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国推出的首份基于 IPv6 的互联网行动计划。从国家层面积极推动和普及 IPv6 的应用,这标志着我国 IP 地址升级正步入‘快车道’,中国互联网将迎来新一轮发展。”27 日,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总工程师阎保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计划》),计划用 5 到 10 年时间建成全球最大规模的 IPv6 商业网络,并对运营商、互联网内容服务商等相关参与方提出具体要求。
 
 
在互联网世界,IP 地址是联网设备的“身份证”,它是各终端实现互联互通的基础。互联网采用的协议是 TCP/IP 协议,IP 是核心协议。当前,我国主要采用的 IP 协议版本是第 4 代,IPv6 是替代它的“升级版”。
   
 IPv4 的地址位数为 32 位,即最多可提供 2 的 32 次方个地址数量。伴随互联网蓬勃发展,IPv4 难以满足与日俱增的地址需求,面临资源耗尽的威胁,而 IPv6 则将 32 位地址空间扩展到了 128 位。“从 IPv4 到 IPv6,不仅意味着增加 IP 地址数,还将给整个互联网产业界带来重大影响。”阎保平说,在万物互联的背景下,未来联网终端会越来越多,普及 IPv6 将为物联网、5G 等新技术发展铺平道路。
 
    
“长期以来,中国 IPv6 资源未能得到有效利用。”阎保平说。我国是最早开展 IPv6 技术研究和应用的国家之一,拥有 IPv6 地址数量居世界前列,但使用率却不高。据亚太互联网信息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 11 月 27 日,美国 IPv6 地址持有量居全球首位。中国大陆 IPv6 持有量位列第二,但使用率仅为 0.38%,排在第 68 位。
    
如何从 IPv4 过渡到 IPv6?阎保平表示,普及 IPv6 一方面需要配备相应的基础设施,即我国各大电信运营商需更换相应设备;另一方面,各大互联网内容服务商也要积极参与,将现有的应用软件与 IPv4“解绑”以适配新协议需求。
    
“这其中的挑战是巨大的。”阎保平认为,从这次推出的《计划》来看,国务院对运营商及内容服务商均提出了具体升级目标,但更强调主要内容服务商的“带动作用”,以应用升级推进基础设施升级。
    
“升级过程中,还有许多技术难题需要突破。”阎保平以手机为例,目前部分智能手机可能不支持新协议,比如安卓 4.0 以下版本的手机,这就需要提升其操作系统版本。
    
大到行业,小到手机,IPv6 的影响缓缓袭来。阎保平说,在《计划》的推动下,我国要勇于迎接新兴技术的挑战,面对当前的落后现状,在下一代互联网应用竞争中迎头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