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在技术、企业内部平台、外部云端环境到组织工作模式上的剧烈变化,再加上跨界并购案和 IT 大厂重组带来的市场重划,都将在 2016 年发挥综效,甚至将大幅改变了 IT 的样貌

从 2014 年开始,Docker 都是重要 IT 年会中最抢手的摊位之一,与 Docker 有关的演讲也场场爆满。Docker 的迅速窜起,不只是因为 Container 技术本身,更重要的关键是 Docker 的出现,引爆了 IT 架构的新变革。

 

 

过去 2 年中,不论在哪一场全球性规模的 IT 巨头年会,只要有 Docker 设摊,那里都是会场中最抢手的摊位之一,与 Docker 相关的演讲场次也场场爆满,发问不断。不只 2014 年如此,2015 年也是如此。Docker 爆红不只是因为 Container 技术本身,更重要的关键是 Docker 的出现,引爆了 IT 架构的新变革。

Docker 这把火,先从近几年企业内部 IT 架构转型最重要的虚拟化技术烧起。一烧,让两大虚拟化技术巨头 VMware 和微软都跳脚。不同于传统虚拟化技术是要建立 OS 层级的隔离环境,Docker 可说是一种建立应用程式层级的虚拟隔离环境。也因从 AP 层来隔离所建立的映象档,可以兼顾 AP 相依性的完整封装又能实现免 Guest OS 的轻量化,让 Docker 化后的应用程式,具备了高度移动性,更容易在不同环境或云端平台上部署。

虚拟化技术出现,让企业进入了虚拟化时代,透过虚拟化平台来整并企业 IT 的工作负载,多 VM 集中到单一实体伺服器。后续进一步出现的私有云平台,将分散式架构带进了企业。企业可以将从资料中心视野的角度,来调度大量伺服器上的运算资源,自动分配给不同的应用需求。

 

 

微服务架构将更盛行

但被誉为全球第一技术长的前 Netflix 技术长 Adrian Cockcroft 认为,不同于过去虚拟化技术或云端平台,是以分为单位的部署速度,以及按周来计量的生命周期,“Container 部署速度可以达到以秒为单位,生命周期只有数分钟或顶多数小时。也因此,他认为, Container 带来的速度,将会驱使和更多微服务(Microservices)架构的盛行。

不同于过去只靠单一应用系统(Monolithic Application)来提供各种应用功能,微服务架构是一种以大量微型服务来组合成一套应用系统的架构。就像 Twitter 其实是来自 7 百多个小服务而组成的一个 Ap。这样做最大的好处是扩充性,更容易将运算资源分配给其中几项高负载的小服务,让运算资源利用效率更高。而 Docker 的问世,降低了微服务架构的门槛,只要将一套应用系统内所需的功能程式,各自打包到不同的 Docker 映象档中,就能部署为提供不同功能的微服务,也因此,可以快速部署到大量伺服器上来执行。

许多知名网路服务都采用了微服务架构的设计,例如脸书上的的“赞”按钮,就算遇到一天有上亿人按赞,脸书也只需要单独扩充“赞”这支程式而不用调度大量资源给整套平台。这就是微服务架构能带来的精准式扩充力。这也让微服务架构成了原生云端应用服务的主流架构。

过去 2 年,Docker 大多应用于开发测试环境中,尤其更让 DevOps 风潮如虎添翼。早在 2010 年就兴起了 DevOps 风潮,打破开发和维运间的围篱,让产品或服务可以更快上市。已有多种 IT 自动化工具或配置管理工具来协助企业建立持续整合(CI)甚至是持续交付(CD)的流程,如 Puppet、Chef、Jenkins 等。但是,Docker 的出现,让 DevOps 自动化所要处理的应用程式程式码,有了一个轻量化的标准封装容器,也让基础架构程式化(Infrastructureas Code),开发人员可以用撰写程式来控制这个容器的调度。

DevOps 将迈向软体工厂化

Docker 能让软体开发流程,像工厂生产线作业那样,透过标准化的容器,从开发、测试、品管、封装到部署都能透过自动化工具来控管。各种 DevOps 工具可以以 Docker 为沟通基础,来建立相互搭配的机制,甚至更进一步能成为一个软体开发生产线,就像是一间高度自动化的软体工厂(Software Factory),在设计完成后,只需少数几人就能维运来生产自家的软体产品。

在过去一年,Docker 不只开放支援自建映象档管理服务(Private Registry),也将自家映象档格式捐出来作为 Container 标准之用,也和多家大厂成立 OCI 联盟合推,年底时更内建了网路和丛集功能,让 Docker 从单一主机环境跨入了多主机架构,再加上云端巨头如 AWS、Google、Azure 都开始支援。

到了 2016 年,微软若如期在新版 Windows Server 中支援 Docker,届时,Docker 就成了可以通吃不同作业系统,以及不同云端平台的关键技术,这也将更带动企业拥抱新的微服务架构,和新的 DevOps 组织工作模式的风潮。

并购和重组将改变 IT 市场版图重塑

不只 IT 技术和企业架构开始翻转,2015 年 IT 产业也出现了多项市场板块重组的大地震。最大一宗并购事件是 10 月初,硬体巨头 Dell 宣布以 670 亿美元买下储存龙头 EMC 的并购案。连带着也影响了 VMware 成了 Dell 旗下公司之一,即使 Dell 创办人兼执行长 Michael Dell 信誓旦旦承诺,不会干涉 VMware 营运,但市场仍高度关注,后续完成并购后 VMware 的发展。

这宗 IT 科技史上最高金额的并购案,让 Dell 一举拥有了伺服器、储存、虚拟化技术和 PC 市场领导地位。不只成为全球储存龙头和第二大伺服器供应商,也将是全球软体供应商巨头之一,更是虚拟化技术龙头。受人瞩目的跨界并购不只一宗,OS 厂商红帽买下了 DevOps 热门工具 Ansible、几大巨头抢着买下大资料分析的新创团队来扩充实力。

除了并购,分拆重组也是 2015 的重头戏,HP 正式分家为专门销售个人电脑与印表机的 HPI,以及锁定云端及伺服器等企业市场的 HPE。Google 则是自己重构,成立了自己的母公司 Alphabet,将原有 Google 旗下事业体,分别独立为各自不同的子公司。赛门铁克出售了旗下资料储存和复原部门 Veritas。另外也有重量级 IT 厂商,退出竞争激烈的云端 IaaS 红海, HP 结束了 Helion 公有云服务,VMware 则在公有云事业上退居二线技术支援,而非直接经营。这些 IT 业界的并购和重组,势必将牵动接下来一年 IT 市场版图的重划。

2015 年另有多项新兴架构或技术开始成形,大资料架构 SMACK(Spark、Mesos、Akka、Cassandra 和 Kafka)是矽谷最夯的大资料架构,这个以解决 Fast Data 串流资料为目标的架构,成了矽谷新创公司人人重视的新一代 IT 基础。

扩增实境 AR 产品在 2015 和 2016 年陆续问世,伴随着 PLM 平台开始支援 AR,也让现代化工厂更容易升级为新生产型态的智慧工厂。

开源成了 IT 大厂和网路新创开发产品的新战略,2015 年,微软、苹果等更多 IT 大厂纷纷将自家产品程式码放上 GitHub 释出,就算是竞争对手,也能藉此成为优化自家产品功能的助力。

从技术、企业内部平台、外部云端环境到组织工作模式上,过去 1 年来,IT 界都产生了剧烈的变化,这些改变会在 2016 年发挥综效,让 2016 年成为 IT 翻转的关键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