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0日,在2021全球智慧物流峰会现场,阿里巴巴首席技术官程立透露,阿里正在研发无人卡车。

 

“年中购物节如期而至,我们的货运压力很大。”一位卡车司机如是告诉笔者。最近晚间,每当笔者途经外环高速,道路上全是排队的卡车。面对这样的货运现状,读者可能急忙发问,自动驾驶是不是卡车司机的救星?相比Robotaxi,卡车自动驾驶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更容易落地?

 

自动驾驶第一股为何来自卡车领域?

对自动驾驶领域而言,2021年是充斥着无休止的上市传闻的一年:Waymo即将分拆上市,Aurora或将SPAC上市,智加科技拟通过SPAC上市,自动驾驶第一股图森未来IPO上市……

 

就自动驾驶细分场景而言,上市的枪声率先在自动驾驶卡车领域响起。

 

将时间轴拨到4月,图森未来以每股40美元的价格在纳斯达克上市,由此成为“自动驾驶第一股”。以发行价计算,图森未来市值达84.9亿美元。

 

紧随其后,智加科技于5月和SPAC公司签署正式合并协议。合并完成后,智加科技将成为上市公司,预计将使用“PLAV”这一股票代码在纽交所挂牌交易。

 

另从今年前5个月的数据来看,无论是融资金额还是融资次数,卡车自动驾驶企业都位居前列。

 

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图森未来,智加科技

图片来源:企查查

 

显然,与自动驾驶乘用车相比,自动驾驶卡车不仅持续获得资本加持,而且以更快速度登陆二级市场。

 

这主要由两个因素驱动,首先是卡车自动驾驶的商业化预期更快。多数业内人士持有这样的观点,即商用车尤其是货运卡车的自动驾驶应用场景相对简单,技术难度相对较低。Waymo CEO John Krafcik就曾发表过类似的观点,即在可重复的路线上投入自动驾驶卡车可能比城市地区的Robotaxi更可行。

 

其次是卡车自动驾驶的市场规模不亚于乘用车。Acumen Research and Consulting预计,到2027年全球卡车自动驾驶(包括全自动驾驶和半自动驾驶)市场规模将达到880亿美元,2020-2027年CAGR为10.1%。

 

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图森未来,智加科技

图片来源: Acumen Research and Consulting

 

新冠疫情的爆发改变了用户的消费习惯,未来卡车货运市场或将迎来更大增长空间。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提供的统计数据为例,2020年担负物流运输主力军的重型货车销量同比增长37.9%至162万辆,再创历史新高。

 

供需的另一端对应的是卡车司机缺乏。根据《经济日报》此前的报道,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秘书长郭肇明介绍道,中国卡车司机缺口高达1000万人。究其原因,目前我国卡车司机已超过2100万人,年龄普遍在40岁左右,而“90后”卡车司机却寥寥无几,形成了明显的年龄断层。未来 5-10年,随着老一辈货运司机逐渐退休,货车司机将面临更大缺口。

 

除了缓解人员紧缺问题,卡车自动驾驶可以降低交通事故发生率、显著降低人工成本。麦肯锡的一份报告可以佐证,到2030年,通过利用无人驾驶货车系统,美国卡车运输业的整体运营成本将下降约45%,可节省约850亿至1250亿美元。可见,这一细分领域若能实现全面自动驾驶,将是一块很大的蛋糕。

 

资本青睐背后,是商业化落地难题

现阶段,积极布局自动驾驶卡车业务的不仅是图森未来、智加科技、嬴彻科技等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还有一汽解放、东风商用车、中国重汽等传统商用车企业,甚至部分此前致力于乘用车出行领域的头部玩家也陆续入局。

 

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图森未来,智加科技

图片来源:智加科技

 

去年,一汽解放正式发布了和智加科技合作的全球首款量产自动驾驶重卡——J7 L3超级卡车。今年3月,嬴彻科技发布了全栈自动驾驶系统“轩辕”,并将与东风商用车、中国重汽合作,在2021年底量产下线L3自动驾驶卡车。

 

不久前,小马智行首次公布卡车业务品牌小马智卡;另有消息称,滴滴自动驾驶子公司将开启自动卡车业务;Waymo此前宣布将开始在美国道路上测试自动驾驶卡车。

 

虽然就现状来看,卡车领域的自动驾驶似乎更有前(钱)景,但是实现商业化的道路也并非康庄大道。

 

首先,盈利难题是行业共性。以图森未来为例,其于上月发布上市以来的首份财报,数据显示,图森未来Q1营收同比暴增264%为94.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06.5万元);净亏损同比扩大约1392.25%至3.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7.74亿元)。

 

自动驾驶,自动驾驶,图森未来,智加科技

图片来源:图森未来

 

不出所料,就亏损原因,图森未来给出的解释是——研发烧钱。2021年第一季度,图森未来的研发支出为4143万美元(约2.66亿人民币),环比增长了30%,同比增长127.88%。

 

诚然,对于商用车自动驾驶领域而言,现阶段谈盈利还为时过早,毕竟其还处于限定场景试点运行阶段。加上技术难度和研发投入周期等诸多因素,包括图森未来在内的自动驾驶公司想要实现收支平衡几乎不可能。

 

即便业界普遍认为卡车自动驾驶的技术难题少于乘用车,这并不意味商业应用指日可待。

 

譬如,面对动力路线选择之时,卡车自动驾驶领域缺乏行业标准。考虑到商用车的负载情况,卡车自动驾驶的动力选择更为复杂。电动车、燃油车、燃料电池车,究竟哪个才是卡车自动驾驶的“良配”?亦或者说,不同的动力系统需要如何融合才是最优解?当下,整个行业并无标准答案。毋庸置疑,若想要找出答案,这也要经历一个缓慢的过程。

 

另外,卡车自动驾驶的道路测试具有局限性。受限于政策和法律等因素,国内企业多在港口、矿区等封闭环境进行自动驾驶卡车测试,仅有少数开展了高速公路的编队测试。而鉴于封闭环境和道路实景存在差异,在封闭环境测试的数据不能直接用于各种路况。在很大程度上,这或将制约部分地区的卡车自动驾驶发展速度。

 

而就卡车领域而言,尽管其已经拥有一定优势,但是自动驾驶技术到底是否适合投入使用,恐怕不仅仅是一个关乎技术和资本的问题,也是一个关乎法律、社会和伦理等多方面的话题。所以,自动驾驶卡车何时能够缓解购物节的货运压力,最终的答案或许一两年内难以落定。

 


来源:盖世汽车
作者:Su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