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你已经看了平昌冬奥会的开幕式,无人机、AR、5G、AI、智能汽车、物联网、大数据 ... 各种酷炫的科技元素融入 ...
 
事实上,韩国政府早就宣布“2018 年平昌冬奥会”为 ICT(信息通信技术)奥运会,以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因而融入了各种 ICT 技术,尤其是 5G。
 
 
今天我们就以平昌冬奥会官方通信合作伙伴、韩国运营商 KT 的“平昌 5G 试商用网”为例,介绍一下这届 ICT 冬奥会背后的 5G 应用和网络。
 
▲KT 工程师在平昌进行 5G 测试
 
平昌 5G 服务
本次冬奥会主要为用户提供沉浸式 5G 体验服务,包括:同步观赛、互动时间切片、360 度 VR 直播等。
 
1)同步观赛(Sync View)
 
 
就是在运动器材、运动员身上安装传感器、高清摄像头和配置 5G 通信模块,将数据实时通过 5G 网络传送,观众可以通过手机或电视,以运动员的第一视角来观看赛事直播。
 
2)互动时间切片(Interactive Time Slice)和 360 度 VR 直播
 
 
360 度全景 VR,就是在不同的赛场,赛场内不同的角落安装 360 度全景摄像机,再通过 5G 网络将高清视频信号实时传送到观众席的 VR 区域。观众可以沉浸式体验赛场每一个角落,还可以切换到运动员的休息室、等待区等。
 
 
互动时间切片,就是在赛场周围安装多达 100 个摄像头,获取不同角度的视频信息。用户在通过手机观看比赛时,不仅可以选择从不同的角度来观看比赛,还可以随意回看精彩瞬间。
 
 
此外,该 5G 试验网还测试了 5G 自动驾驶、无人机、全息技术等。
 
总之,就是通过 5G 技术彻底颠覆人们传统观看体育比赛的方式,让观众享受到沉浸式的观赛体验。
 
 
那么,支撑这些服务的背后是一个怎样的 5G 网络呢?
 
平昌 5G 试商用网
2016 年 6 月,韩国 KT 与三星电子、诺基亚、爱立信、英特尔、高通等多家设备商和芯片商合作伙伴,为 2018 年平昌冬奥会制定了 5G 技术规范,内容包括了 ITU 和 3GPP 对 5G 的技术要求和关键技术。
 
 
这就是著名的 5G-SIG 标准,该“5G 标准”与美国运营商发起的 5GTF 标准一样,属于非 3GPP 标准,当时一度搞得业界普遍担心 5G 标准会碎片化(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了,业界已达成共识,5G 标准要统一化)。
 
如上图 KT 的 PPT 所示,该 5G 标准的 KPI 和 3GPP 一样,峰值速率要求达 20Gbps(带宽 800MHz),时延小于 1ms,正是如此超高性能的 5G 网络支撑了上述 5G 服务。
 
但是,除了无线传输性能大幅提升之外,为了支撑 5G 服务,平昌 5G 试商用网的网络构架和 4G 网络也不一样。
 
 
 

 

首先,为了支持高速率、低时延应用,该网络的核心网采用了用户面下沉和云化部署方式,他们在首尔研发中心部署了一个中心核心网节点,在平昌、江陵附近部署两个边缘节点,组成分布式构架。
 
这样做的目的是,边缘节点确保在物理距离上更接近用户,每个边缘节点配置了应用服务器和缓存服务器,以实现交付低时延、高流量的 VR、高清视频。
 
比如,观众在用 VR 观看比赛时,摄像机采集的海量视频数据不用传送到首尔研发中心的中心核心网,而只需传送的靠近赛场的边缘节点,再传送到观众的头显上,传输的物理距离更近,保证了更加实时的观赛体验。
 
边缘节点还配置了缓存服务器,这就支持了观众可随意回看精彩瞬间。
 
接入网采用分离的 RAN 构架,将 LTE 接入网的 BBU 和 RRU 两级构架演进为 CU、BBU 和 RFU 三级结构。
 
 
CU:原 BBU 的非实时部分分割出来,重新定义为 CU(Centralized Unit,集中单元),负责处理非实时协议和服务。
 
BBU:剩下的功能仍保留在 BBU,负责处理物理层协议和实时服务。
 
RFU:即射频单元,相当于集成了天线的 RRU。
 
CU 功能可以根据业务实时性要求灵活部署。
 
对于实时性要求不高的业务,CU 可部署于边缘节点;
 
对于实时性要求极高的业务,CU 和 BBU 集中部署于中心机房(基站)。
 
▲平昌 5G 基站
 
据报道称,本次 C-RAN 也采用了虚拟化技术,通过云化 BBU 池,共享资源的方式来应对难以预知的海量数据流量。也就是说大量流量处理和转发由虚拟化技术完成,极大的考验通用处理器的性能,也包括 5G 射频 RFIC 芯片。
 
总之,这次平昌冬奥会不仅是一次体育盛会,更是一次信息通信技术盛宴,而此次推出的 5G 服务能否成功,也将对整个 ICT 行业产生重要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