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浩楠 发自 副驾寺
智能车参考 | 公众号 AI4Auto

 

时隔才几日,再搜索“车芯第一股”,情况骤变。

 

之前热议的比亚迪半导体,被一家创业公司抢了“第一”名号:

 

 

纳芯微电子,独特标签很多,说几个最值得关注的:国内今年最大规模IPO、市值260亿、80后北大高材生创办、一年出货6.7亿颗芯片…

 

外界以“车芯第一股”认知纳芯微,其实并不恰当。准确地说,纳芯微是一个已经在芯片领域打响名号的独角兽,刚刚冲进了车芯赛道。

 

纳芯微到底是谁?一文帮你了解清楚。

 

2022年规模最大IPO,谁赌对了?

 

4月22日,纳芯微在科创板正式挂牌上市,发行价230元/股,成为今年最贵新股。

 

开盘首日,纳芯微涨幅8.7%,市值252.7亿元。即使市场不景气,纳芯微近期也守住了基本盘,还实现上涨,目前市值280亿:

 

 

都有谁在看好纳芯微?或者说在这个国内今年最贵IPO中,谁赌对了?

 

从招股书中公布的信息来看,除了创始团队和核心技术管理层的持股外,前期投资者中不少都是专注半导体、高科技的投资机构。

 

比如国润创投、千乘资本、深创投、元禾璞华、中芯聚源、国科投资、元禾重元、汇川技术等等。

 

投资者中,还有两家值得关注。首先是小米长江产业投资基金,其次是红土善利,两家分别持股0.92%和2.37%。

 

其中,红土善利是华为和深圳市共同成立的私募基金。也就是说,华为通过旗下子公司,间接出资2亿元投了纳芯微。

 

而2018年时,纳芯微的数字隔离芯片就通过了华为认证,进入其供应链体系。

 

华为小米这两家科技巨头近两年在半导体领域多有出手,并不罕见,但两家同时看准一家创业公司的情况并不多见。其中原因,也能从纳芯微的业务和业绩寻找。

 

根据招股书披露,纳芯微的主要产品是集成式传感器芯片、隔离与接口芯片以及驱动与采样芯片。

 

从2013年成立,纳芯微在这几个大的产品类别下,已经推出了800多款不同型号产品,覆盖客户包括通信、安防、储能…

 

比如中兴通讯、汇川技术、霍尼韦尔、智芯微、阳光电源、海康威视、韦尔股份等等。

 

业务模式上,纳芯微采用传统Fabless模式,生产由代工厂完成,主要供应商包括中芯国际、台积电等。

 

可以看出,纳芯微一开始就是一家生产底层通用功能芯片的企业,产品并无特定方向,技术难度也比处理器级SoC、AI芯片低,另外客户方订制需求也没那么强。

 

这种策略的优点在于量产节奏快,可挖掘的市场大。目前可追溯的最早数据显示,纳芯微从2014年开始就已经实现盈利,去年更是达到了营收8.62亿元、净利2.16亿元。

 

与之对应的,是2021年仅上半年,纳芯微产销量超过6.74亿片。

 

所以,与近两年融资不断烧钱不断的其他芯片创业公司不同,纳芯微讲的并不是一个“国产替代、高端自强”的故事,而是用平稳丰富的产品线和市场生存能力证明自己。

 

从投资角度看,纳芯微的确算是半导体行业一个极其独特的目标。

 

不过在纳芯微上市消息吸引关注之前,它走过了什么样的发展道路,又有什么样的背景?

 

谁是纳芯微?

 

2013年,纳芯微在苏州成立,创始团队是几个从北大、复旦走出的80后高材生。

 

王升杨,创始人、董事长、总经理,也是纳芯微第一大自然人股东。

 

盛云,是王升杨在芯片龙头亚德诺的老同事,也是纳芯微的联创,目前任副总经理、研发负责人。

 

王一峰,之前的工作经历同样与半导体紧密相关,在纳芯微任副总经理,负责市场销售。

 

根据招股书披露,这三人为纳芯微实际控制人。总持股比例达33.3%。

 

另外加上与三人关联的控股公司的间接持股,3人形成最大股东团体,持股总比达46.35%,对纳芯微有绝对掌控。而三人之间又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有分歧以王升杨为准。

 

纳芯微成立的2013年,是国内半导体开始崛起的一年,这一年我国集成电路进口额首次超过了石油。

 

而随着智能手机兴起,所需传感器背后还需要模拟混合信号芯片配合,但当时拥有此项业务的国内厂商并不多。

 

纳芯微瞄准的正是这样一个市场。

 

前面提到过,纳芯微主要产品是集成式传感器芯片、隔离与接口芯片以及驱动与采样芯片,对应的是公司三大业务板块:

 

 

信号感知、系统互联与功率驱动。

 

而这三大类产品的核心技术,是传感器信号调理专用芯片,这是纳芯微的看家本领,目前几大产品线都是以此拓展而来。

 

所谓“信号调理”,指将敏感元件检测到的各种信号转换为标准信号,包括消抖、滤波、保护、电平转换、隔离等等。属于传感器前段信号预处理的环节。

 

而在系统链接层,纳芯微有保证强弱电路间信号转换安全的隔离芯片,和支持特定通信协议的接口隔离电路。

 

功能实现层,纳芯微还有能放大MCU逻辑信号的驱动芯片和监控用的信号采样芯片。

 

看到这里就能明白,纳芯微目前的主要产品类型,是比MCU更加底层的基础功能实现芯片。

 

三类芯片的营收中,隔离与接口芯片占比近一半,是目前纳芯微营收主力:

 

 

而纳芯微主营产品的售价和利润,其实比外界熟知的车载AI芯片低得多。

 

纳芯微招股书披露,三类主要产品,驱动采样芯片售价最高,平均3.8元/颗,信号感知芯片最低,平均0.18元/颗。

 

这也是基础低端芯片的市场普遍情形。这类芯片,无论是巨头还是初创公司,都是走薄利多销的路线。

 

只不过与瑞萨、英飞凌、意法半导体、德州仪器这些老牌供应商相比,纳芯微的市占率还很小。

 

招股书中,纳芯微给出的数据是2020年传感器信号调理 ASIC 芯片国内市占率18.74%,而全国60%以上的份额都被国外厂商占据。

 

在国际市场中,纳芯微则直言产品类别较少, “体量尚不足以与国际龙头企业进行对比”。

 

分析至此,你对纳芯微半导体生态中处于什么样的概念应该已经了解。

 

还剩最后一个问题,纳芯微主营的半导体产品,一直没出现过“车芯”相关,那么纳芯微的“车芯第一股”名号又从何而来?

 

车载芯片,纳芯微是什么段位?

 

尽管以超级独角兽姿态杀入车芯赛道,但仔细研读招股书后发现,纳芯微在车芯领域,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段位。

 

这是纳芯微在招股书中公开的事实。

 

从量产角度来看,纳芯微的车规级芯片还没到大规模交付阶段,主要是因为大部分产品尚未通过车规级验证,而通过验证的一部分产品,也处于初期小批量交货的阶段。

 

从产品角度看,纳芯微在车规级芯片的供应链上,仍然是发挥已有优势,以传感器信号调理芯片为主,比如座椅压力感应、尾气压力检测、发动机进气压力检测等等。

 

从官方公布的产品方案来看,车载传感器类芯片型号,其实也沿用其他领域的成熟产品:

 

 

从营业额角度看,车芯业务目前只占总营收的6.95%,远小于其他业务,不是纳芯微的主要收入来源。

 

不过,纳芯微尽管提供的车芯属于底层传感器芯片,与我们熟知的自动驾驶、智能座舱、功率半导体等高端车芯不同,但也凭借高度通用和不可或缺,覆盖了十分广大的主机厂用户。

 

比亚迪、东风汽车、五菱汽车、长城汽车、上汽大通、一汽集团、宁德时代等终端厂商都已实现批量装车,同时纳芯微还进入了上汽大众、联合汽车电子、森萨塔等终端厂商的供应体系。

 

这样的基本情况,说成“车芯第一股”的确太不准确,既不符合车芯赛道的情况,和纳芯微自身经营状况大相径庭。

 

纳芯微自己从没说过“车芯第一股”类似的表达,相反,招股书中甚至还把汽车芯片业务作为“风险”项单独列出提醒投资者。

 

看到了吧,“小批量、起步阶段、有不确定性”,这才是纳芯微在车芯赛道的真实情况。

 

最后再来介绍一下纳芯微的3位高材生创始人。

 

与大家喜闻乐见竞相追捧的少年天才不同,这三位都是按部就班、脚踏实地的奋斗创业者,而且都十分低调,除了上市披露的相关信息,公开资料不多。

 

王升杨,黑龙江鸡西人,生于1984年,2002年,18岁的王升杨考入北京大学电子通信工程专业,之后在又在北大读了硕士学位。

 

 

2009年王升杨硕士毕业,进入芯片龙头亚德诺工作,担任芯片设计工程师。

 

此时复旦大学微电子系硕士出身的盛云,正在亚德诺担任高级设计工程师。

 

 

盛云是江苏宜兴人,1982年出生,在复旦微电子系师从“中国第一位博士后”洪志良。两人在亚德诺一起共事4年,然后王升杨就拉着盛云一同创办了纳芯微。

 

另一位创始团队成员王一峰,1984年出生,河南南阳人,和王升杨是大学同学,也获得了北大硕士学位。

 

2013年5月王升杨创办纳芯微后,又在9月拉来了自己的老同学王一峰,把自己和盛云的1.5万元注册资本平价转让给他,成为创业合伙人。

 

而在纳芯微成功上市后,王升杨、盛云、王一峰身价分别达到了70亿、65亿,和24亿(按直接持股比例计算)。

 

真正的好兄弟不是苟富贵勿相忘,而是有好机会拉你入伙一起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