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3G的发展已经明显滞后了。技术应该早走一点会更容易把握市场。哪怕对市场还没有把握,在市场上先做一些试验,在发达城市先做一部分应用也都是有好处的。中国如果再不发展3G,就会丧失3G发展的大机遇。因为再迟疑将会丧失很多创新的机会。

  
中国3G是不是滞后了?然而与业界的焦躁不安相比,一些投资银行却看好中国的TD-SCDMA技术,这种现象说明了什么?我国TD-SCDMA的进展如何?近期有何重要的举措?TD-SCDMA的良好发展对推进我国3G整体发展有何积极意义?另外,我们该如何去应对“08年提供3G服务”?对此,记者采访了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宋俊德。

  记者:目前有投资银行看好中国移动上TD-SCDMA,您是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宋俊德:在此之前,开发银行也给TD-SCDMA投了不少钱,表明我国对于TD-SCDMA的支持态度,这让投资者对TD-SCDMA发展充满了信心,这也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的具体体现。我个人认为,对于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的东西,国家能集中一切人力、物力去搞好它,在这种大背景下,TD-SCDMA也一定会成功。至于今后的发展,还要看TD-SCDMA的应用、技术和市场,这并不是仅凭政府意志就能搞得好的。

  记者:许多业内人士认为,TD-SCDMA不输给其他标准,根据TD-SCDMA几场测试的表现,您认为TD表现出了哪些特有的优势?

  宋俊德:三种3G技术各有千秋,TD-SCDMA通过几场测试在语音质量、成本、技术和频率等方面表现出来一些优势。TD-SCDMA是所有3G技术中起步最晚的技术,但也因为起步晚,TD-SCDMA在技术上吸收了其他3G技术以及互联网技术的长处,因而被认为是一种更有发展潜力的技术。然而从产业化的角度看,TD-SCDMA与其他两个3G标准目前还存在较大的差距:没有商业网络运营,终端的种类和功能也无法和其他3G标准相比。

  实事求是的说,每个中国人都希望TD-SCDMA能在正式商用中获得成功,我也希望成功,但TD-SCDMA是后来者,它有两个好处:一个是技术是先进的,可能CDMA没有想到的东西它都想到的了,技术和商用经验TD-SCDMA都可以借鉴,这是技术上具有的优越性。但是也有它的弱点,弱点就是我国作为3G发展的后来者,经验不够,积累的时间也不够,而且我们商用化比他们落后,我们前期的财力和物力也没办法跟其他两个标准相比。

  记者:我们承诺在2008年奥运会上提供3G服务,那目前我们该如何为08年的3G服务做好准备?

  宋俊德:一般建设一个好的3G网络需要两年时间,其中一年用做建网,一年用做优化网络。现在正好是9月,还有2年便是北京奥运,时间上已经迫在眉睫,一年的铺设对于TD-SCDMA来说时间已经很紧了。但是要给TD-SCDMA时间,给它调测的时间,不能在奥运会这类重大国际赛事中出现任何问题。

  不过,目前TD-SCDMA的试商用经验也只能说是地区性的,我们承诺在08年提供3G服务,并不是说是提供全程全网的服务,3G网络也可以不覆盖到整个北京,或者可能只是覆盖到一些场馆。从技术的角度来看,今年年底以前应该是把牌照发了,可以给TD更充分的时间。

  记者:中国各运营商都表态支持中国自主知识产权标准的TD-SCDMA,且产业链上各设备商也对发展3G信心满满,那中国启动3G的时机是不是成熟了?

  宋俊德:中国3G的发展已经明显滞后了。技术应该早走一点会更容易把握市场。哪怕对市场还没有把握,在市场上先做一些试验,在发达城市先做一部分应用也都是有好处的。像韩国、日本现在在3G方面已经占有了很多好处,许多国家都在使用日本的3G终端,但是3G技术其实并不是日本占先机而是欧洲,为何还是日本终端比较多?因为日本吸收了2G时代的经验,当初日本单独研究本国2G技术和其他国家不能互通,影响了本国市场的发展,现在日本吸取了2G的经验教训,参与3G应用时间较早,在终端方面占有了很大的优势。

  我个人认为,中国如果再不发展3G,就会丧失3G发展的大机遇。因为再迟疑将会丧失很多创新的机会。WCDMA方面中兴、华为都有一定的新的技术,Wimax等方面华为也都有很多奉献,这种新的技术不加快发展将来会产生新的问题。

  现在有人就提出要上4G,对于这种观点我不太赞成。4G技术目前离我们的现实还很遥远,一切都是在幻想之中,更为重要的就是,直接上4G,我们在3G中所投入的该怎么收回?这也对国家资源造成了极大的浪费。所以,3G牌照应该尽快发放下来,这不但对我们国家有好处,对做大做强我国电信行业也都是有很大好处的,应该说3G为我国提供了一个从制造大国到制造强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