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国内如今各种新闻最多的汽车公司,那肯定非特斯拉莫属。在各地屡屡上演的制动失灵事件,到如今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而围绕车辆彼时的行驶数据,也是通过车主在上海车展上大闹一场才获得。其实对于特斯拉来说,要满足单个车主的需求并不难,到考虑到目前特斯拉在国内保有量已经不低,Model 3加Model Y每月超过两万台的销量,如果车主动不动都要行驶数据,对于特斯拉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特斯拉事件回顾

其实上海车展上的那次风波以及一连串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制动失灵”事件,将之前特斯拉最大的问题给掩盖了起来。对于特斯拉来说,其遍布周身的传感器,对于Autopilot这样的自动驾驶系统来说不仅是感知系统,更是训练控制器的源源不断的数据来源。尤其是Autopilot倚靠的8个摄像头,更是没有激光雷达的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的未来核心传感器所在。但是随时随地在拍照的摄像头,会将拍摄的照片直接传输到特斯拉在美国的服务器上。我们不能断言特斯拉会将相关的数据分享给美国政府和军方,但是在联邦快递华为事件之后,我们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性。

 

而车外传感器之外,特斯拉还在车内安置了传感器。埃隆马斯克自己承认,在美国测试最新的FSD测试版本的时候,特斯拉设置了一个摄像头,监视驾驶员是否在FSD最新测试版本运行的时候打瞌睡或者分神,以此作为特斯拉取消相关人员测试版资格的依据。但是特斯拉这样的监测行为,不仅没有得到消费者的认同,也就是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特斯拉所监视,同时由于该摄像头是一个广角摄像头,也能够监视到后排乘客的行为,这个就连最基本的FSD测试版的理由都不存在了。虽然特斯拉后来解释,安装广角摄像头是为了将来推出无人驾驶出租车做准备,但是所有的这些解释,在事实面前都显得非常徒劳了。

 

为了解决相关问题,特斯拉一方面在国内建设数据中心,将所采集的数据全部留存在国内,避免所谓的跨境传输问题,尤其是在包括网信办、工信部和交通部等中央和行业主管部门纷纷出台数据安全相关法律法规的背景下;另外一方面,特斯拉也在计划建立一个可供客户直接进行车辆运行数据的查询平台,未来在客户身份认证识别之后,特斯拉的客户就可以通过相关平台调阅自己的车辆状态的数据。由此来简化相关的流程,避免之前车主矛盾激化的情况再度发生。

 

数据,正在成为智能网联汽车甚至国家间竞争的新战场

对于特斯拉或者其他希望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有所作为的主机厂来说,它们就和当前最主流的互联网公司一样,对于数据异常饥渴。无论是做自动驾驶,还是做智能座舱,道路数据或者是驾驶行为数据,都是企业进行持续迭代优化系统的关键所在。没有数据,也就没有所谓的深度学习,再好的模型也没有办法发挥作用。对于主机厂来说,要收集数据,光靠自营车队肯定不够。自营车队成本较高,不仅数据采集量不够,同时覆盖的场景也比较有限。对于主机厂来说,真正能够积累海量数据并进行运用的最好方法就是使用销售出去的车辆,通过这些车辆来采集数据,无论是对自动驾驶控制器,还是对于整车上包括车联网在内的各个系统进行持续优化,都是最重要的依据所在。

 

从国家层面来说,欧美国家对于数据跨境传输,尤其是像涉及军事以及政治的地理坐标信息、消费者的个人隐私信息的保护正在逐步增强。之前韩国曾坚决反对将国内坐标数据供谷歌使用,后来也是谷歌在韩国当地建立了数据重心之后,谷歌地图才有了韩国那部分。当前,随着各国对数据保护意识的不断增强。欧美国家甚至有联合起来打造一个数据自有流动联盟,以此打造一个新的孤立中国的数据联盟的想法。对于中国来说,我们拥有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拥有海量的数据。因此在国外形成对中国的数据孤岛封锁之前,我们把最关键的数据留存在本地,以此作为未来和国外政府进行谈判的基础所在。

 

从发展数字经济角度来说,进行数据跨境传输的限制也会带来一个巨大的商机。之前苹果、微软等都在贵州投资设立数据中心,对当地经济发展也起到了不小的拉动作用。如果国内的跨国企业都建立本土数据中心,其背后的商机不言而喻。对于特斯拉来说,将数据留存在本地只是第一步。运营相关的数据库需要大量的专业人士,带来可观的工作机会。同时对于特斯拉来说,随着数据出境限制越来越严格,将一部分在美国的数据分析和处理职能转移到国内,也能降低企业的运行成本。未来,甚至不能排除特斯拉将相关的软件编写或者算法优化的功能也转移到中国。这些职能的转移,都是数以亿计的投资,以及数以百计甚至更多的专业人才的需求。相比于将制造甚至出口的功能放到中国来,中国更加需要这些软实力的转移。

 

全球数据领域的竞争好戏,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