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2日,第四代移动通信技术论坛(4GMF)主席卢伟做客新浪“对话3G”,此间详细解释了下一代移动通信标准的相关概念。卢伟教授还指出,目前中国大陆在国外无线领域工作的业者共有10余万,如果我们能够改变观念,中国在4G领域将大有作为。

  卢伟博士为美国斯坦福大学顾问教授,美国无线通信中心主任兼全球多国政府高级科技顾问。曾任2000-2002届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技术专家顾问小组成员;西门子-英飞凌无线总设计师。世界无线大会及德希核心技术研发集团创办人,开放无线结构(OWA)发明者。IEEE的SPECTRUM杂志编委,国际电联移动通信专家及美国代表团成员。在全球七国工作过。

  4G是超越电信的概念

  卢伟说:“对于搞技术的人讲,不应该太多注意所谓4G,因为我们讲的1G、2G、3G以及4G的目的关键是给科普方面,因为老百姓不知道技术。对于搞技术的人不应该太在乎这是几G,应该是技术突出的重点是什么方面。”

  4G首先要把无线的结构开放。目前手机结构非常非常封闭,还是停留在传统80年代甚至是70年代,4G时代以后手机就是开放平台,只要满足接口,用户可以组装手机,类似于电脑DIY。其次,4G的概念明显超越了传统的电信领域,根本不局限于GSMCDMA。无线将变成多网合一,将来家里就一个端口,看电视广电和电信都合一,这就是超越电信的概念。

  全世界做4G的主要是两个方向,一个是开放无线结构,另外一个就是高效频谱利用率、高效性价比的、高速无线传输技术。卢伟并指出,4G不应该强调高速无线传输,因为高速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频谱不够。例如北京只有3、4千兆赫的频谱带宽,而全市的移动用户有上千万,每个用户都达到上百兆带宽是不可行的。因此开放结构将成为主流,高速不是4G发展的方向。

  华人擎起研发大梁

  “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现在留学,国外的华人越来越多,大陆出去的人越来越多。中国大陆出国到国外在无线领域的人总共有10余万,包括留学人员,留学毕业以后在那儿工作的学者、专家;其中做得比较资深的有5000多人;在国际上有一定影响的有500多人;而在国际上影响力非常大,有非常大号召力的有将近100人。”卢伟说,“这是非常重要的资源,如果我们好好利用起来,我们在创新方面起点马上就上去了。”

  卢伟说,无线通信行业,包括各种各样的芯片技术发展非常快。所以交流非常重要。他很注重发起几个大的会议,在美国、欧洲以及中国均有,目的就是交流。如果关起门来还是搞老技术,别人可能早就搞“XG”了。

  “美国的集成电路是由中国人搞起来的,中国人在技术领域做得非常好,IEEE很多杂志上越来越看到中国人的名字。”卢伟指出:“国外的工程师做到高层容易做,但不是很扎实。中国人数学功底很扎实,在核心的物理硬件、核心芯片这方面做得非常好。现在惟一的问题是如何把这些留学人员、精英结合起来,这对国家是一个非常大的财富。”

  中国最缺的是观念

  “中国什么都不缺,技术不缺,学术水平不缺,人才也不缺,资金也不缺,现在中国惟一缺的就是观念,缺的是心态。”卢伟举例说,“因为我们传统几千年下来的观念,中国学生也是一样,总觉得领导没有给我分配任务,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教授不给论文马上不干,因为怕做错,这就是观念问题。只要观念意识到这一点,我们的产业马上就起来。”

  中国目前的特点是幅员辽阔,发展不平衡。市场不完善及研发薄弱,盲目地发展4G会制约经济的发展,并削弱国家竞争力。卢伟建议中国在4G时代注重开放无线结构(OWA)的发展,以摆脱某些技术垄断集团的控制,同时有更多的时间来重整整个国家的信息通信网,使其更开放和更有效率。同时,政府应该更加鼓励研发和创新,倡导技术界的百花齐放,如果一个如此大的国家都在研究同一个技术,那是极其危险的。

  “最好的技术往往不是大公司做出的,而是由大学科研机构以及小公司的。”卢伟最后强调,“研发应是一个全民性的工程,而不是博士、教授们的特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