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汽车产业朝着智能化、网联化、电动化、共享化的“新四化”趋势不断深入发展的同时,汽车电子电气系统的复杂度与集成度不断提高,新的功能越来越多地触及到系统安全工程领域。安全是智能网联汽车持续健康发展的前提。

 

智能网联汽车安全体系的内涵和外延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功能安全、预期功能安全和信息安全构成了智能网联,特别是自动驾驶体系的安全要素。功能安全的融入是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客观要求。功能安全在自动驾驶系统的全生命周期中起着指引、规范、控制的作用。明确的功能安全要求、技术方案和规范的功能安全开发流程可以降低和避免来自系统性失效和随机硬件失效的风险。系统在运行过程中出现故障时,也依赖于功能安全机制确保系统进入安全状态。

 

自动驾驶技术不断发展,车载智能计算平台是 L3 及以上自动驾驶的必要解决方案,也是汽车新型电子电气架构的核心。其包含异构处理芯片、模组、接口等硬件以及车控操作系统、应用软件等软件,处理海量多源异构数据,是用于实现全部或部分动态驾驶任务和(或) 执行动态驾驶任务接管功能的软硬件一体化平台。

 

国内外企业如英伟达、特斯拉、华为、中兴、地平线、百度、恒润等纷纷推出高性能产 品。随着自动驾驶等级的提升,汽车的环境感知、决策权和控制权逐步实现由驾驶员为主体向自动驾驶系统为主体的过渡,智能网联汽车的安全风险急剧增加。车载智能计算平台的功能安全重要性日益凸显。

 

车载智能计算平台及关键零部件的开发和集成验证强化了对安全相 关系统开发流程的需求。整车企业和零部件供应商重视功能安全的研 究和实施,重新赋能技术人员,组织架构或随之调整。车载智能计算平台的功能安全目前尚未形成行业共识。功能安全 在 ADAS(Advanced Driver Assistance System,高级驾驶辅助系统) 领域的实践已形成一定的共识,并主要由 Tier 1(汽车零部件一级供 应商)巨头企业主导。

 

当前对于整车企业、零部件供应商以及自动驾 驶解决方案提供商,功能安全在 L3 及以上自动驾驶领域的具体实践 仍在探索推进,行业共识尚未形成,影响了车载智能计算平台产品功 能安全开发以及上车应用。联合行业优势资源共同研究车载智能计算平台的功能安全,可以 为我国车载智能计算平台的技术创新、标准研制、试验验证、应用实 践、产业生态构建等提供指导,促进行业上下游达成共识,加速汽车产业和电子产业的融合,推动车载智能计算平台的持续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