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排除令”最终未能如期获得签署。这对爱普生而言无疑是个沉重打击,但对纳思达而言,却意味着它在这场力量悬殊的较量中扳回了一局。

  围绕在日本打印机厂商爱普生和中国企业之间的“337墨盒专利案”,在经历了长达22个月的争执后,再次惊现波澜。

  12月19日,摆着美国总统布什案头的一则法案没有如期获得签署。这一天是美国联邦法院对于全球24家墨盒厂商(以中国为主)发出“普遍排除令”的最后签署期限。但是,由于美国专利商标局不久前的一次重新裁定,使得这项“普遍排除令”的签署变得遥遥无期了。

  该项“普遍排除令”颁布于10月19日。当时,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初步裁定,以中国珠海墨盒厂商纳思达为主的24家公司所出售的墨盒产品侵犯了爱普生专利,被禁止进口及在美国市场销售。依照美国相关法律规定,“普遍排除令”必须提交给美国总统布什签署后才能生效。

  此判决如果被签署执行,显然会给大批中国通用墨盒企业带来毁灭性打击。涉及其中的珠海纳思达当时立即做出回应,开始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请上诉。“337墨盒专利案”也由此演化为爱普生和纳思达两个企业之间的直接较量。

  美国专利局的介入却让案件出现了扭转,“普遍排除令”最终未能如期获得签署。这对爱普生而言无疑是个沉重打击,但对于纳思达而言,却意味着它在这场力量悬殊的较量中扳回了一局。业内人士郭开森认为,这一事件使得案件更加扑朔迷离,在过去长达一年多的较量中,日本爱普生和中国纳思达已经各赢一局。未来中国企业赢面增大。

  爱普生专利被判无效

  彻底扭转事件进展的,是两周前美国专利商标局的一纸公告。

  该公告判定,日本爱普生在美国申请的053号专利被宣布无效。一周之后,其在美国申请的917号专利同样被打回。由于专利的新颖性不够以及界定的范围过宽,爱普生被要求在一定期限内重新定义其专利。

  该判定直接扭转了“普遍排除令”的命运。由于爱普生专利被判无效,针对24家墨盒企业的“普遍排除令”也失去了其成立的专利基础。在未获得总统签署之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将针对新的专利规定重新作出裁定。

  这一事件给中国墨盒企业带来了极大鼓舞。“如果失去美国市场,很多国内墨盒企业都会损失惨重。幸好,爱普生希望把中国企业彻底赶出美国的野心没有得逞。”纳思达公司市场部总监臧晓钢透露说。

  《财经时报》获悉,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打印耗材的制造中心,其中兼容墨盒的产量已占据全球兼容耗材总产量的50%以上。去年3月,爱普生针对中国17家通用耗材企业,开始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起337诉讼。今年2月17日,爱普生公司再次针对中、德、韩的24家公司出口到美国的墨盒产品,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递交申诉状,请求启动337诉讼。

  臧晓钢认为,爱普生的直接矛头主要是针对中国企业,其目的就是维持其高昂利润。这种借助专利外衣的肆意打压行为也引起了我国政府和产业界的广泛关注。

  事实上,利用专利大棒攻击中国企业,这已不是个别现象。

  去年,矽玛特公司指控珠海炬力侵犯其知识产权,试图阻止其进口、使用、销售和制造侵权芯片及包含侵权芯片的MP3播放器。更为引人注目的专利大战是2004年7月思科控告华为侵犯了其操作软件的知识产权。这场官司甚至被视为中美企业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一次对抗。

  中国企业赢面加大

  美国337专利案的峰回路转,也确实出乎包括纳思达在内的其他20多家墨盒厂商的意料。因为在过去一年多时间中,大部分企业都选择了沉默和避让,这些企业并不指望着在与爱普生这样的巨无霸面前获得胜利。

  唯一站出来抗争的纳思达之前也一直默默无闻,与世无争。尽管这家墨盒企业出口占营业额的95%,大部分产品都销往美国等发达国家,并且为全球各大品牌提供OEM服务。但在国内,由于爱普生等品牌打印机的整体封锁,其市场占有率也仅为5%。

  不过郭开森认为,出现这个不利于爱普生的结果并非偶然。此前爱普生也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同类专利诉讼,但案件的进展同样不太顺利。迄今为止,爱普生的同类官司已先后在日本、英国遭遇失败。

  据业内人士透露,即便在日本本土,爱普生许多申报的专利都不受保护。爱普生在中国也申请了诸多专利,也同样遭到中国专利部门“专利无效”的判决。

  去年7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发出第8296号文,宣布此前授权的爱普生ZL95117800.8中墨盒专利权全部无效。据介绍,ZL95117800.8是爱普生于1995年9月16日申请的“墨盒、喷墨记录设备、供墨系统及方法”专利,共有62项专利权,2002年9月11日被正式授权,2006年被正式宣布无效。随后中国十多家公司又联名上书,再诉爱普生公司另一专利无效。

  不过,由于中美贸易之间的特殊关系,爱普生却利用了美国境内特殊的知识产权法律环境,给了所有中国墨盒企业当头一棒。幸好,美国专利局及时作出了调整。

  “我们虽然不一定熟悉美国法律,但其实大可挺直腰杆。因为爱普生墨盒专利并不具备技术含量,也没什么创新性,我们目前在美国市场销售墨盒产品技术没有侵权。”臧晓钢告诉《财经时报》。

  郭开森认为,这一诉讼也将影响到打印机墨盒市场的整体格局。爱普生等打印厂商一直在鼓吹“只能使用原厂墨盒”的错误理念。实际上,使用通用耗材更节约成本,更符合用户的需求。爱普生去年曝光的“残墨”丑闻也证明了,打印厂商自身的墨盒也不一定就是好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