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田哲

编辑 | 林海峰

 

三年苦行生活,他从‘技术流’,变成‘应用流’。

 

铃声响起,Wason拿起手机扫了一眼屏幕,确认是一个老熟人的名字,便迅速按下接通键。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打算做自动驾驶卡车,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Wason等候已久的消息,他知道,这位认识三年的朋友必然将再次创业。过去几年,两人每年会见面3、4次,对方创业失败后,一年多的时间都处于归隐状态。尽管Wason不明白是什么让对方决定再次创业,但他很开心对方能重新出发。他立马回答:“非常支持!”

 

那通电话几个月后,Wason得知那位朋友在全国多地启动了自动驾驶项目。再过一段时间,Wason听到他创建了一家名为“卡睿智行”的自动驾驶公司的消息,CEO是他本人——佟显乔。

 

01佟显乔,变了

 

打开软件,接入线上会议,佟显乔看见数十位记者的头像,媒体们早已等候着他。按照会议程序,在介绍公司之后,他的屏幕上将跳出媒体提出的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这是卡睿智行的媒体沟通会,也是他沉寂三年复出的首个公开活动。尽管这几天他频繁出差跟进全国多地的项目,此时略带疲惫,但他必须逐一解答媒体的提问,以及随时应对关于他在Roadstar.ai往事的好奇。过去的教训告诉他,必须留心媒体提问的背后用意。

 

佟显乔因Roadstar.ai成名,也因Roadstar.ai沉寂。

 

转折来源于一场争端。2019年1月,Roadstar.ai几位联合创始人将彼此积累的矛盾推向台前。投资人出面调解未果,Roadstar.ai在那年春天分崩离析。

 

在部分媒体的持续报道中,佟显乔成为了推动Roadstar.ai走向清盘的元凶之一,是一个“单纯的工程师”“幼稚的CEO”。

 

外界将舆论矛头指向他,各种声音密集涌来,佟显乔感觉自己经历的事“被大家当作笑话来看”。他不想对外澄清误解,他认为,这并不会改变别人对他的看法。

 

佟显乔自此选择保持沉默,隐去行踪。

 

佟显乔承认,过去三年中有一段时期是“人生中压力最大的时期”,空闲时间需要忙着应对Roadstar.ai清盘后遗留的官司。

 

这是一段佟显乔不愿细谈的经历。我们无法确切知道他是如何走出灰暗时刻,完成自我疗愈,但不管怎样,他在三年后的今天已经重新进入大众的视线,接受疏离已久的媒体的各种评价。

 

他说:“二十多岁时,我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但今天我不太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更在意的是,我能为这个行业或者其他人创造怎样的价值,这些价值对我来说是成就感,这些更重要。”

 

面对媒体的提问,他礼貌得体地回答被问过许多遍的问题,正如我们在电视上所见到的新闻发言人一般富有耐心。看上去,他似乎已经完成自我心理调节,但是过去的经历的确在他身上留下了还未完全抹去的伤疤。他的一位同事告诉雷峰网,他现在其实不太愿意与媒体接触。

 

在卡睿智行CEO的身份下,他对媒体抵触的表现是少见的,只有当被问及离开Roadstar.ai后的经历时,他偶尔会加快语速,甚至引申出提问本意之外的意义。“你说的是创伤后遗症吧?没有所谓的后遗症”“我没有跑回美国,我认为我没有逃避”。

 

过去的经历留给佟显乔的不仅是磨砺,还有经验和教训。与2019年的自己相比,佟显乔觉得“变化蛮多的”。

 

这几年频繁应对各类案件,他主动或被动地学习各个方面的知识,以前因为“不成熟做了一些错误的事情”,迫使今天的他对事情的处理思考更多。

 

更根本的是心态的变化,这是他准备再度创业的根本原因。

 

辰韬资本执行总经理贺雄松是佟显乔的老友,过去几年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贺雄松也见证着佟显乔的变化。他看见,佟显乔思考问题变得更加全面理智,视野相比以前更加开阔。

 

易控智驾CEO Wason则评价,佟显乔“更接地气”,更注重如何将自动驾驶技术实践应用。

 

02抓住一个好机会

 

再次创业前,佟显乔一度在中智行工作,主要负责技术研发。他很感谢中智行CEO王劲为他提供这份工作,因为他能继续从事自动驾驶相关工作,同时还能抽出业余时间处理官司。

 

两人这一次的合作,可以追溯到2019年。

 

Roadstar.ai内部出现矛盾后,王劲收到Roadstar.ai投资人的邀请,以投资人的身份前往深圳帮忙整合Roadstar.ai的公关、政府资源。

 

当时Roadstar.ai的内部矛盾,已经严重到必须由投资人引入外部CEO控制局面。投资人看中了王劲在政府、主机厂关系及团队整合方面的优势,希望王劲能让Roadstar.ai重返正轨。

 

合作没有像投资人预期般顺利。此后投资人提出以不低于 4 亿人民币的价格将Roadstar.ai与中智行合并,因价格原因两者合并失败。

 

后来,在王劲的邀请下,佟显乔带着Roadstar.ai的一批团队决定前往上海加入中智行。

 

提起跟随王劲的原因,佟显乔解释,王劲曾经是他在百度美国研究院无人车项目工作时的领导,信任并认可王劲的能力。另外,他需要一些空间来自我调节,处理因Roadstai.ai产生的官司。

 

调节的过程是缓慢的。相关报道铺天盖地袭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主动避开所有与他相关的消息,消极地处理琐事。

 

Wason记得,佟显乔当时十分失落,常说“这个赛道有毒”,他试着为佟显乔分析其它行业的相似案例,帮助佟显乔尽快重振信心。

 

在佟显乔看来,最初自己在压力之下,用回避的方式处事符合人性,“第二反应才是理性面对事情”。

 

官司的数量和处理时间远超他的想象。2019年1月31日之后,佟显乔曾被28起案件列为被执行人。直到去年,他才被法院解除限制高消费,Roadstar.ai三位联合创始人之间的纠纷告一段落。

 

跌入低谷、外界非议、诉讼不断……回首过去几年的生活,佟显乔坦言的确很痛苦,“庆幸的是,从那段经历中走了出来”。这一段路,他走了近两年。

 

如果从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提出“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角度来看,种种事物让现在的佟显乔不再是三年前的那个他,无论是他本人还是朋友们,都向雷峰网确定佟显乔和以前相比有着很大的变化。

 

不过,他的外表以及对创业的信仰却表明,佟显乔仍与从前的自己紧密联系:他的面容依旧白皙,留着刮不干净的胡茬,保持同样的身材,就连他现在佩戴的眼镜,也是五年前的玳瑁豹纹花色。

 

佟显乔并不认为这是他的第二次创业,无论在Roadstar.ai、中智行还是卡睿智行,自己都是处于创业状态中。

 

在他看来,创业最重要的是勇气,因为“最难的是能迈出第一步”。不过上一次的勇气更多是“青涩、不成熟,冲就可以”,这一次的勇气掺杂着更多理性,希望做“有意义的事”。

 

03新的起点:卡睿智行

 

2022年的一个夜晚,佟显乔分别拨通了Wason和衡量的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可能在自动驾驶卡车领域创业。

 

在电话那头,Wason为他愿意再次创业感到高兴,看好无人驾驶行业的Wason“非常支持佟显乔创业”,鼓励他把握行业时机,再次出发。同为Roadstar.ai联合创始人的衡量更能对佟显乔的处境感同身受,衡量认为商用车自动驾驶落地应用的时机已至,佟显乔应该抛却杂念,重新创业。

 

2021年,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让不少投资人理性看待自动驾驶行业,他们更看好能够将技术落地,项目能产生短期收入的公司。于是,一批自动驾驶公司转而造车,或是将业务切换到对自动驾驶需求更紧迫的行业。

 

佟显乔觉得自动驾驶行业第二轮创业机会已经来了。他一直观察着行业动向,并相信自己经过一番波折后,“不再是第一波的技术流创业者,觉得会让这个行业走得更好”。

 

佟显乔决定在自动驾驶卡车领域创业,是经过数个月实地调研的。他曾前往中国西北地区了解自动驾驶卡车在高速公路应有的可能,还向公路、政策、学术等不同领域的专家调研请教。

 

多个自动驾驶卡车公司的成立,也让他坚信现在创业并不算晚。他解释,自动驾驶卡车行业领先的公司并不多,中国现存重卡数量大概在750万辆,而今天真正应用的自动驾驶卡车可能只有一千辆,“并没有谁把整个市场都已经占了”。

 

经过了第一次创业的新鲜与兴奋,这一次他显得“淡然”,他已经把创业当作一件“日常的事情”,就像那一天深圳的气温般不急不躁。

 

现在,卡睿智行的团队规模达到数十人,在深圳、上海各设立一个办公地点。他希望通过深圳在硬件产业方面的优势,为卡睿智行快速完成硬件方面的开发。另一部分技术研发人员集中在上海办公点,上海有着技术研发、主机厂资源的优势。

 

公司成立之后,卡睿智行团队便针对高速公路特点针对性研发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目前,卡睿智行与主机厂合作研发的自动驾驶卡车,已经投入到全国等地的项目合作。

 

这种理念受到了辰韬资本的认可,后者参与了卡睿智行数千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从个人角度出发,贺雄松看重佟显乔“憋着一股劲,一直在折腾,一直在迭代”。

 

“我们见过不少创始人初期的管理能力、商务能力并不突出,但后来成长非常快”贺雄松说。

 

在贺雄松看来,管理等技术层面的能力可以通过时间弥补,而且适当的挫折更容易促进成长。他说:“我们和Roadstar.ai很多人聊过,佟显乔负责Roadstar.ai期间在管理上确实有改善空间,但是整体上我们对他依然是非常认可。”

 

现在佟显乔把握了机会,他把它当作“不管是从技术上,还是其它方面经验积累的新尝试”。对于未来,佟显乔再一次展示了一种“淡然”:“行业走到哪,我们走到哪,把自动驾驶真正地在干线物流行业落下来,做成一些事情。”

 

佟显乔,的确已经出发了。

 

以下是雷峰网与佟显乔的对话:

 

04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雷峰网:离开Roadstar.ai后,你当时会刻意不看相关报道吗?

 

佟显乔:我觉得任何人碰见一件让他觉得压力很大的事,第一反应都是回避,第二反应才是理性面对,所以我一定也会经历这个阶段,最后这件事情经过一段时间解决了。法律纠纷等乱七八糟的事情被大家当作笑话来看。

 

从我的角度来看,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只能面对问题。那段时间我过得不是很好,也许我可以逃避一时,但我不会一直逃避,我会处理得慢一点。一段时间后事情终于解决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好的结局,虽然有一段非常suffer的过程,但是我觉得这总体是一段好的经历,我很幸运有这一段经历,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

 

雷峰网:当时部分媒体报道的一些文章,把你的形象塑造得比较负面,当时你有没有想过回应?

 

佟显乔:经历这么多后,我觉得总有人说你好,也有人说你不好,你站出来说不会改变别人的说法。因为你在别人的生活中,只是很小的一个点,他并不了解你。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没有回应。

 

我有自己的圈子,不管我在Roadstar.ai还是现在的卡睿智行,人们能看到我一直在这个行业里。也许我在20、30岁时更在意别人怎么看待我,但今天我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了。我更在意的是我能为这个行业,或者别人创造哪些价值,这些价值对我来说是成就感,这些更重要。

 

雷峰网:外界的负面评论比较多,我觉得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需要特别强大的承受能力。

 

佟显乔:人在每个阶段都有很巨大的压力,那个时候也许是我压力最大的时候。就像你说的一些不好的消息、创业还要糅合每个人的想法,我那个时候比较青涩、不成熟,没有能力把这些事情处理得很好,我觉得压力大是很正常的事情。

 

人和人的差距在于,能花多长时间从压力里走出来。我从压力里走出来,是用空间换了时间。那个时候我没有很从容地解决问题,是因为我没那么有能力,也不够聪明知道怎么马上解决,但是我用空间、时间逐渐把压力排解,处理事情,这对我来说是成长。

 

雷峰网:你说的空间换时间,是指离开深圳,去了上海吗?

 

佟显乔:可能你所谓的逃避问题,是说我离开深圳后没有跑回美国,我认为我没有逃避,我后来到了上海,一直在这边。

 

雷峰网:为什么跟随王劲加入中智行?

 

佟显乔:有主观和客观因素。客观因素是Roadstar.ai出事之后,我们和劲总都希望拯救公司,当时我们和劲总一直有接触,他在百度也是我们的老领导,彼此信任,不过最后没有救得了Roadstar.ai。主观上他是老领导,我认可他的能力,所以加入了中智行。另外,我同时需要处理官司。

 

雷峰网:去年解决了法律纠纷吗?

 

佟显乔:官司持续了挺长时间,比想象中更久,我利用两年多的业余时间解决问题。

 

05良性创伤后遗症

 

雷峰网:你再次创业,会不会有心理压力?

 

佟显乔:你说的是有没有什么创伤后遗症吗?我觉得没有,如果有今天我也不会再创业。

 

我觉得比较庆幸的是,第一,我从之前那段经历里走了出来,第二,我从事情发生的细节、法律中经历了很多,学到了很多。

 

另一个方面,我的心态也成长了很多,这是我能重新出来创业的根本因素。如果我在以前的事情里出不来的话,也不太可能再创业,所以我觉得没有所谓的后遗症。

 

你所谓的后遗症给我带来的帮助是,我以前处理很多事情不成熟,做了一些错误的事情,我会改正,反思自己的不成熟。现在创业,我也会调出以前的经验教训。

 

雷峰网:再次出发以后你头脑中的第一个感受是什么?

 

佟显乔:我认为是比较淡然的。

 

第一次创业成立Roadstar.ai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个开心的事情,因为我能从一个大公司跳出来,自己创业经营一个小公司。而且,我们在美国多年回到国内创业,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改变,那个时候我还是很开心的。

 

这次创业对我来说,不管是自己创业还是跟着别人创业,其实它是一个日常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比较淡然。我觉得创业心态就应该是这样的,因为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开心、失落与否都不影响行业发展的客观规律,所以我觉得平常心还是蛮重要的。

 

雷峰网:公司名为什么是Corage?

 

佟显乔:表象是英文单词Courage去掉了 u,我觉得勇气,不管是创业者还是创业公司都必须有的特质或者精神,我们比较喜欢这个词。身在人工智能行业,我们希望“智勇双全”,这也是我们内部讨论的一个结果。

 

另一个单词叫Carriage,就是马车,Corage相当于是那个单词相近的变种。马车是拉货的,我们是做拉货的自动驾驶卡车,希望我们能成为新一代商用车物流的变革者。

 

这个词意味着精神,也包含了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雷峰网:为什么你认为创业,勇气很重要?

 

佟显乔: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勇气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这与性格、时机相关。创业难不是融资、找团队,最难的是你能不能迈出第一步。迈出第一步,最重要的其实是勇气。

 

创业这件事,不管是这次还是上次,还是我之前的经历,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我会把这个词定义成一个很重要的要素。

 

雷峰网:这一次创业,对你来说是不是更需要勇气的决定?

 

佟显乔:如果你说跟上一次比是不是更需要勇气,我不会这么比,两次创业的状态是不一样的。

 

上一次创业,我比较年轻青涩,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做,是不懂的。我们单纯从技术角度出发,当时公司在市场上的位置非常高,不过我们都有些不成熟,那时的勇气更多是冲就可以了。

 

经过几年的沉淀,我的性格变了,行业和技术也在发展。这次创业,我更多是想在自动驾驶行业整体向前发展中作出了理性的选择,有了更多理性的因素。

 

当然上一波创业集中在行业早期,可能很多人都是和我一样的,所以这样也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