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和欧洲的电动汽车发展的时间节奏上存在一个时间差,我们是在2014-2017年开启大补帖周期,2018-2022年完全退完。欧洲是在2025-2019年尝试补贴,从2020年加大补贴力度,同时也在学习中国做最低里程和最高限价两方面限制(能量密度和能耗还没定向筛选)。

 

所以这里就存在2-3年左右的成本和时间差异,比较典型就是雷诺开始把之前在中国卖的雷诺e诺贴牌Dacia Spring出口到欧洲去,这款WLTP下230km的城市小车,从3月20日开始预订,基础版本在欧洲补贴去掉以后1.24万欧。

 

图1 Dacia Spring的定价

 

01、Dacia Spring

我们首先介绍这个产品,这款 “Dacia Spring Electric”,是基于雷诺-日产的CMF-A小型车平台开发打造,和国内已经看到的东风雷诺e诺、东风风行T1EV、东风启辰e30是同平台车型。从实际情况来看,这几款车型初期在2019年初期上量还可以,随着2020年五菱爆款把价位一拉低,这种比A00大一些A0级别的小车定价8万多就玩不起来了。

 

有意思的是,雷诺可以把它包装到欧洲区,Dacia Spring在湖北十堰的一家工厂生产,由东风、雷诺和日产合资组建的企业“易捷特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所拥有。第一批车,是雷诺从2020年12月底,把4000辆雷诺Dacia Spring 从上海出口到欧洲去的。

 

这款车,电池采用的是28.6 kWh电池,动力系统采用33 kW电机,扭矩为125 Nm,设计最高车速还是达到了125 km / h,快充速度按照最高30 kW(1C)进行补电。整体的动力总成,一个是由电驱动的2合1 系统打造,由于这台车整体的电压是按照2P72S,电压总体260V左右来做的,系统整体效能有限。

 

备注:e诺之前是用力神的电池,后续部分可能切换到欣旺达,这台车去往欧洲是否成为低价类似五菱这样爆款有待观察

 

图2 Dacia的系统

 

02、雷诺的打算

雷诺2020年净亏损80亿欧元,为有史以来最大年度亏损,其中近50亿欧元的亏损来自日产。所以2021年雷诺有着非常明确的削减成本的计划,去年实现排放达标,主要是ZOE在欧洲的销量非常好。而Dacia Spring是建立在低成本的基础上,在欧洲调整战略的时候,通过中国的工厂(低成本BEV)来实现欧洲的碳排任务。可以看到2021年,一方面雷诺积极导入各种型号的PHEV,还有HEV来丰富之前只有BEV的局面,从产品的整体组合上了xEV多元化的目标。

 

图3 雷诺2021年主要是HEV合PHEV的导入

 

今年ZOE在欧洲的销量逐步下来了,每月从之前的6-8K回落到3-4K,今年累积的量只有7296台,比去年16239台直接腰斩。这其实是雷诺为了改善业务模式,在于2020年底在多个欧洲国家(包括葡萄牙、西班牙、英国、德国和瑞典)取消电池租赁模式,在法国也开始进行改革。Dacia Spring目前才开始尝试,目前2月份尝试小批量近100台的销售。

 

图4 雷诺ZOE和Spring的销售

 

小结:从目前来看,欧洲也是会经历一波小型纯电动车型低价化,往下探底的过程(估计补贴以后在1万欧元以内,甚至更低),把之前A级挤掉一部分需求。从这个过程里面,围绕极限低成本化,中国的LFP电池系统和中低压的驱动系统是一个自发扩大的过程。当然这个过程里面,不光是雷诺,后续戴姆勒和吉利做的中国出口的电动Smart,而中国车企把诸如欧拉系列是否能往欧洲搞一搞,真的是很有意思探讨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