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晚间,小米汽车发布公告,其股权激励计划已经得到股东特别大会的批准,未来上限达到10亿股的股份将会被用于内部员工的激励项目中,以此来鼓励人才团队为公司长期价值进行努力。对于首期投入100亿人民币,而十年内计划投入100亿美元的小米汽车来说,股权激励成为其吸引国内外顶尖人才加盟小米汽车的重要筹码。

 

无独有偶,无论是新势力中的蔚来、小鹏、理想,还是传统车企中的上汽、吉利、长城、广汽等,都有自己员工的股权激励计划。曾经在互联网企业中较为盛行的工资加股权的薪酬模式,如今也正在国内车企中纷纷涌现。

 

 

股权激励,一举两得

 

从厂家角度来说,将股权作为工资包的一部分,一方面能够一定程度上降低自己每个月需要固定支出的工资负担,对于很多尚未实现盈利的新势力车企来说,这部分成本本身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另外一方面,通过股权激励的方法,由于股权的行权往往都有一段不短的时间,因此不仅可以降低核心员工的流失率,同时也可以增强员工的企业主人翁精神,让其能够更好地为企业服务。

 

汽车企业内部流程非常复杂,尤其是对于很多新势力车企来说,在初期内部职能建设尚不完善的情况下,通过股权激励能够有效激发出员工的主人翁精神,让他们更加愿意主动来担当,推动企业的持续发展。所以说,股权激励对于很多企业,尤其是对于很多新兴企业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一种内部激励措施。其实在2010年左右的那段时间内,像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一汽大众等传统车企,都会给出每月双薪,甚至三薪的薪酬,来鼓励内部员工鼓足干劲,为企业销量创新高而努力。所以股权激励,可以视为双薪、三薪计划的升级版,让员工从一个打工者,变成公司的股东。

 

股权激励到底美不美?

 

像蔚小理,在彼时没有上市前,公司给到员工股权购买的价格往往较低,甚至是无偿转让;后期上市之后,持股员工在满足一定条件的前提下,通过行权之后就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尤其是2020年在北美上市的蔚小理伴随着美联储的量化宽松,在美国股价迎来新高,因此彼时持有公司股权的员工,的确是赚得盆满钵满,甚至不少员工借着那波上涨,实现了财富自由。而上文所提到的小米汽车以及没有提到的集度、高合等品牌,只要将来IPO上市成功,这些股票就能在二级市场上流动,成为员工重要的收入。

 

对上汽、长城、广汽、吉利这种已经在主板上市的企业来说,其股权激励计划就是实打实的奖励。这些企业更多还是希望使用股权激励的手段,防止高管以及核心员工被不断涌现的新势力车企挖墙脚。在公司内部高管岗位数量有限的情况下,通过股权这种奖励模式将员工收入和公司效益挂钩,是管理层最为乐见的一种方式。但传统车企往往规模已经很大,因此这些股权激励,更多还是由占员工比例相对较少的高管以及核心员工所瓜分。对于广大中低层员工来说,这种股权激励往往不具备普惠性。

 

对于股权激励的冷思考

 

不过我们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普通的员工来说,股权只有在能够交易时才有价值。当前企业上市成功的难度正在不断增加。之前蔚小理选择上市的美国证券市场,其门槛比国内上市门槛要低很多,更何况在美国还有特斯拉作为一个估值的锚供投资人参考。如今随着中美两国竞争,尤其是高科技领域的竞争日渐激烈,国内企业在美国上市的路基本已经被堵死。但在国内不要说主板,即便是科创板也是困难重重。之前吉利和威马冲击科创板失利,就是前车之鉴。

 

所以未来国内那些新势力造车企业想要IPO成功的难度正在不断增大,这也就意味着这些公司员工手中股权折现的难度也在不断提高,这是那些选择现金+股权这种薪资结构的打工人需要考虑的现状。

 

这几年,蔚小理、小米、集度这些车企势头喜人,成为国内一众新势力车企中的代表企业。但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些企业的成功,意味着更多新势力车企在没有出车之前就已经倒下了。以曾经红极一时的乐视汽车来说,彼时的股权恐怕再难折现。

 

国内绝大多数岗位的工资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尤其是在大批传统车企工程师加盟新势力车企的情况下,人精一样的HR对于每个职级和工作年限的员工的工资,心理都跟明镜一样。因此在适当涨幅之外,股权成为他们手中最大的筹码。但是正如上文所说,股权永远是纸面上的财富,只有真正落袋为安,才是自己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