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电动车公社的社长。

 

昨天,是6月的最后一天,不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能源车企,或许都在盘点时庆幸,自己成功熬过2021年这痛并快乐着的前半年。

 

但后半年的厮杀仍将继续,而有些企业却早已失去参与的机会。

 

它就是猎豹。

 

 

今年4月30日猎豹申请破产,在很多车友眼里,这是一家真正辉煌过的国有车企。也有许多狂热爱好者们,以“国产越野车性价比之王”的评价,来表达自己对猎豹的喜爱。

 

然而,随着这家企业连年没落,呼声也如雨落烛熄,渐行渐弱。


社长本以为自此以后,将再也听不到猎豹的消息,没想到今天,它带着一曲“鲸落”回来了。

 

网传猎豹汽车,宣布破产重组。

 

令人奇怪的是,传言中竟有三家大佬抢着“入伙”。对于猎豹这样一家本已破产车企,怎么竟再度引起“资本狂欢”?

 

这一切的本因,或许要在过去找寻。

 

01.  始于军工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这场枪响之后,没有赢家的战争,终是在新中国的门前点燃硝烟。而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的野心却不止于东北。欺我新中国海上力量薄弱,美军第七舰队竟敢堂而皇之地开往基隆、高雄两个港口,号称“阻止对台湾的任何进攻”。在紧张的国际局势下,我们只能紧锣密鼓地做好一切准备。

 

 

 

 

 

彼时,广州军区后勤部就于广州沙河组建了后勤部军械修理所,短短两年,修理所连升两次,终扩建成为中南军区中型修械场。

 

这便是猎豹汽车的母公司,长丰集团的前身。

 

1965年,已改名为广州第202修械厂的修理所内迁至湖南冷水滩,并再度更名为七三一九工厂。

 

 


这当然不是长丰集团的终点。

 

1984年当选厂长的李建新,带着7319浮沉与市场经济转型的大潮中。

 

 


在那个艰难与机遇并存的年代,7319工厂终于拿到了BJ212越野车图纸,并随之批量生产湘陵牌212轻型越野车。

 

这款打出长丰汽车制造品牌的越野车,不止拯救了工厂,更拯救了无数老一辈的湖南工人。

 

而深耕越野车,从此也成为长丰汽车的宿命。

 

1988年,工厂根据中央军委关于开发军队轻型越野车精神的指示,竟然全场以手工方式完成了轻型越野指挥车CJY6420A的制造。

 

 


这款代号为“猎豹”的轻型越野车不止帮长丰赢得了口碑,还成功远销海外!

 

 


彼时,猎豹这个名字初次诞生。

 

它的左肩写着军工品质,右肩扛着民族荣耀。

 

 

02. 终于选择

 

新世纪来临前,长丰汽车又积极推出“新的猎豹”CFA2030A/B。这是以对三菱帕杰罗技术进行国产化产品改造的创举,在彼时的中国还未曾有企业做到。

 

在受到民众欢迎与鼓舞后,长丰集团又迅速在2002年对此进行升级,开发出定位高端的V6-3000。

 

 

 

 


相信对猎豹品牌有所了解的人,对此绝不陌生。

 

这便是成就猎豹与长丰汽车那款至关重要的产品,猎豹黑金刚,更是让国产越野车扬眉吐气的一款车型。

 

在2009年8月,澳大利亚萨法里越野拉力赛上,黑金刚不负盛名地包揽下FIA-T1,国际组前三甲!

 

在那个中国人自己都怀疑自己可不可以的时候,猎豹率先证明了——我们可以。

 


然而悲观的是,长丰始终都是在与三菱的技术合作。那个中国汽车市场日渐丰腴的年代,三菱的心思自然不止于此,除长丰外,又东南汽车、广汽分别有交流。

 

而据报道,彼时长丰也颇有骨气,接连自研了部分车型,但显然效果并不理想。

 

与此同时,广汽借助收购实现与三菱合作后,长丰也只能悄然离场。直至2011年,长丰才拿回猎豹品牌,并与2013年正式成立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此时的猎豹,急需一场翻身仗。猎豹CS10、猎豹CS9以及猎豹Mattu等产品接连上市。

 

然而它却让最大的机会从指间溜走。

 

 

03. 巨鲸落,万物生



2014年,猎豹汽车成立的第二个年头。

 

李斌在酝酿着蔚来“服务用户”的高端逻辑,李想试图联通“车和家”的关系。尽管何小鹏还“不想造车”,却以投资人的身份,选择了小鹏汽车。

 

就连PPT造车的贾老板,都敏锐地嗅到了战机,让一众股民随着他为梦想窒息。

 

但彼时的猎豹并没有任何“作为”,甚至对于当下的成果很是满意。

 

 

 

 

 

 

2017年3月25日,猎豹汽车永州公司技改项目破土开工,随后一个月内猎豹CS9在上海国际车展隆重上市。

 

 

同年,猎豹汽车跻身全国自主品牌销量前15名。

 

这本不是一个极为骄傲的成绩,但对于专注越野车的品牌来说,已经足够傲人。

 

是以年底,猎豹汽车荆门公司便通过国家工信部现场准入审查,猎豹汽车永州公司还被党委被授予“省国有企业基层党建示范基地”。 


很多人都对猎豹的成绩感到满意,但看不见的风暴也同样酝酿着。

 

2018年,随着汽车市场日渐饱和以及国五转国六的压力下,各大车企的寒冬到来,毫无准备的猎豹也只能随之瑟瑟发抖。

 


2019年,猎豹汽车销量为33200辆,同比下降61.6%。

 

猎豹汽车只能通过调薪、卖地等方式,降低运营成本,但经销商、供货商纷纷找上门来。

 

随着猎豹一纸“停止终身免费维修”,事件发酵到极致,一度被网传已经破产。

 

 


2020年,吉利成功接手猎豹长沙工厂,预用于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制造。

 

这根曾经摆在眼前的“救命稻草”,或许猎豹到最后也没能看到。

 

 


如今,吉利已经接连推出几何、沃尔沃极星,以及全力推进的极客汽车,而猎豹却在破产重组边缘游走,真可谓是时也命也。

 

然而,随着今天网传破产重组、被三家大佬“抢夺”消息的发酵,也让我们看到了猎豹新的“生机”。

 

据媒体相关人士透露,三家分别是一家纯“有钱的投资人”、一家名气颇大的传统整车制造企业,以及一家试图进入汽车行业的造车新势力。

 

 

 


随着互联网造车热潮,想造车进场的“有钱人”不在少数。有恒大、宝能地产系,也有可能是百度、阿里这样的巨头系,但涌入新资本进行“重生”,无疑是猎豹最“自由”的选择。

 

但这背后,猎豹还将面临同样的技术困境。

 

所以,曾经有之有过“一购之缘”的吉利汽车,则以技术与底蕴优势,成为呼声最高的企业之一。毕竟吉利一贯出手是干脆利落,今日对着老朋友,想来也不必留手。

 

最后一位新势力的候选人,则以小米为首。

 

 


社长一度认为,我能不能买上高性价比的电动车,全看雷总给不给力的小米造车,迄今已经成为网传接洽车企最多的一员。

 

前段时间的宝沃,如今的猎豹。想来小米造车一日不拿到资质车厂,这些风言风语就一日不会终止。

 

而在这诸多的“争斗”中,我们依稀可以看到猎豹汽车曾经的底蕴与品牌,仍然存在。

 

是以,有人将猎豹的“陨落”,比作鲸落。一鲸落深海,万物蓬勃生。这当中,有落鲸之憾,同样也有万物之济济。

 

且与社长共看最后,谁回于灰烬之中浴火而生,成为真正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