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造车又有了新的进展。

 

6月8日,据路透社报道,苹果公司正在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就电池供应进行磋商,目前处于“早期谈判”阶段。据其援引知情人士称,目前尚不确定是否会达成协议。

 

未来汽车日报就上述消息向宁德时代和比亚迪求证,双方均回复“不予置评”。

 

“加个微信,认识一下”

消息人士称,苹果更倾向于成本更低的磷酸铁锂电池。

 

据华安证券测算,磷酸铁锂电池的使用成本约为0.08元/Wh,相比三元锂电池可以节省0.15元/Wh-0.21元/Wh,对应降低成本65%至72%。在现行补贴政策下,如果将带电量55kWh、续航405公里的三元锂电池替换为磷酸铁锂电池,成本可下降0.46万-0.56万元。

 

由于价格优势凸显,磷酸铁锂电池正在重获市场的青睐。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4月,三元锂电池装机量5.2GWh,同比增长97.3%,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3.2GWh,同比增长244.5%,增速远高于前者。

 

由此便可解释,苹果为何找上了宁德时代与比亚迪。

 

宁德时代虽然是靠三元锂电池发家,如今也在转变思路。前不久,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曾表示,宁德时代在未来3-4年将逐渐增加磷酸铁锂电池的产能占比,三元锂电池的产能则会逐渐减少。

 

而比亚迪一向是磷酸铁锂技术路线的拥趸,即使在2014年市场开始倒向三元锂电池的时候,比亚迪也没有停止对磷酸铁锂技术的研发。2020年刀片电池(比亚迪研发的磷酸铁锂电池产品)诞生,进一步将磷酸铁锂电池重新推回市场主流。按照比亚迪的规划,预计2021年底刀片电池总产能将达到75GWh,2022年底或将进一步攀升至100GWh。

 

宁德时代,电池,苹果造车,宁德时代,比亚迪

来源:宁德时代官方

 

从市场规模来看,苹果似乎也理应选择宁德时代和比亚迪。据SNE Research最新数据显示,今年4月,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量为6.2GWh,排名全球第一,比亚迪装机量为1.3GWh,在全球位列第四。

 

虽然消息人士未透露,苹果更倾向于哪家谈判对象,但从一个细节似乎可以预测出结果。

 

为了控制成本,本次谈判中,苹果强调了选择电池供应商的条件:必须在美国建设工厂。

 

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称,由于中美局势紧张以及成本问题,宁德时代不愿在美国建厂。而比亚迪早在2013年就已经在美国加州兰卡斯特市建立了工厂。

 

不过,某主机厂新能源部门员工崔浩告诉未来汽车日报,通常车企和电池厂商的谈判会经过商务谈判、技术评价等多项复杂环节。主机厂会对电池供应商进行评价,包括质量控制、成本、生产制造、采购体系等多个维度,“这个过程大致需要两三个月”。

 

因此,现在论结局,似乎还早了些。在漫长的评判过程中,“苹果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此次的磋商更像是‘加个微信,认识一下’”。

 

进入供应链搭建环节

此前,苹果造车项目曾在日韩车企中徘徊。现代汽车、日产汽车,都曾是其“绯闻对象”,不过谈判均无疾而终。

 

这一次,苹果“回”到了中国市场。这不失为明智之举。

 

要知道,中国在制造新能源汽车领域拥有强大的供应链优势。

 

此前特斯拉公布的规划中曾提到,2020年底将在中国市场实现100%本土化率。2020年底,特斯拉副总裁陶琳表示“特斯拉的国产化目标基本已经达成”。

 

汽车行业分析师路遥告诉未来汽车日报,中国肯定是苹果最关注的市场之一,中国的新能源产业链也有望率先进入苹果汽车供应链。弗迪电池市场部员工王鑫鑫认为,借电池供应链切入中国市场后,“甚至不排除苹果会像特斯拉一样在中国建厂”。

 

与宁德时代、比亚迪谈判,还透露出一个信息。苹果造车项目的磋商对象由车企变为供应商,或许意味着,苹果造车已经进入到供应链搭建的环节。

 

宁德时代,电池,苹果造车,宁德时代,比亚迪

AppleCar概念图 来源:MacRumors

 

尽管如此,苹果造车项目依旧难言明朗。

 

6月2日,据彭博社报道,近几个月苹果自动驾驶团队至少有3位高管陆续“出走”。

 

造车项目暂停、团队动荡,对于苹果造车来说早已不是新鲜事。彭博社曾指出,阻碍苹果自动驾驶汽车发展的问题之一是目标不够明晰。苹果造车的目标从“打造颠覆性的汽车”到“开发汽车软件”,再到“专注于自动驾驶”,已经历过多次调整,每一次改变都伴随着大量员工离开。

 

现阶段,“2024年投产首款自动驾驶汽车”是苹果造车的目标。2020年12月,据中国台湾媒体《经济日报》报道,中国台湾的关键供应商证实,苹果电动汽车预计将于2021年第三季度正式发布,售价5万美元左右,其原型车已经在美国加州上路测试。

 

如今,2021年上半年已所剩无几,苹果汽车能否在三季度如期面世,仍是未知。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来源:盖世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