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央企集中撤离美国股市的映照下,美中间的脱钩斗法,终于聚焦到了新能源汽车领域。

 

2022年8月4日,宁德时代暂停美国建厂的消息泄出。这家全球最大的中国动力电池制造商,把进入美国市场列为核心战略之一。计划在美投资50亿美元,为特斯拉和福特等整车制造商提供动力电池。随着佩罗西窜访,事情发生了变化。

 

2022年8月8日,在正式签署《芯片和科学法案》的前一天,美国总统拜登密会通用、福特、格芯、应用材料等公司的负责人,在承诺用公共投资重振半导体制造的同时,计划加大对电动车的支持,强化构建更安全的供应链。

 

自2020年汽车芯片危机发生后,白宫就开始了半导体透明度的调查。经过近11个月的兜兜转转,美国汽车市场仍是因芯片短缺的重灾区。即将生效的新法案,成为底特律最有效的安慰剂。

 

这些仅是中美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对抗的前戏,更多实战的工具即将登场。

 

按照正常的节奏,下周,美国总统拜登将正式签署《通胀削减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它才是民主党不惜的一切代价。法案生效后,美国政府将调拨7400亿美元的资金,在对抗气候变化、降低药品价格、削减联邦赤字、对大企业实行最低税率等方面,“重建”左派争斗已久的缩减版的“美好未来”。

 

其中,最重头的部分是对抗气候变化的一揽子方案。因此,它又被称作《能源安全和气候变化投资法案》。美国政府计划在未来10年,拨付3750亿美元投入到可再生能源生产、新能源汽车购车补贴、二手车退税、清洁能源制造业抵免税收、风能和太阳能税收抵免等领域。与中国在新能源汽车及其产业链上的对抗,被包裹在了其中。宁德时代和底特律已经提前嗅到了味道。

 

自拜登上台至今,美国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和他的民调支持率一样。依乘联会的预计,今年中国新能源乘用车的销量有望超过600万辆。选择中国市场作为对标对象,为美国消费者提供补贴成了拜登政府的合理选择。

 

凡符合法案规定的电动车,均可获得7500美元的税收抵免优惠(轿车的零售价需低于5.5万美元,SUV、皮卡、厢式车的售价需低于8万美元,申请者个人年收入低于15万美元,家庭收入低于30万美元等),这项政策将从2023年1月起开始实行,一直延续10年至2032年。

 

针对汽车制造商20万辆汽车税收减免的上限,从2023年起一并取消。只要满足法案的相关要求,所有的制造商都可以获得不受数量限制的税收优惠。这样一来,通用、特斯拉以及丰田等已经触达红线的厂家,现在解放了。与此同时,对于2022年已经签订的订单,只要是在拜登签署方案前签订的,即便汽车交付是在法案生效后,也允许使用之前的税收减免。

 

这些提振美国新能源汽车的措施,把宁德时代们当成了筹码。享受7500美元优惠的车型,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这些车辆搭载的电池必须是在北美组装的,一是这些动力电力电池的原材料必须来自美国和其贸易伙伴国家。

 

让新能源汽车的供应链不再依赖美国之外的国家,法案给出了明确的时间表:2023年,车载动力电池所用的矿物原材料40%必须来自美国以及与美国有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2024年,这一比例要提升至50%;2027年,提升至80%;2029年,车载动力电池实现100%的美国制造。

 

截至2022年6月份,中国车载动力电池厂家的市场占有率为56.4%;动力电池所需的锂、镍、钴、锰、镁、钕、镝等数十种原材料,超过70%由中国工厂进行初加工。中国成为美国新法案的最重要的目标。

 

在拜登签字结束后,宁德时代为福特野马Mach-E、F-150 Lightning提供磷酸铁锂的合同;远景动力在肯塔基州的新工厂;国轩高科为美国公司提供200GWh电池的合作,都将处于进入新的状态。

 

由此开始,美国新能源汽车及其产业链去中国化的大幕正式拉开,从氢氧化锂提取到矿山所有权,从电芯工厂到电极浆料设备,从正极材料到石墨钳锅,从澳大利亚到南非,从越南到巴西,从刚果到中国青海,全球新能源汽车供应链的大迁徙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