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九点半,港股开盘。恒生指数小跌 300 左右。融创中国却逆势上涨,高开 1.16%,以 30.55 元价格开盘。

外界的眼光现在正聚焦在这家公司的董事长孙宏斌身上。昨晚,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孙宏斌将辞任董事长,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后将由董事、总经理刘淑青代为履职。此刻距离孙宏斌坐上乐视董事长的位置不过 8 个月。

昨天下午 1 点,乐视网紧急停牌,理由是,“为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公司将就近期公司股票交易的相关事项进行必要的核查”,并表示核查完成后将复牌。随后,关于乐视网前途的猜测弥漫开来,退市、破产、重组的声音不绝于耳。

“目前来看,乐视网还不具备退市的条件。”一位多次参与 A 股上市 IPO 的律师告诉。他认为乐视网并不会马上退市,而是有可能进行债务重整或破产重整。

根据《公司法》规定,上市公司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国务院证券管理部门决定暂停其股票上市:一,公司股本总额、股权分布等发生变化不再具备上市条件;二,公司不按规定公开其财务状况,或者对财务会计报告作虚假记载;三,公司有重大违法行为;四,公司最近 3 年连续亏损。乐视网的现状,究竟符合上述哪一个退市条件,尚未可知。

但也有投资人表示乐视是否退市的关键要看监管层意愿。此前财新报道中也提到孙宏斌曾与监管层多次沟通包括重组在内的方案,都无法推进,退市或许是最终结局。

就在昨晚,一位接近乐视核心高层的相关人士曾与记者互动,并表示“明天见”,但并未透露乐视网会在哪方面有大动作。

而乐视网内部一位高层则向否认公司会在资本层面有动作,表示停牌原因是“近期炒作过多,不能让中小投资者继续被割,公司不得已。”他认为,“无实质经营变化导致股价上涨是非理性的,股价需要回归理性。”对于孙宏斌的辞职,该相关人士表示“不清楚,但能够理解,(孙宏斌)没必要背锅,而且老孙不会害人。”

此外,对有可能接盘乐视资产的候选公司,外界出现不同版本的传言。一说是联想系公司,一说是某互联网巨头。但无一得到证实。

自从 2 月 23 日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完之后,乐视网的股价就一直攀升。3 月 13 日、14 日两个交易日,乐视网的收盘价格涨幅分别为 10.00%和 6.98%。截至 3 月 14 日上午,乐视网股票收盘价为 6.59 元 / 股,相较 2 月 13 日最低收盘价 4.16 元 / 股累计上涨 58.41%。

财新此前报道,“仅复牌后的 13 个交易日内,乐视网的股东人数已较复牌前增加 81.6%。1 月 24 日复牌前,乐视网自然人股东人数为 18.5 万人,但截至 2 月 9 日,公司自然人股东数量已上升至 33.6 万人,这也意味着经过 13 个交易日,公司自然人股东已经增加了 15.1 万人。”从这个角度看,散户大量增加,而乐视风险未除,确实有散户接盘承担风险的潜在可能。

就在这一切发生时,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依然远在美国,3 月 12 日,他发了一条“FF91 冬季高寒测试”的“六宫格”朋友圈。

一位乐视控股高层给记者发消息称:

“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外界各类传言都有。但我认为,乐视网不可能退市,是有些人瞎传言制造市场恐慌,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属于正常行为,毕竟孙宏斌同时兼任融创、乐视网两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融创在香港上市,兼任两个董事长不太合适,而且精力也有限。贾跃亭作为目前乐视网大股东,也一定会配合孙宏斌及乐视网董事会把乐视网做好。”

实际上孙宏斌或许早就萌生退意。在今年 1 月 23 日的乐视网投资者说明会上,公布了酝酿已久的乐视影业收购方案失败的结果,孙宏斌也罕见的表露出失意之色,“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孙宏斌甚至缺席没有出现,乐视网董秘赵凯还专门作出解释,“行程问题,没来得赶到现场,并不是对乐视网失望。”

事已至此,乐视网的走向依然扑朔迷离。隐藏在背后的各方角逐力量,应该很快会露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