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otaxi商业化的最后一道难关在中国被攻破。

 

单车成本48万,直接将之前Robotaxi百万起步的成本腰斩!

 

这波“降价”,来的猛烈又突然,一直以来受制于成本而进展缓慢的Robotaxi商业化,瞬间被盘活。

 

 

车,来自百度Apollo和北汽ARCFOX极狐汽车的合作:Apollo Moon。

 

专为共享出行场景定制,而且前装量产。

 

有了这样的条件,Robotaxi的账本算法完全不一样了…

 

Apollo Moon,一辆怎样的车?

 

Apollo Moon,已经是百度第五代无人车,用了北汽ARCFOX极狐的αT做基础,集成了Apollo的自动驾驶套件。

 

成本控制到50万以内,核心就在于这辆车和其他任何乘用车一样,也是在车企生产线上诞生,彻底改变以往Robotaxi“车库改装”的形式。

 

 

Apollo用在这款车上的自动驾驶套件包括2个激光雷达,一个在车顶环视,另一个在车头牌照驾下方,作为系统冗余。

 

 

此外,车身周围一共有13个摄像头、5个毫米波雷达,配合Apollo云端,最高可达到800TOPS算力。

 

底层算法框架,Apollo Moon采用“ANP-Robotaxi”架构,与普通乘用车上的自动驾驶数据共生共享,达到数据闭环。

 

同时,Apollo Moon还具备全传感器及计算单元冗余,完备的失效检测及降级处理策略。

 

整车实现L4级自动驾驶能力,这一点其实在Apollo首钢园运营的上一代Robotaxi上已经实现。

 

但Moon这一款车,百度称能力比上一代提升10倍,复杂城市道路送达成功率高达99.99%。

 

 

百度自动驾驶技术部总经理王云鹏直接形容它为“万无一失”。

 

谷歌旗下的Waymo,也早就实现L4级功能Robotaxi上路,但“万无一失”却不敢担保。

 

百度这样表述的根源,在于其Robotaxi方案中的5G云代驾。

 

世界各地自动驾驶测试、运营中的事故,以及商业化推进的艰难,都说明即使是L4、L5这样的高阶自动驾驶,仍然有系统无法处理的corner case。

 

 

5G云代驾,其实是当下解决类似问题,让普通人尽快享受自动驾驶技术红利的最好方案。

 

ADS全程在线,过不去的坎让远程“司机”帮一把,乘客的体验依然丝滑。

 

不久前世界通用的SAE自动驾驶分级标准正式加入5G云代驾相关条目,也意味这项技术被“正名”。

 

Apollo Moon专为共享无人车设计,在乘坐体验上,也是最大程度向“打车的人”倾斜。

 

首先是车顶的屏幕,接车时乘客能定制显示信息,避免找车困难,而且显示屏也能与路人交互,保证行车安全。

 

 

此外,车上还有四门锁独立控制、上下车动态身份认证、后排乘客状态检测等安全相关功能;便利性上,后排乘客安全带提醒、语音交互、APP控制空调车窗、智能车门等等都没落下。

 

 

怎么体验?

 

和五一假期开始在首钢园运营的Robotaxi一样,到试运营地点用App或小程序就能约车。

 

初期一单30元,但刚加入Apollo负责商业化运营的前首汽约车CEO魏东,最新明确了现阶段的目标是培养用户接受度,所以大概率车费会以各种优惠券方式抵扣。

 

怎么样,白嫖共享无人车走一波?

 

48万,意味着什么?

 

共享无人车进入下半场。

 

所谓“下半场”,毫无疑问是Robotaxi商业化落地,跑通盈利模式。

 

Apollo Moon既是下半场领跑,也是自动驾驶商业化的里程碑。

 

为什么这么说?

 

Robotaxi描绘的共享无人出行前景很诱人,但真正做起来才发现艰难。

 

原因无他,太贵。

 

 

Apollo Moon之前,绝大部分Robotaxi无论测试还是运营,都是先买来成品车,再把自动驾驶套件加装上去。

 

单单是激光雷达,此前就有“一线一万块”的说法。所以单车硬件成本动辄100万、200万很正常。

 

这就限制了Robotaxi运营上量,不光是营收减少,路测里程增加也相对缓慢,技术迭代速度也被“锁死”。

 

技术更新慢,更加拖慢成本下降步伐,形成一个负循环。

 

外媒TheInformation调查摸排后给出的估算是,像Waymo这样的公司每年至少要花掉10亿美元。

 

 

Waymo尚有谷歌输血,但像Uber、Lyft这样的公司的自动驾驶业务已经被淘汰出局。

 

所以,低成本是Robotaxi商业可持续的前提。

 

Apollo Moon成本价48万,已经进入乘用车成本范围。

 

 

而且这一代自动驾驶套件所谓能力提高10倍,一个重要指标就是保证硬件20000小时内不出现失效。

 

这就意味着Apollo Moon至少保证5年可靠运营。

 

所以Robotaxi的账,从Apollo Moon开始有了新的算法:

成本50万,月成本8000元左右,已经与当下网约车持平。按照平均每月营收2万,2年半就能平衡车辆硬件成本,5年运营周期可盈利70万。

同样条件下,网约车这五年的营收,必须减去每月1万左右的司机人工成本,盈利锐减一半。

 

更不用说Robotaxi可以昼夜不停的拉活。

 

所以48万的成本,是打开Robotaxi商业化的第一把钥匙。

 

那么,为什么偏偏是Apollo Moon能把成本降下来?

 

成本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技术问题。

 

目前百度Apollo的路测里程已经超过1200万公里,还有超过十亿公里的仿真里程。

 

 

此外,目前百度在中国3地开启的共享无人车运营,每天就能贡献4万公里的数据。

 

当然,账面数字并不能完全解释技术优势。百度Apollo的另一个独特之处在于平台的开放灵活。

 

第一是方案灵活,算法框架可以在不同感知方案间调整,无论是纯视觉、一个激光雷达、数个激光雷达等等都能适应。这样的积累,可以避免百度Apollo掉进因技术不足而陷入“堆硬件-涨成本”的困境。

 

第二是开放。Apollo的技术,不但用在自家的共享无人车,也和各个车企合作,将L4功能降维释放到量产车。

 

而ANP-Robotaxi架构,实现两种场景自动驾驶数据共生共享,互相磨炼,技术迭代被大大加速。

 

 

数据积累带来的就是AI能力的快速迭代,百度Apollo自然能成为全球第一批完全去掉驾驶员上路的Robotaxi企业。

 

开放的平台,又让Apollo能充分调动产业链合作伙伴,在前装量产方案中选择最“物美价廉”的供应商。

 

所以,Robotaxi的成本在中国被打下来,是Apollo技术、平台积累和中国工业制造能力以及完备供应链共同作用的结果。

 

百度还明确,未来每2年,就能推出一代Robotaxi,依然是“能力强10倍,成本降一半”,而且还有“3年30城3000辆”的推广计划。

 

 

细究网约车平台,他们对出行的改变,其实是支付方式,核心的服务模式,并没有改变。

 

所以,有了刚才对无人共享出行成本、体验的概念,不难意识到,网约车平台、出行产业很快就会迎来剧烈的改变。

 

Robotaxi的两块试金石

 

Robotaxi商业化,有两块试金石。

 

一是成本,前装量产是必须的,改装车成本高、上量慢。

 

二是安全,去掉安全员同时,还要保证可靠性。本质是企业技术积累。

 

两个条件缺一不可。满足这两个条件,目前全球范围只有百度。

 

百度五代共享无人车Apollo Moon,硬件成本已经逼近网约车、专车,而运营成本,理论上已经胜出。安全方面,百度Apollo与Waymo的去安全员不同,单车智能+云代驾的模式更安全可靠。无论是出行服务提供商还是消费者,对他们来说更便宜更安全的Robotaxi,显然“诱惑力”巨大。

 

 

这样的里程碑,深刻意义更在于对出行产业的颠覆。

 

首先冲击网约车公司,既包括网约车公司试图利用平台发展无人驾驶的策略,也包括当下盈利的主业务。

 

其次是其他瞄准Robotaxi的企业,用技术降成本、成本再推动商业化的硬性要求,越来越迫切。毕竟自动驾驶不能一直烧钱下去,越早实现break even,才越能吸引更多“热钱”。

 

因为只有那些技术和商业化“两条腿走路”的公司,才有可能站到自动驾驶的终局。

 

百度Apollo如今把Robotaxi成本压到50万级别,对于其他选手来说,压力巨大。

 

自动驾驶竞争淘汰,随着Apollo Moon的面世,突然加速了。

 

— 完 —

 

 

贾浩楠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