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筑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太阳从哪里下山,就往哪里打。

 

作为成吉思汗的崇拜者,鸿海创始人郭台铭曾经一个人奔赴蒙古草原,向成吉思汗的后人们求取成功的真经。寻得一代天骄的子孙们,他才明白攻城略地最朴素的思路,是循着自然规律,朝着太阳下山的方向征伐四方。

 

回到台湾,大彻大悟的郭台铭开始日夜兼程,追逐他心中的太阳。暮年时期的郭台铭突然意识到,富士康母公司鸿海必须摆脱对苹果代工的依赖,适时开辟第二战场,利用造车的新机遇,为公司的基业长青做好战略和战术上的准备。

 

直到其71岁生日这天,郭台铭追逐太阳的光辉历程,才算划上了一个较为圆满的句号。

 

鸿海的科技日选择在郭台铭生日当天举行,高调发布了Model C、Model E和Model T三款电动车。郭台铭亲自驾驶着旗舰轿车Model E走向舞台的中央,时而激动地向观众席挥舞着双手,时而笑容满面地向媒体竖起大拇指,称其为71岁生日最好的礼物。

 

 

这时候,没人关心拜腾的落寞。

 

此前就有内部人士爆料,富士康与拜腾的电动汽车合作项目已被搁置,主要原因是后者的财务状况正不断恶化。从富士康一口气官宣三款重磅新车、且反复强调这些车型均由富士康自主研发的阵势看,失去利用价值的拜腾,极有可能再次沦落为被遗忘的弃子。

 

01、牵手半年,走向破裂

 

一切恍如昨日。

 

今年1月,拜腾与富士康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富士康宣布将会为拜腾汽车提供制造工艺、运营管理经验和产业链资源,共同推进拜腾旗下首款车型M-Byte的量产工作。根据彼时的计划,新车最快将在2022年第一季度实现量产。

 

这是拜腾祭出的最新一张牌。

 

对于风雨飘摇的拜腾,这也是当下最重要的一张牌。在经历了2020年的至暗时刻,拜腾太需要给外界一颗“定心丸”了,这家造车新势力从大面积欠薪、工厂关停乃至创始人离职的漩涡中艰难走出,它需要以新的姿态告诉大家,自己还活着,造车的项目也还有逆袭的机会。

 

但没料到,富士康变卦了。

 

有知情人士此前向《日本经济新闻》透露,其实拜腾和富士康的合作早在协议签署的六个月后就停止了,而富士康也已将造车的重点转向其它更有潜力的项目上。例如,已经与泰国石油和天然气公司PTT成立了合资企业协议,以生产电动汽车,未来年产能将实现15万辆。

 

另一位内部人士则回应称,拜腾造车尚未正式终止,但想要顺利推进有极大的挑战性——

 

富士康的部分员工目前仍然驻扎在拜腾工厂,但基本处于半休息状态,这些员工可以随时收拾东西,并在项目宣告终止时为离开做好准备。参与该项目的大部分高层也已经陆续撤离拜腾,这家精明的台湾的代工厂已不愿再为拜腾花费更多精力和财力了。

 

 

富士康,又“薄情”了一次。

 

实际上,自双方步入合作阶段,造车项目因外部因素按下暂停键的消息就多次见诸报端。 

 

虽然富士康在造车的赛道上一直以“投机者”的形象示人,一旦嗅到风险,就立刻悬崖勒马拍屁股走人,但如若与拜腾的合作走向终结,这锅,还真不能让富士康一个人背。

 

为什么这么说?

 

当下的拜腾正陷入尴尬的债务危机,前段时间若不是富士康愿意为其投钱,积重难返的拜腾早已命悬一线。更重要的是,拜腾身后又有复杂的股权结构和利益牵扯,部分事物还涉及地方政府,项目推进的阻力,实则远高于富士康此前的预期。

 

再次回到业界视野,拜腾依旧一地鸡毛。新能源的万亿级赛道依旧星辰大海,产业变革的序幕似乎才刚刚被拉开,但这一切似乎已经和昔日风光的拜腾没什么关系了,特别是富士康造车日渐独立、且产品和平台思路日渐清晰之后。

 

对于四处“撩人”的富士康来说,无非是换一个联姻的合作对象而已,但对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拜腾而言,无异于举步维艰的雪上加霜。

 

02、一汽,难解生死棋局

 

要从一则旧闻说起。

 

彭博社最先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富士康与拜腾汽车的合作或将生变,主要阻碍则来自拜腾最大股东之一的中国一汽。原一汽资本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南京盛腾董事张影已被任命为拜腾汽车的最新董事长,接管了该公司的管理控制权。

 

富士康内部人士也透露,伴随着一汽按下“重组”拜腾的开始键,那时候的富士康正已发现势头不对,陆续撤出此前进驻拜腾的相关人员,而其派驻南京工厂的部分项目员工也已经被陆续撤走。

 

这样的新闻,作为当事人的拜腾和富士康都选择三缄其口,不愿意对项目破裂的传闻予以评价。但是在富士康的大本营台湾地区,其发言人的一份声明却让业界值得玩味——

“与拜腾的后续合作进展,尚待拜腾内部重组完成之后,才能最终确定。”

 

这时候,拜腾依旧在演戏。消息一出,该公司发言人并没有提及董事会的变动,依旧强调正积极推进首款电动车的量产工作。

 

可实际上,已有国内媒体在6月初爆料,拜腾的新股东富士康正在考虑撤资,引发了业界对双方合作生变的猜测,种种消息表明,经过了半年的合作试水,似乎身为大股东的一汽集团又在拜腾重组一事上特别强势,并最终考虑让富士康退出,这又让拜腾明年初大规模量产的目标产生更多不确定性。

 

对于深陷资金链与停产危机的拜腾来说,富士康的“橄榄枝”就是彼时熬过低谷期的救命稻草,但是从当下的情况看,大股东一汽极有可能在主导拜腾重组的过程中更加强势,有业内人士分析,其野心,是实现此前入股拜腾时将其纳入红旗品牌旗下电动版图的构想。

 

拜腾,不排除再次停产的危机。

 

毕竟,如若没有富士康的支持,这家岌岌可危的造车新势力很难在明年交付首款电动汽车M-Byte。

 

 

此前已有人发现,拜腾关联公司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被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申请强制清算与破产,经办法院为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对于负面不断的拜腾汽车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03、难逃“弃子”宿命

 

这是一次不对等的合作。

 

对富士康来说,牵手拜腾只是其入局造车的一个选择,即使狠下心来与对方决裂,项目的终止对其财务影响其实很小。

 

消息人士透露,自今年1月份两家公司签署协议以来,富士康一直向拜腾方面派驻员工,并投入行政和生产资源,但是在6月底左右暂停项目推进以前,这家精明的台湾公司尚未大规模购买造车所需的生产设备。

 

"如果到最后项目取消,财务损失对于富士康是非常微不足道的,因为该公司尚未投入大量资金。"

 

富士康的鸡蛋,没有全放在拜腾这里。

 

伴随着与拜腾的项目陷入僵局,富士康已将重点转向其他电动汽车项目。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该公司与汽车制造商、软件开发商和零部件供应商建立了十余个技术开发伙伴关系和供应协议——

 

其中,就包括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和标致雪铁龙合并新实体Stellantis成立的合资企业、联合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Fisker共同开发电动汽车,与泰国国家能源公司(PTT)建立合作关系,染指造车以后,其实富士康一直没有闲着。

 

反观拜腾,依靠富士康打一场触底反弹的翻身仗,解决眼下的资金链困局,或许成了那时候的唯一选择。

 

拜腾缺钱,而富士康不缺钱。但问题是,富士康有自己的小算盘,还给自己留好了多条退路,要让这家精于算计的代工“血汗工厂”交出口袋里的真金白银,哪有那么容易。

 

根据彭博社此前的消息,富士康此前拟向已陷入停摆的拜腾投资2亿美元,但这笔救命钱究竟到账了多少,又是以什么方式实现了各自的利益交换,外界至今不得而知。

 

烧钱筑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拜腾的困局,在于资金链已经断裂,但新车迟迟未实现量产,遑论通过新车交付来为自己的现金流输血。但是,拜腾缺钱,但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家高调的造车新势力似乎从未缺钱而烦恼——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7年成立以来,拜腾共进行过4轮融资,总金额约84亿元,且创业初期还有来自宝马、福特、英菲尼迪和苹果的人才与管理团队,这样的豪华阵容却将一副好牌达到稀烂。

 

最让业界匪夷所思的是,拜腾至今可是连一辆量产车型都没有造出来,岂不荒谬?

 

黑夜漫长,但一切都是因果。

 

 

微信号|汽车公社 C次元

作者: 北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