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推动“第五代移动通信”产业发展。根据规划,预计 2020 年全面实现 5G 商用。

 

3G 跟跑、4G 并跑的中国,正努力在即将到来的 5G 时代实现领跑。“建议成立国家级 5G 战略委员会”“建议由国家部委牵头成立国家 5G 产业联盟”“尽快设立 5G 国家战略基金”“降低 5G 终端软件的使用难度”,两会期间,推动 5G 更快走向应用,成为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热点话题之一。

 

建议发布中远期 5G 发展行动指南

我国在全球最早启动 5G 试验,在北京怀柔建设了全球最大 5G 试验网络。目前,我国提交 5G 国际标准文稿占全球 32%,牵头标准化项目占比达 40%,无论是推进速度还是质量在全球范围内均属较高水平。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宁波材料所所长黄政仁等代表联名提交了《关于加快 5G 商用进程助力网络强国建设的建议》。

 

黄政仁等认为,我国具备加快 5G 商用进程的基础优势。在网络用户和基础网络方面,建成了全球规模最大的 4G 网络;在商用环境方面,近年来,我国电商交易额占据全球比例超过 40%,比英、美、日、法、德五国的总和还要多等。

 

“国家应大力支持通信运营商、设备商竞争互联网核心技术国际标准制定,在国际层面推广我国企业主要参与完成的 5G 系统架构和流程标准,实现中国标准引领全球发展。”

 

黄政仁等建议,尽快成立国家级 5G 战略委员会,制定具有前瞻性的 5G 规划远景,发布中远期 5G 发展行动指南,提前规划低频、中频到高频“全频段”频谱资源。设立 5G 国家战略基金,支持包含运营、系统设备、芯片、终端和仪表等“前后台”创新链成员积极贡献中国技术文稿,或牵头或联合牵头参与国际间产业项目合作。

 

企业铆足干劲抢滩登陆

与 5G 发展密切相关的企业,如今已经铆足了劲。

中兴通讯已组建超过 4500 人的 5G 研发队伍,每年研发投入 30 亿元。全国人大代表、中兴通讯党委书记、高级副总裁樊庆峰表示,中国 5G 的技术已经引领世界,虽然 5G 的国际标准还未发布,但 5G 的技术已提前在 4G 的网络上应用,在全球 40 余个国家部署了超过 60 个 Pre5G 网络。中兴通讯在广州、深圳、雄安新区等承担国家 5G 试验网和场景应用测试,若国际标准公布后,很快就能大规模生产。

 

全国政协委员、大唐电信集团总裁童国华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全力推动 5G 商用工作,是大唐今年的主攻方向。年内将在全国部分城市建设 100 座 5G 基站。

 

去年 9 月,中国移动 5G 联创中心开放实验室落户两江新区,主要进行 5G 网络应用案例场景的开发和测试。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移动通信集团重庆有限公司董事长郭永宏称,如果进展顺利,重庆部分企业今年有望率先用上 5G 网络。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移动广东公司肇庆分公司综合部总经理刘广河建议,广东应率先加快 5G 的部署进程,打造融合创新产业的生态圈,出台全省全行业融合的发展规划纲要。

 

让所有人都用得起 5G 网络

“我国 5G 研发试验已经进入第三阶段,但在降低 5G 终端的成本和降低使用复杂度方面,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余少华谈道。

 

这些问题主要表现在:自主知识产权的终端芯片、操作系统研发没有突破性进展,致使智能终端成本长期居高不下;终端软件的使用难度过高,让不懂网络和拼音的人、农村偏远地区群众、低收入群体、年龄偏大的群众望而却步;有关民生领域的渗透还需进一步加强。

 

对此,余少华建议,在核心芯片和操作系统研发上进一步突破,不断降低终端生产制造使用成本,“让中国所有阶层的人都能够用得起 5G 网络。”

 

“不断降低 5G 终端软件的使用难度,要充分考虑到老年人、非网民人群的接受程度,让他们也能轻松使用 5G 网络,共享高科技发展的成果。”余少华说。

(来源:科技日报 记者:龙跃梅 孙玉松 付毅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