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缺芯潮愈演愈烈。

 

蔚来汽车(NYSE:NIO)发布公告称,因芯片短缺,3月29日起,暂停5天位于合肥的江淮工厂生产进度。消息一出,蔚来股价大跌。

 

而缺芯的厂商远非蔚来汽车一家。

 

 

蔚来受了多大影响?

3月2日,蔚来汽车曾预计,2021年一季度交付新车在2.0万辆-2.05万辆之间。受本次停产影响,预计一季度交付将降至1.95万辆,即减产500-1000辆新车。

 

据媒体报道,蔚来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斌曾在3月电话会上表示,芯片供应会对二季度有一些影响,目前基本上能满足正常生产需求,但风险确实很高。同时,电池供应也是瓶颈问题。目前,蔚来具备每个月生产1万台车的能力,但受制于供应链,只能保证每个月7500台的全供应链产能,预计今年7月份供应能力能够跟上来。

 

乘联会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蔚来汽车旗下的蔚来ES6已在2月份挺进国内豪华车销量榜前十。而在过去的2020年,蔚来汽车全年交付了4.37万辆汽车,同比增长112.6%;营收也同比增长107.8%,达到162.58亿元。而在短暂停产后,蔚来汽车的销量还能继续坚挺吗?答案可能并不乐观。

 

对于新能源汽车而言,芯片相当于“CPU”,是汽车电控的核心,如交流与直流的转换、电压高低的转换,以及对电机的变频控制,甚至热管理系统、智能系统、空调系统等,都离不开它。也因此,芯片的性能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电动汽车的性能。

 

缺芯潮席卷全球车企,为何影响这么大?

蔚来汽车不是唯一遭遇芯片短缺问题的车企。自2021年开年以来,已有多个汽车巨头因芯片短缺而宣布停产或减产。

 

美国方面,福特汽车曾在1月8日公开表示,公司位于美国肯塔基州一家工厂的生产线已陷入全面停产。而菲亚特-克莱斯勒则在同期暂时关闭了两家工厂。

 

日本方面,2月上旬,本田位于日本国内的一家主力工厂停工5天。马自达在全球的多家工厂在3月也进行了减产。此外,丰田、日产、斯巴鲁等品牌均先后减产。

 

同样,德系车也未能幸免。大众将芯片优先供应给保时捷旗下车型以及斯柯达新推出的纯电动SUV车型,停产汽车数万辆,预计造成的损失在几千万到一亿欧元之间。戴姆勒关闭了位于欧洲部分工厂的生产线,并削减了奔驰车型的生产。

 

为何半导体供应如此短缺?实际上,自疫情爆发以来,半导体芯片供应问题始终严峻。随后,受日本地震、市占率30%的车用芯片生产商瑞萨电子工厂发生火灾、北美寒潮等影响,该趋势愈发明显。

 

财经作家周锡冰表示:“这次半导体缺货范围很广,涉及手机芯片、消费芯片,以及汽车芯片。其中,又数手机产业和汽车芯片缺货更为严重。代工芯片生产取决于议价能力,一般来讲,议价能力较强的大型厂商,其芯片短缺的可能性相对较小。”

 

WitDisplay首席分析师林芝认为:“2020年受疫情影响,不管是厂商还是调研机构对芯片市场预期比较低,其中汽车厂商市场预期尤低,砍掉了芯片订单。但2020年下半年汽车市场快速回暖,需求增长,而晶圆厂已经把产能分给其他类型的芯片,导致芯片供应链紊乱出现缺货。(对芯片厂来说)汽车芯片利润较高,但是订单体量较小,总体利润也不高,所以比较紧缺。”

 

据咨询公司AlixPartners预计,受芯片短缺影响,全球汽车行业今年的收入将减少606亿美元(约3959亿元人民币)。

 

国产芯片会有机会吗?

在全球车企都面临缺芯问题之际,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或将倒逼我国汽车供应链升级,尤其是芯片等关键零部件方面。那么,目前我国国产芯片实力如何?

 

当下,我国新能源汽车用IGBT(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芯片及模块90%以上依赖进口,全球市场主要由德国英飞凌、日本三菱电机和富士电机三大巨头把持。因IGBT芯片和模块有难度大、周期长、投入高的特点,我国企业大多数尚未掌握先进技术,即使是掌握技术的企业也与海外先进水平存在代差。因此,在国外芯片供应缩减的情况下,我国的汽车制造必会受到明显影响。

 

不过,比亚迪近期表示,公司在新能源电池、芯片等方面有一整套产业链,不仅可以充分自给,还有余量外供。据了解,比亚迪除布局了IGBT的设计和制造意外,对ESP和ECU芯片也略有涉及。在电池管理芯片方面,比亚迪已有了不错的产品,但还有更多汽车芯片种类,比亚迪暂时还未有所建树。

 

同时,智能汽车芯片企业地平线也在最近动作连连。先是获得了长城汽车战略投资,并与之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后是与上汽乘用车达成战略合作。2020年,地平线的汽车智能芯片出货量达到了16万片,今年,预计将达到百万片。

 

国家层面上,工信部于3月24日组织召开汽车芯片供应问题研讨会,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指出,“汽车芯片是关乎产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器件,是汽车强国建设的关键基础,需要统筹发展和安全,坚持远近结合、系统推进,提升全产业链水平,有力支撑汽车和半导体产业高质量发展”。

 

虽然国产之路艰难,但芯片自主创新生产势在必行。唯有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实现汽车芯片的国产化替代,方能在产业层面不再受制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