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动驾驶领域,有一支实力强劲的团队叫追势科技,其创始团队包括CEO马光林、CTO蒋如意、COO于萌萌和CMO田钧。四位创始人共事10多年,先后供职三家公司,包括德尔福、民营上市公司欧菲光、以及共同创立的追势科技。追势科技在国内前装乘用车市场有着丰富经验,曾为数十家车厂交付了产品,顺利量产车型近百个,实现装车超百万套。

 

佐思汽研对追势科技CTO蒋如意进行了专访,了解追势科技在自动驾驶领域的战略布局及其对行业发展趋势的判断。

 

蒋如意

 

 

蒋如意博士有十余年智能驾驶算法研究和从业经验,获得超三十项欧美及国际智能驾驶相关专利,以及超四十项国内智能驾驶相关专利。2013年进入德尔福中国研发中心的智能驾驶研发团队,期间被派到德国参与欧洲团队Volvo智能前视项目开发。回国后作为德国团队与中国团队的技术接口,成功把算法导入到中国团队,并实现在长城上量产。2015年加入上海欧菲智能车联,作为首席科学家,主导了园区自动驾驶,记忆泊车,自动泊车,自动在线标定等核心算法模块的创新及落地。2019年,联合创立了上海追势科技,目前任职CTO,负责公司技术研发。

 

Q感谢蒋博士,首先想了解一下,作为较晚入局的自动驾驶公司,追势在创立伊始是如何确立市场和研发的主方向的?

 

蒋如意:追势科技虽然成立不到2年时间,不过追势团队在行业里做了很长时间,差不多20年一直在做前装乘用车市场的Tier1,基本国内所有的车厂都曾经是我们的客户。因此,对行业整体发展趋势,我们有自己的理解。自动驾驶从2015年在国内开始火热至今,面临几个需要切实解决的问题,譬如商业模式的落地,譬如如何确保99%的安全。基于我们的基因和这么多年的研发理念,追势团队一直都是踏实做创新做产品的风格,所以我们在创业之初,第一步选择做前装乘用车的低速自动驾驶场景,作为切入口,一方面这个场景是目前能够落地量产的场景,另一方面也是我们真正能够成为行业领先者,发挥自己创新优势的场景。不过这并不是追势的全部规划,长期来说,我们坚信自动驾驶给人类带来的价值,所以从今年开始我们会逐步推出城市中速和高速的技术和产品。我们的路线是从L2-L4,逐步实现自动驾驶。

 

Q您刚才提到从低速切入,那您认为目前自主泊车领域的发展还会有哪些机遇和挑战?

 

蒋如意:简单来说,自主泊车真正落地量产,其中一个核心的难题,就是地下停车场的地图定位,自主泊车是一个L4级别功能,需要事先有地图信息来做自动驾驶的全局定位和导航。对于地面上的场景,大家还可以普遍采用类似GPS、RTK成熟的解决方案。但对地下停车场,GPS没有信号,RTK有非常大的干扰的情况下,目前尚未有成熟的解决方案。再则,传统高精地图的采集方案,效率低下,采集成本高,如何能够提高地图的采集和制作效率,是影响自主泊车落地的瓶颈。
 

另外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确保安全,即真正自主泊车量产,需要确保95%以上的场景适配和绝对安全。这对算法感知部分的要求非常高,而且需要有大量的实车测试,量产经验和测试。

 

第三个问题真实的世界非常复杂的,仅仅对泊车一个功能来说,你会发现既有生态车位,也有立体车库这类对人来说都非常挑战的场景,如果做到让我们的系统覆盖这些所有的场景也是一大挑战。

 

Q追势科技的AVP方案哪种技术路线?单车智能,还是车场协同?

 

蒋如意:我们的AVP的落地,是重车端,轻场端。单车智能对外依赖越少,越容易在现实场景落地。当然,最终实现L4的自动驾驶,一定是车场协同,不过这一点行业内目前还没有形成确定的方案,车端要做什么,场端要做什么,我们目前在和一家国际车厂客户一起,做车端和场端联动的项目,希望能够帮行业打磨和输出这样一套完整的方案。

 

Q除了自主泊车AVP领域,追势科技未来还会在哪个领域重点布局?

 

蒋如意:低速自动驾驶只是我们的一个切入口,就像刚才提到的,我们会逐步实现全速自动驾驶。从今年开始,我们会利用掌握停车场数据的优势,及AVP系统的领先技术优势拿下当年国内70%的AVP量产定点,成为低速自动驾驶业务垄断者,同时把在低速自动驾驶领域的领先技术(SLAM定位,车辆周围360度感知)扩大到城市道路场景,以解决城市交通最大痛点—交通拥堵问题。到2025年,我们会加入高速自动驾驶,从而实现全域的自动驾驶。

 

Q很多公司会采用泊车专用传感器,追势有没有考虑采用专用传感器?

 

蒋如意:我们的研发理念是从客户的痛点出发,不要让客户因为使用我们的功能,需要对整车的配置和造型有改变,因为我们知道这个改动对汽车客户,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成本上,压力是非常巨大的。基于这个理念,我们的产品不需要专用传感器,我们已经完成适配市面上所有主流的传感器,主流芯片,适配客户现有的整车状态,包括选用客户性价比能够接受的硬件。这也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优势。

 

Q目前追势科技的主要客户有哪些?

 

蒋如意:这个不方便透露。不过我们已经跟多家主流车厂达成量产合作。而且已经有项目完成了交付。

 

 

Q您认为追势科技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在未来公司发展中还需要加强哪些方面?

 

蒋如意:追势的核心竞争力,第一,就是人,追势团队有20年的汽车自动驾驶算法开发和前装量产经验,同时拥有从0-1,从1-100的创业成功经历,是集研发、产品、销售量产、企业管理全能型团队。第二,我们有最清晰的战略规划,从前装乘用车低速自动驾驶为切入口,利用研发领先实力,研发过程中有产品逐步落地,从低速拓展到中高速,逐步实现L2~L4级别的全场景自动驾驶。第三,我们有丰富的汽车行业上下游朋友圈,我们充分理解汽车行业的整个周期和链路。就像我们一位客户提到的:“从技术到量产是有一个鸿沟,其他的技术公司需要车厂花费大量的精力去培养和做到统一知识水平的沟通。而追势是真正懂汽车行业的团队,而且有能够量产的技术实力,这也是我们选择追势的原因。”

 

Q追势科技现在及未来的定位是什么?未来的发展目标是什么?

 

蒋如意:我们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要真正的实现自动驾驶的落地。而我们的策略是从低速场景开始切入,一步一步按场景实现自动驾驶的落地。过去两年,我们专注于低速场景应用,奠定了我们在技术上的领先地位,打造了我们的护城河。2021年将是我们在这一业务领域上爆发的元年。今年开始,我们会把低速自动驾驶系统逐步扩展到中速、高速,逐步实现全速、全场景自动驾驶的落地。这个过程中,我们会不断围绕实际用户痛点去做产品设计和落地。

 

Q现在主机厂都在陆续实现软件定义汽车,自己做域控制器,搭建整套自动驾驶架构,甚至泊车功能的开发都可能自己做。当然也有主机厂委托供应商开发的模式。您觉得哪种更能代表未来的趋势?

 

蒋如意:软件定义汽车带来整个行业的变化,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经过硬件定义汽车打磨的团队,能清晰感受到这个变化。软件定义汽车,并不是简单的功能定义汽车,它带领的是整个行业上下游从供应链、采购、质量评价、交付验收等各个层面的全新的定义。举个简单例子,如何给软件定价,如何验收软件达到目标,整车厂都没有一套完整的体系。所以,其实大家都在寻找自己在软件定义汽车时代的位置。
 

我觉得整车厂在这个过程中更重要的是建立自己的一套完整的体系,建立自己的成熟稳定的软件平台,思考好哪些软件自己做,哪些核心软件需要找供应商伙伴合作。


我们的定位是把核心IP做深做精,足够安全稳定灵活,服务好我们的客户平台。

 

如果我们拿手机类比,没有一家手机厂家全部都是自己做,也是找各个核心供应商一起合作。因此,汽车也是一样,最终大家会走向合作共赢,而不是每个整车厂所有的都自己做一套,这一方面根本无法达成。

 

Q我们看到报道,追势科技在定义行业数据标准接口和规范,使得不同企业之间实现数据上的合作和共享。这种接口用于传输什么数据?目前已经和其他企业开始数据合作和共享了吗?

 

蒋如意:没有,追势永远不做定义行业标准的事情。我们只做行业标杆。

 

Q追势科技可以为客户共享感知和地图数据库,这是指停车场场景数据库,以及各停车场的高精度地图数据库吗?能否介绍一下追势科技目前的感知和地图数据库的规模?

 

蒋如意:2021年我们将让国内一线城市80%以上的商用化停车场配得上自主代客泊车系统。这里既需要停车场地图和数据,也需要适应力极强的自主代客泊车系统方案。

 

 

4月10日第五届ADAS与自动驾驶论坛上,蒋如意博士将发表《自主泊车系统关键技术详解》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