地,最后去C地”的导航。

 

 

更让大家惊叹的是,去年10月24日小鹏推出了全场景语音,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了屏幕上的功能可见即可说、连续对话免多次唤醒、语意打断等多个功能,基本解决了过去车上语音不实用的通病。

 

何小鹏带着小鹏汽车舍命狂奔,其实从来没停下来过。

 

作为一家以科技为标签的企业,小鹏需要时时刻刻保持、强化自己的科技属性。然而科技是个发展很快的东西,现在小鹏虽然成功给自己贴上了科技的标签,但自动泊车和语音交互很快就可能全面普及开来。

 

 

这一阶段的小鹏,正在拼命争取让P7后续的轿车成为第一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车型,来维持自己的科技标签。

 

而NGP的竞争则更为激烈,目前而言,国外有功能更全的特斯拉NOA、国内有推出时间更早的蔚来NOP,不用更快的速度往前跑,谁也不知道会被谁落下。

 

舍命狂奔的不止是何小鹏自己。据我所知,为了测试NGP的使用情况,小鹏汽车负责自动驾驶负责人每个月的高速费用都高达3000-4000多元,更不用提他们部门其他负责日常基础事务的测试工程师们每个月到底需要在路上狂奔多少公里。

 

而当提起日复一日连轴转的工作时,充电事业部的兵兵说:“以前在国企待久了,觉得一辈子就这样了。现在挺好,看到了希望。”而一直希望能招来女测试工程师的负责三电的戴老师,则说“万一世界真的被我们改变了呢?”

 

 

其实你我都知道,成功打造UC、并卖给阿里,已经获得财务自由的何小鹏,本不用如此。孤身一人坐在车里用仅有的时间和家人视频的何小鹏,其实也一直在为自己的孩子舍命狂奔。

 

 

 

在何小鹏看来,比起留下庞大的财富,他更希望能留给孩子们的,是让孩子们知道,他的爸爸做了什么、曾经改变过什么。

 

 

不过,这样舍命狂奔的人其实是孤独的。

 

如果你观察仔细一定会发现,在央视跟拍的节目里,何小鹏除了开会的时候,几乎都是自己一个人:一个人去食堂吃饭、一个人在车上、一个人在办公室、一个人在会议室踱步,回到家里,仍然只有一个人……

 

在公司最难的时候,何小鹏的母亲住院、父亲进ICU,3个孩子有2个生病了,或许生活就是这样,总是会将一切不顺心的事儿集中在同一时间点上爆发。

 

但能怎么办呢?疫情之下,他连到父亲身边陪护的可能都没有,能做的也就是用力挑起整个家庭的大梁。

 

和在外地带孩子的妻子在车上通个电话,可能是他一天当中唯一放下自己坚韧铠甲的一刻。

 

 

但刚感受到“人到中年的无奈”的他也同样知道,不仅这个小家他得扛起来,为了小鹏汽车亦或者为了中国科技发展,他依旧得带着小鹏汽车舍命狂奔,没有时间让他停下来。

 

我想,这样的人,内心一定是能量爆棚的。

 

3、最难的时候,还想着帮助对手/战友

 

李斌在2019年有多难,大家都知道。毕竟彼时的蔚来李斌,在我们和蛋蛋姐笔下正当着“最惨的人”。

 

但何小鹏最难的时候是什么样,知道的人反而不多。

 

在节目里,何小鹏感慨:“去年底(2019年),我和李斌聊,我们两个要不然一起合了,一起做,因为他做高端、我做中高端,我当时大概还有30亿现金。”

 

“然后他说他在ICU里面,我在ICU门口坐着准备进去。我一想也是,我们放在一起两个都到ICU去了。说实话,在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的企业)加在一起没有100-200亿救不活。”

 

——这是何小鹏在一次活动上对一位业界前辈说的话,正巧被跟拍的央视记录了下来,这也是何小鹏首次对外透露曾有这个信号。

 

央视预告片一出,各大用户群一下炸开了锅。对此,蔚来车主们的看法倒是出奇的一致:“没觉得这么说有什么不好,不是谁都能在你最难的时候挺身而出的。”

 

当时的小鹏汽车所遭遇的情况,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能带来曙光的P7还未上市,刚开始交付没多久的第一款车G3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小鹏汽车账户上剩余现金已不足30亿。最让人手足无措的是,曾经无比看好新能源、看好新势力的资本,已经开始了无情地看空整个领域,甚至出现了抛售股票的情景,谁也不知道明天在哪里。

 

纵然自己也在生死线上徘徊着,纵然一不小心就可能掉进深渊,但他还是伸出了手。

 

在《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出来后,何小鹏进行了朋友圈和微博的同时转发,并配文:挺李斌兄弟。

 

 

“实际上去年(2019年)那个时候我准备投1亿美元给李斌的。”和李斌聊了几个小时后的何小鹏笃定李斌能走出来,“你要说我当时为什么相信,也没有逻辑,但是我觉得,我们这样的人如果失败,代表中国那一批都会有很大的问题。”最终尽管身边所有朋友都反对,何小鹏仍然以个人名义支持了蔚来。

 

这种“英雄惜英雄”,我想只有完整经历了2019年新能源起起落落全过程的人才能理解吧,他们心里都有智能出行的梦想,他们不能也不敢随便放弃。

 

 

 

写在最后

 

创业这条路不容易,何况他选择了一条做软件的人不敢做、做硬件的人不懂的“软件+硬件”的路,好在他活得真实、洒脱、爱憎分明,他也在用他“少年的心、青年的体、不老的魂”将自己的能量正无限传递给身边的人。

 

小鹏汽车的朋友和我讲过,在小鹏汽车内部他们互相称呼对方为“同学”,而何小鹏被称之为“大师兄”,这位大师兄不仅会带着大家一起工作,就连中午用餐也和大家一样在食堂里打饭:

 

 

 

 

 

其实很多时候,一个人的能力和精力都是有限的,而何小鹏正是用这种奋斗的能量,让每一个人感受到了小鹏在和他们一起做事,随着能量从上到下传递了下去,小鹏汽车也做的越来越好。

 

何小鹏曾和一个互联网大佬感叹:一入硬件深似海。但他也说,“我喜欢大海,这可能就是宿命。”

 

这样信命不认命,甚至能舍命狂奔的人,不能也不应该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