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的人越来越多了,之前是个香饽饽,当拿到offer的当天,自己激动的一整晚都没睡着觉,可现在却发现,现实与想象还是有一定的距离的。”在与一位入职某合资汽车品牌的朋友聊天时,他的语言中完全没有刚毕业时的意气风发,“在刚毕业的时候,工资的优势性让自己感觉前途无量,且汽车工程师的职业与在主机厂工作的背景,也让家里人在与邻居闲聊时成为了聊天的资本,本以为这份工作会成为自己未来生活的支撑,但现在发现这个状态或许即将发生改变。

 

现在合资汽车品牌工程师的离职现象越来越高,包括日系、德系、美系等在内的合资汽车品牌,甚至很多豪华汽车品牌,都越来越频繁地出现80末、90初员工离职的现象,房地产、保险及快销行业,成为这些年轻员工考虑的几个就业方向,其中自主汽车品牌成为很多合资汽车品牌的年轻工程师离职后的首选。

 

合资汽车品牌的主机厂越来越内卷了,放在之前,合资汽车品牌成为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的首选,稳定是首要原因,其中工资基数高、企业文化深厚、升职渠道规范是很多年轻人选择合资汽车品牌的原因之一,但是进入公司几年后,职业心态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同学聚会时,聊的最多的就是“有没有新的机会”。随着新能源汽车政策的不断完善,燃油车市场占有率的下滑,合资汽车品牌与自主汽车品牌的竞争越发明显,合资汽车品牌的市占率已经连续5年持续新低,而自主汽车品牌却越战越猛,很多头部的自主汽车品牌已经可以与合资汽车品牌博上一搏。合资汽车品牌企业经过长远的发展,在很多模式上远不如自主汽车品牌公司懂得变通,在新能源、自动驾驶、智能座舱方面的布局普遍落后,作为消费者的年轻人,在购车选择上也越来越倾向于功能全面、体验感强的自主汽车品牌,作为80末、90初的年轻工程师,也正是这一部分的主要消费群体,在汽车未来的发展趋势上,他们有绝对的话语权。

 

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家合资汽车品牌,上汽大众在销量上一直处于榜首,2016年~2019年,上汽大众连续4年销量突破200万台,但是这种局面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上汽大众的销量同比下滑24.79%,全年完成销量150.55万辆,而作为自主汽车品牌的吉利汽车,销量达到了132.02万辆,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可以与上汽大众坐在一个桌子上了。也许在5年之内,自主汽车品牌与合资汽车品牌的角色会实现反转,或许这一现象会更快地发生。

 

作为头部合资汽车品牌的上汽大众,也逃不过越来越频繁的年轻员工离职的现象,据传,上汽大众的研发部门离职率已经超过30%左右,而很多合资汽车品牌的公司中,研究现在汽车行业内比较火热的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的部门,离职率已经达到了50%左右,有些团队,还会出现领导直接带着下属进行跳槽的情况,对于自动驾驶这些部门,入职半年就已经算得上是老员工了,很多的前辈都跳槽离职了。

 

“干了多年,工资的收入涨幅非常少,尤其是最近几年,工资基本上没有涨,反而还出现了下跌的情况,而自己的同学,在经过几年的工作后,工资已经和我差不多了,而且很多都做到了管理层,而在合资汽车品牌的这几年,晋升的希望基本上很小,主要是因为合资汽车品牌的公司架构已经非常完善,上下级、前后辈的等级观念较重,很多排名更加靠前的储备没有升迁之前基本上不会有我的机会。”朋友在分析为什么很多合资汽车品牌离职率高的原因时,说出了这样的话。很多进入合资汽车品牌的年轻人,在工作几年后发现自己升职无望,便果断选择了跳槽到自主汽车品牌或其他行业,这也是现在很多年轻员工选择离职的主要原因之一。

 

“选择离职再择业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我在合资汽车品牌的工作主要是研究燃油车,而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出现,燃油车市场已经远不如从前。2014年,燃油车还是“香饽饽”,但到现在燃油车却向着夕阳产业发展。”对于离职后的再就业,很多年轻员工有自己的想法,有些人会直接选择从事其他的行业,作为在合资汽车品牌做一颗“螺丝钉”的年轻员工,再就业时完全没有优势。如果再去选择汽车工程师的工作,用人单位会问一些之前做过的工作,但是很多年轻员工,在工作的这几年里,都是做的国产化工作,或者是直接和供应商共同完成相关工作,根本接触不到核心技术,在面试时要打动面试官很难。

 

“有一个朋友工作没几年就跳槽到一家刚成立不久的自动驾驶公司,当时认为他的选择很傻,经过多层面试,终于在合资汽车品牌拿到了工作的机会,却忽然抛弃稳定的工作,在当时是完全想不到的。在稳定的合资汽车品牌公司工作,远比去风险更大的初创公司靠谱的多,当时他的决定,在我们眼中完全是头脑一热的选择。而现在却很羡慕当时他的‘头脑一热’,更多的是佩服他的前瞻性。”

 

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的提出,让汽车赛道多出了很多的选择,很多互联网企业和自主汽车品牌,在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上的投入远比合资汽车品牌多得多,在新技术的尝试上也大胆的多,因此现在很多的自主汽车品牌在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的赛道上远超合资汽车品牌。
 

 

虽然现在合资汽车品牌的销量依旧占据大半的江山,但是在未来,随着更多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技术的提出,这种优势会越来越低,虽然合资汽车品牌也在着力于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的研发,但多年来的品牌文化发展,让很多新技术很难直接应用到实车上,不得不承认,合资汽车品牌在电动化和智能化的发展趋势上已经掉队。

 

“作为研究燃油车的汽车工程师来说,离职后选择自动驾驶相关岗位的可能性比较低,一方面是技术上的跨界让自己很难适应,另一方面这些岗位被很年轻人占据着,完全没有机会,很多人会选择去找一些自动驾驶相关的课程给自己充电,等到机会到了,便会选择跳槽,而现在很多的自动驾驶相关的课程培训系统性不足,即便去报名学习了,也很难达到工作的要求,因此如果想要跳槽到自动驾驶、智能座舱岗位,一定要选择好的培训课程。”很多汽车工程师跳槽后还是希望能从事本行业的,选择其他行业,一方面是由于薪资较高,另一方面就是因为技术储备不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