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座舱是当前汽车和消费电子——比如手机——最为相似的一个部分,也是互联网IT巨头切入智能汽车领域一个非常重要的抓手。

 

从这个切入口,既能摆事实讲道理对比说明传统车企有多么赶不上信息时代的潮流,又能提供一个有着便捷和多样化的人机交互/人人交互手段。因此,更多的舱内传感器,更为贴合汽车运用场景的智能座舱,将会是下一波智能汽车巨头的必然选择。

 

当然,智能座舱也是一个不断发展的产品,随着自动驾驶程度的提高,智能座舱有着更多的运用场景。如果单纯把智能座舱等同于“一机多屏”,或者仅仅在功能层面的语音交互、实景导航、整车功能设置和驾驶员状态检测等等,就显得太片面了。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特斯拉的玩法。

 

一、特斯拉的智能部分迭代

在智能座舱和自动驾驶两个大系统中,特斯拉的硬件迭代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

 

如下图所示,从时间轴来看,MCU1从2012年开始推出,采用的是Nvidia Drive CX,这个是基于Tera X1的处理器;2017年推出MCU2,从Nvidia切换到了Intel的Atom E3950;而到了Model S Plaid,采用了AMD Ryzen+Navi 23 GPU。在自动驾驶领域,从第一代Autopilot的HW1的Mobileye Eye Q3,迭代到第二代的Autopilot HW2主要采用了Nvidia的Drive PX2,这里采用了一颗Parker和Pascal GPU,在一年之后加入了2颗Parker和Pascal GPU,而到了第三代特斯拉进入了芯片领域,采用了自己的FSD芯片。

 

图1 特斯拉的迭代

 

从紧迫度来看,智能驾驶这块特斯拉花费的精力更大,而座舱这块的主芯片迭代的时间大概在4年左右。在较早的文章中,已经介绍了《Model 3 信息娱乐模块MCU更新》。

 

图2 特斯拉的迭代

 

在天际汽车的一份材料中,对这个MCU2的框图做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描绘,供各位参考。

 

图3 特斯拉的MCU2的框图

 

而在现有已知的特斯拉MCU3上面,使用的是17 寸 2200x1300 分辨率超大屏幕,使用 AMD 的 NAVI 23 GPU 芯片,从逻辑上来看,这里的几路视频输出(2.7Gb/s的HBR和5.4Gb/s的HBR2)也对应Model S Plaid的仪表盘;还有一路HDMI,对应的仪表盘、中控屏和后座的显示屏。在存储方面,采用了16Gb 的GDDR6内存。也就是说,从显示的能力来看,特斯拉是想要传统的功能之外做更多的储备,而处理的核心为AMD 锐龙处理器。

 

图4 特斯拉的MCU3的GPU芯片

 

二、智能座舱支持的功能

从Model S Plaid的User Manual里面可以把车机部分和Autopilot的基本功能做一个分类,如下图所示:

 

从目前的软件功能描述来看,在这台堪比消费主机的MCU3上,游戏功能更多一些。不过可以想象,在这个平台上,除了围绕车辆为中心,更多的用车环境的生态延伸功能可以进一步被挖掘出来,这套MCU3硬件的迭代更多的还是为了将来做铺垫。

 

表1 MCU3 所支持的功能

 

表2 Model S Plaid上的Autopilot的控制功能

 


小结:

我觉得从单品车型的角度来看,信息娱乐系统和智能座舱主机的重要度,目前可以排在非常高的位置。另外,芯片这块我也在做一些系统性的统计,可能在这方面特斯拉也是最不一样的企业。

 

参考文件:

1.图3 引用自天际汽车 《未来智能汽车多屏应用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