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几十年来,通信革命给人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场革命仍未终止,且将越来越重要。随着汽车、家庭、工厂和公共基础设施等万物连网和海量数据涌现,这将对整个社会的经济带来深远影响。
 
一场由 5G人工智能大数据融合而催生的技术革命正在重新定义游戏规则,全球企业大咖竞相投入、积极布局,甚至引爆了国家级大战。谁赢得了这场战争,谁就占据了未来几十年的主导地位。
 
1
一定要从日本电信市场说起,因为这个市场的故事太深刻,极具代表性。
 
今天的移动互联网空前繁荣,苹果 ios 生态系统玩得风生水起,但可能你不知道,日本运营商早在 1999 年就开始这么玩了。
 
早在 1997 年,日本运营商 NTT DOCOMO 就推出了 DoPa (DoCoMo Packet Transmission) 分组交换服务。
 
1999 年 2 月,NTT DOCOMO 随之推出影响了全球移动互联网的 i-mode 服务模式。i-mode 采用分组交换技术,开发了一种简化版的 HTML,让用户可以轻松访问手机上的移动网页。
 
 
 
 
 

 

 
 
2
如上所述,日本通讯业太具代表性,简直就是全球通讯业可资借鉴的模板,就像一个年轻人看到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的背影,不由感叹自己老去时也是这个样子吧。
 
 
日本通讯业需要 5G 来舔愈伤口,全球又何尝不是如此?在运营商集体失落十年之后,在全球手机销售量已趋下滑之时,在智能手机创新乏力之时,整个通讯产业链都在寻找新窗口,寄希望于 5G 找到新出路。
 
在今年的 MWC 上,智能手机不再是主角。开展前一天才发布的三星 S9 略显尴尬,少有人谈论。华为手机保持低调。
 
而走进 MWC 展会大厅,铺天盖地的 5G 宣传迎面而来。中国移动的展台上的 5G 机器手臂来回忙个不停,NTT DOCOMO 让安保人员戴上 5G 摄像机,利用人脸识别技术筛选可疑人物,用 5G+AI 将安保人员摇身一变为“机器战警”。除了中国移动和 NTT,Vodafone、Telefonica 等全球顶级运营商的摊位里没有任何一家缺席 5G。
 
设备商的展台更不必说,华为 VR 太空漫步和无线智能工厂演示现场挤得水泄不通,爱立信展台门口一个远程连接高清实时视频的机器人正在找人唠嗑。
 

 

华为发布了 5G CPE 芯片,但告诉我们 5G 手机要等到 2019 年。高通尽管联合了 19 家手机制造商,但他们还是说配备高通 5G 芯片的手机要等到 2019 年。
 
没有 5G 手机的 5G 还算 5G 吗?
 
要知道,在十年前的 MWC 上,正值 4G 标准制定之时,手机可是最炙热的话题,各大手机制造商纷纷拿出最得意的产品围剿刚发布一年的 iPhone 啊。
 
时过境迁,在 5G 时代来临之际,手机也受到冷落了,整个通讯业正在寻找下一个增长点。
 
3
 
 
 
 
 
 
4
在 5G 战略上,美国多次在不同场合表示他们要做 5G 领导者,我们就来看看川普政府到底打的什么牌?
 
先从 2017 年 11 月川普政府废止网络中立原则说起。
 
所谓网络中立,指运营商要对所有内容提供商一视同仁,平等对待所有流量数据和应用。
 
在运营商看来,网络中立是不公平的,像 Netflix、油管这样的视频平台,海量的数据流量几乎压垮了运营商的网络,但他们完全不用多缴纳一丁点费用来分担运营商的网络建设和维护成本。同时,由于运营商这几年日子都不好过,也在从管道向内容扩展,比如 AT&T 推出 DirecTV 视频。
 
废除网络中立可以帮助运营商更好的经营内容,增加收入来源。
 

 

运营商有钱赚了,才有动力去投资建设 5G 网络。这是川普政府打的第一张牌。
 
但显然这还不够。尽管美国运营商 5G 口号喊得响,但在网络上想快速超越中国并不容易。
 
下面是一张美国四大移动运营商的宏基站数量对比图,
 
 
 
 
 
Intel is trying to buy Broadcom who is trying to buy Qualcomm which in turn is trying to buy NXP semiconductors.
 
 
我和同事今天看到这段英文当时就笑了好半天,这剧情实在是太喜感了。
 
我们不知道这场闹剧将如何结束,更不知道 5G 要将我们带到哪里,但种种迹象表明,在我们真正进入 5G 时代之前,一场全球范围内的 5G 战争已经打响。
 
对那些需要战争的人来说,战争是正义的;对那些失去一切希望的人来说,战争是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