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关于3G的话题,炒得沸沸扬扬,但长时间以来,运营商本身在3G问题上一直保持沉默。 

        “只所以沉默,是有很多原因的。”在“2006中国通信年会”上,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副院长叶利生告诉记者,“现在,是运营商需要站出来说话的时候了。” 

        叶利生认为,中国现在的3G还存在许多问题,而其中有4大问题,需要认真考虑。 

        首先是如何看待3G的问题。3G为何会炒得这么热?其中自然可以找出相当多的理由,而不同的人由于看3G的角度不同,结论也就不一样。其中,政府、产业界、媒体、运营商、服务提供商在讨论3G问题时,都有盖涵到3G的各个方面,其中较热门的,就有关于3G的产业、战略、重复建设等方面问题。“尽管这些都是大问题,但归根到底都是经济问题。”尤其国家战略、自主创新、民族产业等方面问题,都是中国3G发展当中,必须面对的一种策略问题。

        我们国家产业的根本在哪里?根本就在于能否推动国家发展、经济发展、和谐发展——而这归根到底又是国家经济发展。根据这种思路,我们不妨看成,3G其实就是产业中的商业问题。 

        既然如此,我们在思考问题的角度时,应该更多关心的是商业盈利,如何把握经济规律。毕竟3G不同于其它产业如神州六号,国防安全等,它是一个市场化的产物。作为市场化的产物,就必须遵循三个原则:从企业角度,应该利益最大化;从市场角度,应该达到供求关系平衡;从客户角度,应该等价交换——这三个原理,应该是主导中国3G运营的三个方面。叶利生认为,“如果硬把3G上升到某种高度,那就是一种非理性的行为,应该以平淡心看3G。如果这个问题大家观点比较一致的话,那么3G在未来的发展,3G政策的把握,以及3G在运营、市场推广等方面,可能会走得更好。” 

        其次是如何理性和务实对待3G的问题。从理性方面来讲,就是要用事实说话,用逻辑说话,用产业规律说话;而非理性刚好相反。叶利生称,这种理性和非理性行为,整个全世界的电信行业都有过。在3G发展初期阶段,也就是1999——2000年,当时电信行业进入前所未有的境地:第二代无线通信高速发展,为运营商带来巨额利润;互联网高速发展,让人们看到它美好的未来,而如果第二代无线通信和互联网结合,其前景是不是更加美好?这种激情的带动,导致所有的运营商都失去了理性,从而走向失败。截止到2005年12月底,全球共发出了153张3G许可证——在欧洲,许可证的费用超过了1000亿美元,而正是这一大笔许可证费用,给运营商们带来了沉重的包袱。导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因此,理性和务实,是中国运营商在启动3G业务的时候,必须重视的一点。

        再次是关于3G产业方面的问题。“尽管这个问题很敏感,也是运营商最不愿意讲的问题,但还是要面对。”叶利生称,产业问题为何是大家最关键的问题?综观全球移动通信业的发展,技术标准的产业化能力非常重要。据统计,目前同时面市商用的GSM终端超过1500款,而CDMA终端大约款200左右,直接导致全球20多亿移动用户中,GSM占据70%以上的市场份额。2001年10月日本正式商用WCDMA,当时产业化能力严重欠缺,经过2年的发展,用户数才勉强突破100万,后期伴随着网络和终端产业化能力不断加强,用户数开始迅猛发展,到2005年9月,WCDMA用户已经超过1600万,占据全球WCDMA用户的51.6%。

        要做一个很好的3G运营,得到市场的认可,必须要有很好的产业知识,否则就不能成功。我们的运营商,在制式初级阶段,走过弯路,有着深刻的教训。叶利生认为,“目前阶段,我们一定要紧跟国际主流,按照国际主流前提下,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利用我们中国特点,提高研发能力,提高自主知识产权,推动整个运营向前发展——这才是比较理性,务实的发展之路,也是我们产业需要认真考虑的事情。” 

        最后是关于管制的问题。3G要发展,管制在中国非常重要。管制当中,有两个问题非常重要,第一是如何促进竞争和保持技术中立(这也是WTO基本电信协议的核心内容)。“保持技术中立是互相间的信赖,对大家都很公平,”叶利生说,“在规则的背后,是有经济学原理的,即等价交换原则。只有好的产品,好的产业,才能给客户提供优质、有价值、高价值的东西,才能掌握市场话语权,才能赢得市场。”另外,只有运营商自己明白选择什么样的技术才是参与市场竞争最有效的手段。政府应该加强产业指导,而将技术选择的权利逐渐让给运营商,也即技术中立。这是国际惯例,也是运营商未来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基本要求。第二是关于资源共享问题。从目前中国通信行业的环境中我们不难看到,3G资源环境存在较大的问题,即新的固定的运营商,要进入移动通信领域,需要大量基站,需要大量资源共享的问题。“从国家战略高度来看,中央提出要落实科学发展观、建立资源节约性等方面的问题,电信业管制部门,应该对资源共享(如站址共享)等方面的问题,尽可能早做一些比较好。管制部门通过切实布署研究,为3G运营铺平道路,为市场有序竞争创造良好条件。这样,才会有利于社会,有利于运营业,有利于广大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