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当前技术变革不可或缺的支撑技术,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 5G 正在有条不紊地落地:1 月 16 日,我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牵头的 IMT-D2020(5G)推进组正式发布了 5G 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第一批规范,预计我国 5G 产业链主要环节将在今年年底前后基本达到预商用水平。


5G 的落地将为新技术迭代跃进开辟全新的发展空间。大多数人看到了 5G 的巨大前景,但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其背后长久以来的激烈争夺:对下一个时代全球通信技术格局之主导权和制高点的争夺。这其中的产业经济利益难以估量,甚至对全球经济都会有深远影响。


在当前世界竞争格局之下,科技的力量显而易见,尤其在通信领域,专利和技术标准如两道长缨,与资本紧紧缠绕在一起。在资本的影响下,通信领域的专利和技术标准产生了牵制通信技术和产业格局的力量,进而深刻影响全球的经济甚至政治格局。掌控了标准必要专利,就是执住了移动通信技术的牛耳。这一现象自美国高通推动 CDMA 成为 2G 移动通信国际标准起更加明朗化:高通围绕 CDMA 技术严密布局了超过 4000 件专利,从而成功扼住了整个产业的咽喉,成为全球移动通信产业的无冕之王。专利组合中最具杀伤力的莫过于标准必要专利,即实施通信标准时无法规避的专利。几乎整个产业都要向高通缴纳专利费,甚至一些国际主要手机生产商的手机产量都取决于高通供应芯片的数量。


这种刺激之下,之后 3G、4G 移动通信技术在标准和专利方面的争夺更加白热化,欧美各大公司打得不可开交:从新一代通信技术的预研准备开始到相关技术标准逐步成形再到技术落地,是一个漫长的鏖战过程,各个参与者更是以专利为商战中的杀手锏,专利大战风起云涌。


我国自 3G 时代开始正式加入移动通信技术国际标准的争夺战。这一争夺不仅是技术的角逐,更是综合实力的较量。在长期不懈的努力之下,我国成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在 5G 移动通信国际标准制定过程中,我国的华为、中兴通讯、大唐、中国移动等领军企业在 IMT-D2020(5G)推进组指导协调下,经过长期扎实奋斗和准备,使我国提出的多项技术提案被纳入国际标准。各家中国企业同时积极进行专利布局,在专利数量上超过了美国和欧洲的竞争对手。


预计 5G 移动通信多项主要国际标准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制定,之后会陆续出台。我国也适时发布了 5G 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第一批规范,为迎来 5G 时代做好产业准备。然而,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与此同时,欧美各国也在做积极准备。仅从专利角度来看,近期高通主动披露了向手机制造商收取 5G 许可费的标准:单模 5G 手机 2.275%,多模(3G/4G/5G)手机 3.25%,平均每部手机约 16 美元。更早时候,爱立信也公布了基于 5G 专利的许可费标准,折合每部手持设备 2.5 美元至 5 美元。


高通、爱立信提早公布 5G 专利许可费的标准,意在为之后可能的 5G 标准必要专利侵权诉讼做好铺垫。实际上,尽管高通、爱立信的许可费标准看似不高,但是对低端手机厂商的压力很大。笔者认为,进一步将专利许可费堆叠效应考虑在内,即当高通、爱立信以外的其他所有 5G 专利权人也以类似标准收取许可费时,累加得到总许可费,该费用将大大高出消费者和手机厂商可承受的合理范围。这已然预示了 5G 市场的未来拼杀将何等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