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 10 月 24 日京东首次实名对外公开内部腐败事件后,昨日下午,京东集团通过“廉洁京东”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反腐内部公告》。

  

公告中称,京东商城 3C 事业部生活旅行业务部运营岗樊龙利用职务便利,向商家索要股份、现金等大量财物。目前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事实上,这并不是廉洁京东第一次发布《反腐公告》。上月底,京东在公司内部网站和“廉洁京东”微信公众账号发布《京东集团反腐败公告》,公布该集团 10 起内部腐败事件,并表示“即日起,每查处一起腐败事件即时公告一起。”

  

据京东上月公告,在查处的 10 起内部腐败中,已经有 3 起当事人被刑拘,涉及的腐败包括安排家属实际控制的公司从与京东的合作中违规获利、收受商家商业贿赂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司商品。

  

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好多家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内部反腐过,好多风光一世的员工甚至都锒铛入狱,令人不胜唏嘘。

  

对待职场,中国人讲究“在其位,谋其事,尽其责,廉其政”,然而现实职场总有些说不清的模糊点,从互联网反腐初始的“家丑不可外扬”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积极参与反腐,这种变化说明了企业认识到了腐败对于企业的危害。

  

百度最年轻副总裁李明远辞职

今年 11 月 4 日,百度职业道德委员会发布通报称,公司副总裁李明远在参与公司某收购项目中,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在其所管理的业务范围内,与某游戏合作伙伴的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同时,李明远个人投资参股的外部公司与百度有业务关联,未按公司制度报备。对此,李明远主动引咎辞职。

  

而就在两个月前的 9 月,百度内部发布了《严重违纪案件通报》,对 17 起严重的违纪案件进行全员通报,包括了糯米、北京客户发展部、渠道部、商务合作部、搜索产品市场、贴吧、多酷游戏,移动分发等多个部门。在处罚办法上,轻则开除,重则移交司法机关。

  

腾讯内部审计牵出前高管刘春宁

而在腾讯,近来最受关注的反腐败事件是关于刘春宁的。2015 年 6 月,时任阿里巴巴副总裁的刘春宁被深圳市警方羁押,原因是前东家腾讯举报刘春宁涉及商业贿赂,而此时距离刘春宁从腾讯离职将满两年时间。此前,刘春宁出走使腾讯上上下下出离愤怒。原因是刘春宁离职前给腾讯的说法是要去创业,但却在离职 2 个月后入职阿里巴巴。

  

在刘春宁被羁押的前一年,腾讯密集起诉了 5 位前员工,其中包括刘春宁的老部下、同样跳槽去了阿里巴巴的岳雨。2016 年 7 月,法院一审判处岳雨犯职务侵占罪,判有期徒刑七年,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

  

阿里巴巴 CEO 卫哲及 COO 李旭晖引咎辞职

2009 年,阿里巴巴成立了廉政部,主要职责调查内部是否存在违反纪律的情况。而在阿里系内部还运行着一部《阿里巴巴集团商业行为准则》,该准则对财务利益、关联交易甚至接受礼品、款待等都作了详细规定,每个新员工在入职时都必须同时签订这个准则。

  

2012 年 3 月,阿里巴巴就上演过现实版的反贪风暴:清理了 1107 名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客户,近百名负有直接责任的销售人员。阿里巴巴 CEO 卫哲、COO 李旭晖因此引咎辞职。掌门人马云更是“挥泪斩马谡”免去旗下团购平台聚划算的总经理阎利珉的职务,并移交杭州警方带走(因受贿 53.8 万人民币被判有期徒刑 7 年)。

  

去哪儿、乐视等公司齐声反腐

2014 年 9 月,华为首次召开企业业务的经销商反腐大会,通告了 116 名员工涉嫌腐败,涉及 69 家经销商,其中 4 名员工被移交司法处理。华为要求高级干部的合法收入只能来自华为公司的分红及薪酬,不以滥用职权、收受贿赂等方式获得其他任何收入。

  

2016 年 2 月 1 日,合一集团(优酷土豆)前副总裁卢梵溪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进行违法犯罪行为,并被警方带走配合调查。

  

2016 年 9 月 19 日,去哪儿网内审部向去哪儿全体员工群发了一封邮件,邮件中写到:经内审部调查发现,呼叫中心员工廖某、向某二人在 2015 年 11 月期间,多次利用职务之便,以及在工作岗位上了解到的公司退赔政策的薄弱环节,伙同公司外部人员(包括前员工)恶意骗取机票退赔款以谋取私利,其中廖某共骗取 10 万余元,向某共骗取 6 万余元,金额均已远超刑事立案标准。

  

2016 年 10 月 17 日,乐视对外通报了 7 起舞弊违规案例,其中涉及涉嫌诈骗、谋取私利、利益关系冲突、招标采购违规、围标等多种案件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