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正在召开的2021上海车展。

 

19、20日是媒体日,由于需要出席的采访活动非常多,所以每个人基本上都处于连轴转的状态——半天内我们不仅参加了20+场发布会,还把何小鹏、李斌全给采访了,这时间的紧张程度可想而知,在二人的采访间隙,还拍到了一个名场面:

 

 

01.长线并不看好软件合作的方式

这次车展非常有意思,之前看似沉寂了好一阵的智能纯电车市场,从看似初步分出成败的情况下,又一次出现了大量的新车、新品牌:

 

极狐阿尔法S、极氪001、智己、小鹏P5、威马W6、奔驰EQS、蔚来ET7、塞力斯SF5、奥迪etron、福特Mustang Mach-E、岚图iFREE、大众iD6……一款比一款吸引人眼球!

 

 

 

用今天文章主角何小鹏的话来说就是:“这是春秋到战国的变革”,这个行业就好似突然从春秋五霸的时代,即将进入到战国中群雄并起的时代。

 

然而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的是,群雄并起的背后,其实还有几只无形的手在暗中操纵。

 

——仔细想想,比较热门的几款车都有什么共同特点?

 

极狐阿尔法S HBT版的自动驾驶,是华为的技术;

 

小鹏虽然在算法上自给自足,但P5搭载的激光雷达,来自我们熟悉的大疆旗下的一家企业,而大疆,造车将会和五菱合作;

 

长安的某款车上,也搭载了华为的自动驾驶技术;

 

威马W6的AVP自动泊车,来自百度apollo;

 

——虽然华为、大疆、百度这些车企还没有正式宣布造车,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其实已经通过找“代理人”的方式,下场了。

 

 

 

这些藏在幕后的人,也就成了采访何小鹏的第一个话题。

 

毕竟小鹏汽车的“智能”标签,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了NGP和全场景语音交互才做到的,而把自动驾驶当做核心业务的小鹏汽车,毫无疑问将会受到来自华为、百度等企业的冲击。

 

 

所以摆在何小鹏面前的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尖锐。

 

因为这意味着,在外界看来,何小鹏一直坚信的“车和互联网不一样,互联网得有一个长板,而车不仅得有一个长板,还得没有短板”理念,可能会被华为、百度打破。

 

毕竟小鹏最长的长版,就是代表着智能化的自动驾驶、有全场景语音功能的智能车载系统,以及对智能座舱的理解。

 

何小鹏给出的回答很直接,第一句话就直奔主题,还让人内心一震:“这种模式以前在做UC做过,后来死的很惨。”他说的正是车企找类似华为、百度等企业一起合作生产车的方式。

 

他这个答案之所以让人震惊,是因为从表面上看似乎只要华为、百度把相关功能开发出来了后,车企可以直接使用,从而省去了研发的时间成本、人工成本,但很多人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从车企的角度来看,这个道理确实没错,自己专注造车,对于多出来的软件功能,就像燃油车时代汽车零部件一样,直接外包给供应商即可。

 

毕竟在燃油车时代不管你多强,哪怕是奔驰宝马奥迪这样的豪华品牌,都要依赖供应商的支持。

 

例如BBA自己都不造天窗,他们的天窗可能来源于伟巴斯特,他们的车灯可能来源于日本小糸——几乎你能想到的车内的零件,都来自于某个供应商。在燃油车时代大家都是一样供应商解决方案,自然就没有明显短板。

 

而何小鹏选择自研软件,也就让他造的车有了一个凸出的长板。

 

在采访里,何小鹏还提到一个很有趣的观点:通信高端客户往往是数据低端用户,一个月打一千块钱电话费不上网,一个月打五十块钱电话费的上网上网上的非常多,越是中高端的客户越是对自动驾驶感兴趣,越是超高端客户,对车品牌豪华感、动力感需求绝对高。

 

 

何小鹏的这个操作非常好理解——如果从华为、百度的角度看,你就会发现有很大的问题:

 

华为、百度费那么大劲研发自动驾驶功能,并不是为了单独给一家车企使用的,如果他们真的不造车,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最理想的情况就是这个市场上所有的品牌都用他们的技术,这样不但收入最高,研发的成本也可以分摊得很低。

 

对于这样的合作方式,何小鹏的回答是:“你现在觉得非常好,你觉得把东西开放出去他们就用,后来碰到好多挑战,第一个挑战是每一家合作伙伴有不一样的诉求,你很痛苦,要完成它(每家不同要求)的东西、要适配。”

 

而对于车企来说挑战则更大,意味着即使你最先合作、最先取得声量,友商们只要用同样的方式购买底层方案,你们产品就不会差距太大。更可怕的事情是,用户对于软件更新的需求、企业要求完成的时间,全部取决于供应商,企业也就在软件上失去了主导权。

 

随后何小鹏补充到,这种合作方式短线来说是非常不错的选择,尤其是华为这样的企业本身也足够优秀,而且能软件硬件同时提供,但他仍然坚持“长线我并不看好。”

 

 

02.小鹏汽车似乎想当手机时代的“千元机”

聊到这里,在场的几家媒体老师关心的都是:既然合作的方式你并不看好,那么你们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呢?

 

我代表大家问出了这个问题:“过去这几年,做得最对的决定是什么?”

 

何小鹏回答得很直接,这6年有太多决定性瞬间,最近的一次应该算是“去年很多车厂砍了很多人,但我们自动驾驶绝对不动。”

 

 

 

在他看来,自动驾驶是这家公司极为重要的一步棋,无论如何也得坚持。所以这也才有了P5这款新车。用何小鹏的话来说,P5证明的其实是“已经能够在相对缩减的成本里面做到自动驾驶,这个能力巨难。”

 

有多难?

在文章开头我提到的今年绝大多数车型都开始宣传搭载激光雷达

 

比如今年NIO Day发布的ET7,超过1016Tops(实际有效应为254TOPS)的超算平台、等效300线 探测距离500米的激光雷达让我在NIO Day现场,感受到的车主的热浪一次比一次高。

 

尽管它头上顶着3个犄角,尽管交付时间要到明年,甚至被人嘲笑“期货”,但毕竟汽车圈已经很久没有过这么令人兴奋的产品了。

 

 

比如这几天吸引了非常多流量的有华为背书的极狐,在媒体试驾视频里表现非常优秀:在城市普通道路上自主变道、通过红绿灯、无保护左转等等看似都轻松完成。

 

尽管价位得到四十多万,尽管还只是一款“准量产车”,但即便如此,仍然一片叫好,销量一路下跌的北汽,股价却连续几个涨停板,因为大家能看到的是量产的希望。

 

 

但你发现没有,这都是价格高达40万+的车型。

 

这也就意味着,这将有很大概率与我这种拿着5000工资每天心忧天下的写稿一族失之交臂,也会坚决地将刚毕业的年轻人拒之千里,甚至会把那些攒了半辈子钱买车的家庭再次推回技术已经多年没有大发展的燃油车。

 

除了那10%原本就喜欢科技的极客们、以及那些手里资金富裕、愿意感受新鲜事物的人们之外,剩下90%的人短期内都将无缘。

 

 

更关键的是,用100块钱做的一个好东西,和一个花10块钱做的好东西,虽然都是好东西,但概念完全不同,它不仅仅是对于个人购买者、对于企业研发者,更是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是颠覆的。

 

这就好比,当年苹果的出现确实颠覆了整个手机行业、开创了智能手机的历史,但如果要说真正让整个智能手机时代彻底来临的,还是千元机的出现并流行。

 

 

从这一点来看,千元机和苹果同样伟大,是这些千元机走进老百姓家里,时代的大潮才成为势不可挡的那股力量,智能化在手机生态里才得以真正普及。

 

而何小鹏想做的,明显就是那个让时代真正到来的千元机,毕竟搭载激光雷达的版本也大概率只会接近P7的最低配的价格。

 

03.第三生活空间”是挖得贼深的需求

在P5上还有一个看上去有些飘渺的概念,叫“第三生活空间”。

 

至于所谓的第三生活空间到底能做什么?何小鹏认为,过去的车都只是将你从A地运到B地的交通工具,而他希望在交通工具之余,车还能发挥一些新的作用,又或者说给你带来一些新的不一样的舒适的体验。

 

所以有两个非常有意思的功能,一个是可以平躺看电影的观影模式,而另一个是可以铺上床垫让睡觉更舒适的睡眠模式。

 

 

对此,大家的评价是:“这就是互联网产品大佬造车吗?这需求挖得好深!”

 

 

于是有媒体直接问出:“刚才发布会提了一个‘23小时概念’,接下来座舱发展会往哪个方向?尤其实现自动驾驶,这方面座舱会有什么改变?”

 

何小鹏理工直男的本质再次体现:“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第一,正在思考,第二,不能讲的太深。”

 

 

就在我们准备抄起板凳时,何小鹏补充了第三,“在今天我们这一群人用手机时间都很长,但我个人认为在5-15年之间在车的空间里面,你会花的时间一定会越来越长。”

 

他甚至直接洞察了大家接下来可能会问的问题,“很多人可能会说这不是反过来了吗?如果车效率提高了、安全度提高了,应该车里时间更短才对?我觉得有反向可能性,而且可能性很高,一定有很多想象在里面。”

 

 

他甚至回忆起自己前段时间去长沙的场景,整个城市里出现了非常多新国潮品牌,整个长沙的生活节奏都很慢。

 

在这样情况下,有钱、有闲、慢节奏,还有非常多很新很酷的东西,这样慢节奏的享受生活,他认为是现在每天疲于奔波的人们终究会回归的形态。

 

 

04.自曝猛料

何小鹏这场采访是近期所有采访里,被采访者放得最开,且最直接的,甚至是态度最鲜明、爆料最猛烈的。

 

车展前夕,特斯拉和小鹏汽车前员工曹光植的诉讼案件刚结束,本以为被舆论卷入其中的小鹏汽车也算是舒了一口气,但当我们问到的时候,何小鹏却直接爆料称:“法院是拿了特斯拉代码跟我们的代码的,法院一看一点事没有。”

 

从在场媒体的表情就能看出,这句话的爆料到底有多猛。

 

 

 

至于之前是否有什么影响,何小鹏说“这个事情我都不关注,从头到尾就没有诉我们”。

 

而之前朋友圈怼马斯克,说在自动驾驶领域会打得马斯克找不到东一事,他也丝毫不避讳,说不是团队让他发的,他当时就是愤怒。

 

我身边一个接近小鹏汽车的朋友和我曾经透露过一个细节,当时马斯克发完推特后,小鹏的宣传团队曾经准备一份专业、礼貌且温柔绅士的回应,何小鹏看完大怒,将他们直接痛批一通“写得真垃圾”。

 

05.写在最后

公元前770年到公元前476年,社会风起云涌,烽烟四起,战火整日不断。

 

司马迁是这么记录当时的社会情况的:“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

 

在诸侯国数量急剧减少、天下百姓以为大势已定之时,列国开始兼并,最终在公元前475年到公元前221年间,形成战国七雄,此七雄各自有各自的文化和地域优势。

 

各国竞相争霸、群雄逐鹿,因此战国时期成了我国历史上战局最纷乱,却也是格局变化最大的时代,也才有了战国末期,秦统一全国。

 

 

这与从2013年前后开始打响的这场没有硝烟的新能源智能汽车之战,又何其相似?

 

今年智能电动汽车之所以非常有看头的原因是,不仅是因为各家车企都推出了一款足够亮眼的车型,而且还有大量手机厂商、房地产厂商、互联网公司、硬件公司已经加入或准备加入。

 

何小鹏在被采访的过程中说,他不认为目前的汽车产业存在泡沫,“我们今天看到的,都是期望成为战国诸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