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思汽研发布《2020-2021年自动驾驶重卡产业研究报告》,报告对当前面向高速公路场景的自动驾驶重卡产业进行了研究,包括国内外主机厂与自动驾驶方案商。

 

多家自动驾驶重卡企业谋求上市融资

高速增长的公路货运量、不断扩大的货车司机缺口,推动自动驾驶重卡站上融资风口,并加速相关产品研发与技术落地。

 

据不完全统计,最近一年(2020.8-2021.8)国内外多家自动驾驶重卡方案商总计完成至少16次融资。如,国内的智加科技和嬴彻科技在近期完成多轮次的融资,融资总额超过8亿美元。

 

自动驾驶重卡方案商融资情况

(2020.8-2021.8)

 

来源:佐思汽研《2020-2021年自动驾驶重卡产业研究报告》

 

同时,在持续亏损和高投入低产出的现状下,部分方案商开始寻求IPO上市,以谋求更多的资金。2021年4月15日,图森未来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成为全球自动驾驶领域上市第一股。而后,多家自动驾驶重卡方案商宣布将通过SPAC方式在美国上市。

 

自动驾驶重卡方案商上市情况

 

来源:佐思汽研《2020-2021年自动驾驶重卡产业研究报告》

 

激光雷达+摄像头+毫米波雷达成为主流方案

从传感器方案来看,大多数厂商采用激光雷达+摄像头+毫米波雷达融合方案,叠加高精地图和高精定位,实现重型卡车的自动驾驶。部分方案商,如Embark,针对激光雷达采取混合方案,即同时采用固态激光雷达和机械激光雷达对车辆周围环境进行全方位的深度感知。

 

落地时间上,国内与国外的主流方案商对技术落地的期望时间相对比较一致,在政策宽松的前提下,高速公路自动驾驶重卡落地时间为2023-2024年。

 

L4重卡传感器方案及落地时间

来源:佐思汽研《2020-2021年自动驾驶重卡产业研究报告》

 

自动驾驶重卡产业合作模式

除去资本入局押注自动驾驶重卡外,重卡主机厂、物流企业等纷纷涌入,抢滩登陆高速公路。

 

面向高速公路运输场景的自动驾驶重卡生态圈主要由自动驾驶重卡方案商、重卡生产商、物流运输商构成,共同推动自动驾驶重卡商业化落地。技术研发方面,方案商与重卡生产商基于前装或后装车型联合研发L4级自动驾驶重卡;商业运营方面,方案商联合物流运输商开展商业运营,对自动驾驶重卡进行实际货运测试。

 

来源:佐思汽研《2020-2021年自动驾驶重卡产业研究报告》

 

从合作关系看,自动驾驶重卡方案商多与主机厂抱团,基于明星车型合作研发基于前装或后装的L4级重卡。国外重卡企业在自动驾驶方面的研发合作,多由集团层面牵头,旗下子品牌与方案商进行技术合作。如大众传拓集团与图森未来建立全球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开发L4级自动驾驶卡车,并应用于旗下斯堪尼亚(SCANIA)、曼恩(MAN)等品牌车型。

 

来源:佐思汽研《2020-2021年自动驾驶重卡产业研究报告》

 

自动驾驶重卡发展趋势

趋势一:在中国“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指引下,自动驾驶重卡的动力形式将逐渐由柴油向以天然气、氢能为代表的低碳零碳能源渗透。

 

趋势二:列队跟驰技术进入重新审视阶段。2019年1月,戴姆勒卡车对列队跟驰技术产生分歧。其认为,经过数年数千英里的测试,发现列队跟驰的经济性效果不佳、有人驾驶固有缺陷等原因,终止列队跟驰的技术研发,全力转向L4级重卡。同时,列队跟驰的实际应用对正常交通带来何种影响,尚未在实际道路测试中得到验证。

 

短期内,自动驾驶重卡在中国商业环境下进行大规模商业落地存在一定壁垒。

 

L4级自动驾驶重卡发展的目标就是拿掉司机,让车辆无需在人类司机的监督下完成物流的运输配送。其最直接的客户是京东、顺丰、三通一达等自营车队物流企业,此类企业对自动驾驶重卡降低TCO(全生命周期成本)方面抱有较大期望,市场规模较大。

 

而根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显示,中国货车司机个体经营仍然较为普遍,仅有17%的货车司机驾驶的车辆属于受雇企业或车队所有,83%的货车司机所驾驶车辆是自有车辆。自动驾驶重卡在国内遍地开花,仍有较长的路要走。

 

《2020-2021年自动驾驶重卡产业研究报告》目录

 

01、自动驾驶重卡产业综述

1.1 自动驾驶重卡综述

1.1.1 卡车分类

1.1.2 自动驾驶重卡的必要性

1.1.3 自动驾驶重卡自动驾驶技术的优势

1.1.4 自动驾驶重卡企业发展现状

1.1.5 自动驾驶重卡等级分类

1.1.6 自动驾驶重卡不同等级的功能特征

1.2 卡车自动驾驶技术

1.2.1 自动驾驶卡车典型应用场景及技术

1.2.2 自动驾驶重卡典型应用场景技术解决方案

1.2.3 自动驾驶重卡需用的关键技术

1.2.4 自动驾驶重卡参考架构

1.2.5 自动驾驶重卡演进路线

1.3 商用车自动驾驶与法规

1.3.1 国外主要国家自动驾驶重卡相关政策

1.3.2 中国自动驾驶重卡相关国家政策

1.3.3 中国自动驾驶重卡测试地方政策

1.3.4 中国自动驾驶卡车发展路线图

1.3.5 中国自动驾驶重卡测试牌照申请情况

1.4 商用车自动驾驶的挑战和配套设施

1.4.1 商用车自动驾驶面临的挑战

1.4.2 挑战:行业、司机和公众对自动驾驶商用车的接受度

1.4.3 自动驾驶卡车面临挑战和影响

1.4.4 自动驾驶对卡车行业利益相关者的影响

1.4.5 自动驾驶商用车需要相关基础设施的支持

1.4.6 自动驾驶相关基础设施(道路)的分级

1.5 卡车自动驾驶市场规模预测

1.5.1 全球自动驾驶卡车市场规模预测

1.5.2 自动驾驶卡车市场规模预测

 

02、商用车列队跟驰

2.1卡车列队跟驰概述

2.1.1 卡车列队跟驰关键部件及作用

2.1.2 卡车列队跟驰技术发展过程

2.1.3 卡车列队跟驰的价值

2.1.4 卡车列队跟驰测试油耗节省情况

2.1.5 全球卡车列队跟驰发展现状

2.1.6 2018-2020全球卡车列队跟驰项目

2.1.7 部分卡车列队跟驰项目对比

2.1.8 卡车列队跟驰发展历程

2.1.9 卡车列队跟驰专利分析

2.2 欧洲卡车列队跟驰发展现状

2.2.1 欧洲卡车列队跟驰代表项目

2.2.2 欧洲卡车列队跟驰发展路线图

2.2.3 欧洲卡车列队跟驰挑战赛ETPC

2.2.4 Aurora Borealis 项目

2.2.5 德国卡车列队跟驰测试

2.2.6 欧洲列队跟驰分级

2.3 美国卡车列队跟驰发展现状

2.3.1 美国卡车列队跟驰概况

2.3.2 美国卡车列队跟驰项目

2.3.3 美国卡车列队跟驰测试

2.3.4 美国各州列队跟驰法规允许情况

2.4 日本卡车列队跟驰发展现状

2.4.1 日本卡车列队跟驰参与者

2.4.2 日本卡车列队跟驰发展路线

2.4.3 日本卡车列队跟驰项目

2.4.4 日本卡车列队跟驰介绍

2.4.5 日本卡车列队跟驰方案

2.5 中国卡车列队跟驰发展现状

2.5.1 2018年中国卡车列队跟驰代表项目

2.5.2 菜鸟无人驾驶卡车列队跟驰技术方案

2.5.3 中国首次大规模商用车列队跟驰标准公开验证试验

2.5.4 京礼高速车路协同自动驾驶列队跟驰演示

2.6 韩国卡车列队跟驰发展现状

2.6.1 韩国卡车列队跟驰项目简介

2.6.2 韩国卡车列队跟驰测试

 

03、国外自动驾驶重卡方案供应商

3.1 Embark

3.1.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动态

3.1.2 自动驾驶方案

3.1.3 自动驾驶产品布局

3.1.4 商业模式

3.2 Aurora

3.2.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动态

3.2.2 自动驾驶方案

3.2.3 商业模式

3.2.4 自动驾驶测试

3.3 Waymo

3.3.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动态

3.3.2 自动驾驶方案

3.3.3 商业模式

3.3.4 自动驾驶测试

3.4 Kodiak Robotics

3.4.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动态

3.4.2 自动驾驶方案

3.4.3 商业模式

3.4.4 自动驾驶测试

3.5 Einride

3.5.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动态

3.5.2 自动驾驶产品

3.5.3 自动驾驶方案

3.5.4 商业模式

3.5.5 自动驾驶测试

3.6  国外方案商总结

 

04、国内自动驾驶重卡方案供应商

4.1 希迪智驾:高速+港口+矿区

4.1.1 公司介绍

4.1.2 产品介绍:自动驾驶重卡、自动驾驶矿卡、车路协同

4.1.3 自动驾驶方案

4.1.4 测试运营

4.1.5 合作伙伴

4.1.6 融资历程及近期事件

4.2 图森未来:高速+港口

4.2.1 公司介绍

4.2.2 经营规模

4.2.3 发展规划

4.2.4 公司业务

4.2.5 自动驾驶方案及供应商

4.2.6 自动驾驶技术优势

4.2.7 测试运营

4.2.8 合作伙伴

4.2.9 公司动态

4.3 主线科技:港口+高速

4.3.1 公司简介

4.3.2 发展战略

4.3.3 公司业务

4.3.4 自动驾驶方案

4.3.5 自动驾驶测试

4.3.6 公司动态

4.4 智加科技:高速

4.4.1 公司介绍

4.4.2 发展历程

4.4.3 商业模式

4.4.4 自动驾驶发展规划

4.4.5 自动驾驶方案

4.4.6 测试运营

4.4.7 合作伙伴

4.4.8 融资历程及近期事件

4.5 嬴彻科技:高速

4.5.1 公司简介

4.5.2 自动驾驶方案

4.5.3 合作伙伴

4.5.4 融资历程及近期事件

4.6 宏景智驾:高速

4.6.1 公司简介

4.6.2 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4.6.3 融资历程及近期事件

4.7 小马智行

4.7.1 公司简介

4.7.2 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4.7.3 自动驾驶测试

4.7.4 融资历程及近期事件

4.8  国内方案商总结

 

05、国外主机厂自动驾驶重卡布局

5.1 斯堪尼亚

5.1.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动态

5.1.2 自动驾驶方案

5.2 曼恩

5.2.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动态

5.2.2 自动驾驶方案

5.2.3 自动驾驶测试与运营

5.3 沃尔沃

5.3.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动态

5.3.2 自动驾驶落地规划

5.3.3 自动驾驶商业模式

5.3.4 自动驾驶方案

5.3.5 自动驾驶运营与测试

5.4 戴姆勒

5.4.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动态

5.4.2 自动驾驶布局

5.4.3 自动驾驶方案

5.4.4 自动驾驶测试

5.5 帕卡

5.5.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动态

5.5.2 自动驾驶方案

5.5.3 PACCAR卡车自动驾驶技术合作情况

5.6 日野

5.6.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动态

5.6.2 日野卡车自动驾驶路线和卡车列队跟驰发展规划

5.6.3 日野自动驾驶测试

5.7  国外主机厂总结

 

06、国内主机厂自动驾驶重卡布局

6.1 福田汽车

6.1.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布局

6.1.2 自动驾驶方案

6.1.3 福田汽车自动驾驶发展动态

6.2 东风商用车

6.2.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布局

6.2.2 自动驾驶方案:无人驾驶卡车

6.2.3 自动驾驶测试:列队跟驰

6.2.4 自动驾驶动态

6.3 中国重汽

6.3.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发展历程

6.3.2 自动驾驶方案

6.4 一汽解放

6.4.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布局

6.4.2 自动驾驶方案

6.4.3 自动驾驶测试

6.4.4 自动驾驶动态

6.5 上汽红岩

6.5.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布局

6.5.2 自动驾驶方案

6.5.3 自动驾驶测试

6.5.4 自动驾驶动态

6.6 北奔重汽

6.6.1 北奔简介及自动驾驶布局

6.6.2 自动驾驶方案

6.7 陕汽

6.7.1 公司介绍及自动驾驶布局

6.7.2 自动驾驶方案

6.8  国内主机厂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