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苏   鹏

编辑 | 李欢欢

 

4月30日,宁德时代对外披露了2022年一季报,不出所料,业绩远低于市场预期。

 

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宁德时代实现营业收入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净利润14.93亿元,同比下降23.62%。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的扣非净利润为9.77亿元,同比下降41.57%,几乎腰斩。

 

对于净利润严重下滑,宁德时代解释称“部分上游材料价格快速上涨导致”。

 

从2021年以来,动力电池装机量需求大幅增长,带动了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飞涨。与去年同期相比,电池级碳酸锂的市场报价上涨近10倍,动力电池原材料镍、钴的价格的同期涨幅也接近一倍。

 

下游需求旺盛叠加原材料疯狂涨价,动力电池价格也水涨船高,但奇怪的是,电池厂商普遍苦不堪言,均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窘境。

 

官方发布的财报显示,国轩高科今年一季度营收39.16亿元,同比增长203.14%,净利润为3220万元,同比下降32.79%;亿纬锂能一季度营业收入达67.34亿元,同比增长127.69%,净利润5.21亿元,同样同比减少19.43%;同期欣旺达营收106.21亿元,同比上升35.11%,净利润9492.32万元,同比下降26.13%。

 

“主要客户都谈的差不多了,海外客户基本上都是和金属价格联动,国内客户也差不多。”在一季度业绩解读会上,不堪负重的宁德时代透露二季度公司产品将涨价。

 

所以,钱都让谁赚了?

 

Q2或再迎电池涨价潮

 

“没想到碳酸锂能从3万/吨涨到50万/吨,以前觉得涨20%-30%(就不得了了),没想到涨了20倍!”电话会上,宁德时代相关高管对投资者大倒苦水,吐槽碳酸锂等部分原材料的涨价幅度远超此前预期。“目前主要是锂价格上涨。”SMM电池材料咨询顾问李明向未来汽车日报表示。

 

与钴、镍等材料不同,锂在动力电池的制造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无论是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电池还是固态电池、石墨烯电池,锂均是必备元素。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统计新能源汽车交强险口径数据显示,2022年Q1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销售104.4万辆,同比增长136%;动力电池装机量约46.87GWh,同比增长140%。

 

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与动力电池装机量双双提升,市场上的锂元素变得不够用了。于是,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再度走高。根据上海有色金属网数据显示,2021年初,碳酸锂的价格还不足5万元/吨,今年年初涨到25万元/吨左右,到3月已经涨到50万元/吨。中国电池工业协会专职副理事长王敬忠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生产动力电池所需的钴、镍、锂等矿产资源趋紧的走势越来越明显,且对外依赖较高存在供应链安全风险。

 

动力电池企业严重承压,业绩表现两极分化,营收虽然大增,净利润却大幅下滑。以宁德时代为例,今年第一季度,宁德时代在国内市场市占率超过50%,营收大涨153.97%,净利润降幅却超过20%。与此同时,宁德时代销售毛利率也出现严重下滑,从去年同期的27.28%下滑到14.48%,接近折半。

 

不堪负重的宁德时代不得不将压力转嫁给车企。“现在供应链原材料的价格涨幅实在是太巨大了,公司不得不和客户共同协商,怎么应对压力,主要客户都谈得不错,客户非常理解和支持。”宁德时代高管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

 

针对不同的客户,宁德时代的谈判条件也不同,比如部分客户向宁德时代支付了较多的预付款,或者投资了生产线,宁德时代也会投桃报李,“涨幅就小”,尽量做到公平。

 

宁德时代将涨价时间节点定于今年的第二季度,这或许将掀起新一轮动力电池的涨价潮。“其实友商都在等着我们提价,这样他们好跟进。”宁德时代高管透露。

 

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也在接受未来汽车日报采访时表示,今年一季度原材料价格涨得更快,但公司当时并没有迅速涨价。不过,随着形势变化,公司积极地和主要客户进行价格讨论,已经达成了共识。

 

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炒锂户”

 

同处一个链条,电池企业“白忙活”,原材料供应商的日子却截然相反。

 

天齐锂业年报显示,2021年实现营业收入76.63亿元,同比增长136.56%,净利润为20.79亿元,一年前,天齐锂业还处于亏损状态,亏18.34亿元。到了今年第一季度,业绩增长更加迅猛。1-3月,天齐锂业实现营业收入52.57亿元,同比增长481.41%;净利润33.28亿元,同比暴涨1442.65%。

 

赣锋锂业2022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3.65亿元,同比增长233.91%;实现归母净利润35.25亿元,同比大涨640.41%。

 

业绩大涨,两家公司均将其归功于动力电池原材料产销两旺以及出货价格上涨。

 

未来汽车日报统计数据发现,赣锋锂业收购了无锡新能锂业、国际锂业爱尔兰公司、美洲锂业等近20家公司的股权,锂矿资源不愁。天齐锂业也能实现100%自给自足的锂矿供应。

 

某动力电池原材料加工企业负责人赵蔚向未来汽车日报证实,目前电池原材料最上游的矿山资源确实被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等几家公司掌控,并且由于供需严重失衡,原材料协议价格的确居高不下。

 

家里有矿,金银不愁。两家公司财报显示,2021年和2022年第一季度,天齐锂业毛利率分别为61.97%、85.28%;而赣锋锂业毛利率则为39.81%、66.65%。不过,赵蔚也表示,“在动力电池供应链条中,还有其它因素在影响价格。”赵蔚解释称,动力电池产业链包含上游矿产资源(如天齐锂业、赣锋锂业,负责资源输出),中游锂电设备板块(负责材料加工,加工正/负级动力电池材料)和下游制造商(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将正/负级材料整合为电池)。

 

电池产业链本已供需失衡,身处中游的企业又将“不平衡”进一步放大。赵蔚表示,“在业内,某资源的需求量为50,但供应量却为40,按照行业规则,上游企业会将该资源的价格上涨20%以上((需求量-供应量)/需求量)。但中游企业会进行种种操作,该资源的价格便会上涨数倍。”但在中游加工商看来,所谓的“种种操作”其实合情合理。

 

某动力电池正极材料加工企业负责人方芳告诉未来汽车日报,“一方面原材料采购价变高了,另一方面由于下游需求旺盛,工厂每天都是满产状态,生产线、人工成本也会产生额外支出。”动力电池正极材料的出货价格与原材料的购入价、生产线折旧费用和人工成本费用直接挂钩。

 

“以原材料的购入价为标准,我们会相应调整正极材料的出货价。”不过,调整的幅度到底如何界定,方芳并未透露。定价权掌握在上游企业手里,议价权则被中游企业牢牢掌控。方芳解释称,“中游企业就像一根纽带,向上将上游企业的原材料引入并进行加工,向下负责将加工好的原材料供应给动力电池制造商。上、下游均无法避开中游的原材料加工商,所以议价权属于中游企业。”真正令车企和电池厂商头疼的,是活跃在产业链上的二级代理商,这些代理商摇身一变“炒锂玩家”,借机哄抬物价。“原材料供应商通常要对接数十家客户,他们会选择代理销售模式分摊销售压力,动力电池的采购部门则主要与这些代理商交易。”某动力电池企业采购部门员工赵建告诉未来汽车日报。“他们(二级代理商)会囤积1-3个月的货,等到物价飞涨时小批量放货,刻意营造一种供不应求的局面。”赵建透露。

 

蔚来董事长、CEO李斌曾在2021年财报电话会表示:我们对上游材料从矿产开始到各个环节,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调查,总体上认为碳酸锂的涨价投机性因素更多一点。宁德时代方面表示认同,昨天的碳酸锂和今天的相比,没有什么技术突破,昨天卖35万,今天卖50万,其中必然有投机倒把的因素。“炒锂户”之所以肆无忌惮,是因为眼下还缺乏相应的市场管理机制。目前锂矿的供应源头主要在以澳洲为首的海外市场,锂价的形成机制主要由澳洲主力锂矿公司在BMX电子平台对锂辉石精矿的拍卖,而锂矿的定价,目前处于中国价格监管范围之外。

 

车企与电池商下场挖矿

 

涨价潮愈演愈烈,不仅牵动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神经,还成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为了抑制原材料价格疯涨,政府率先出手整顿。2022年3月中旬,工信部原材料司、发改委价格司、市场监督总局和反不正当竞争局四部委召开座谈会,讨论锂资源保供稳价问题,会上提出要共同引导锂盐价格理性回归,加大力度保障市场供应。

 

监管机构表态后,碳酸锂的价格有所回调;国融证券数据显示,工信部座谈会后一段时间碳酸锂实际成交价回落至45万-50万元/吨。但长期来看,动力电池原材料的供需关系依然紧张。求人不如求己,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动力电池企业甚至亲自“下场挖矿”。“如果有稳定的供应链,公司不会自己做。”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曾在投资者电话会上表示。宁德时代高管透露,今年已经拿到了宜春的探矿权,并将在宜春当地建造一家矿场。这位高管介绍,宜春锂矿资源储量非常大。手有余矿,心中不慌,“如果锂矿价格高,公司就多挖一点,用来压低锂矿的价格。”

 

2021年10月29日,川能动力发布公告称,为加快打造公司“新能源发电+储能”产业,公司拟与四川路桥、比亚迪及禾丰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综合开发马边县磷矿资源及磷酸铁锂项目。

 

动力电池企业争做“矿工”,那些不甘受制于人的车企也开始“越级布局”。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曾在推特上表示,如果“疯狂”的锂价持续疯涨下去,该公司“可能不得不直接大规模‘杀入’采矿和精炼行业”。

 

福特汽车CEO吉姆·法利(Jim Farley)也曾表示,“垂直整合的举措非常重要,”公司未来或计划将供应链布局“一路延伸至矿业”。

 

一时间,“采矿潮”在车企与动力电池企业之间盛行起来。天眼查数据显示,中国锂矿相关企业有400余家,其中,2021年新增注册企业64家,增速20.3%。从地域分布来看,江西、四川以及青海三地相关企业数量最多。从成立时间来看,近5成企业成立于五年内,成立于一年内的企业占比21.7%。

 

不过,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即便动力电池企业和车企亲自挖矿,想要实现自产自足,动力电池原材料供需失衡的情况短期内仍难以缓解。

 

“锂矿从勘探完成到产线建设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今明两年新能源汽车渗透率还会升高。企业主动采矿很难满足今年与明年两年下游市场需求的增长。”赵蔚告诉未来汽车日报。

 

也就是说,三五年内,动力电池原材料涨价的困境仍将继续,动力电池企业或将进一步面临毛利率下滑。“(我们的)一些重要客户已经明确提出了价格红线,超过一定的价格可能就做不下去了。”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在接受未来汽车日报采访时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赵蔚、方芳、赵建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