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联通财报,联通和互联网公司的新业务合作中,包括与阿里巴巴、腾讯等合作伙伴打造以“沃云”为品牌的公有云产品;与阿里巴巴通过钉钉应用拓展中小企业信息化应用市场;持续优化 IDC 业务运营模式,提升 ICT 业务专业化能力,规模化发展物联网业务等。

 
混改进行时的联通于近日交付了改革半年后的成绩单。
 
3 月 15 日,中国联通发布了 2017 年业绩以及一系列业务公告。据联通于 A 股发布的年报显示,去年全年中国联通公司经营业绩成功实现反转并得到大幅改善。2017 年,中国联通全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 2490.2 亿元,同比增长 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4.3 亿元,同比增长 176.4%。
 
回看时间线,去年 8 月,联通拉开混改大幕,通过非公开发行、联通集团老股转让的方式,成功引入腾讯、阿里巴巴、京东、百度和中国人寿等 14 家战略投资者,并在联通运营公司层面获得资金注入约人民币 750 亿元。到 2018 年初,联通董事会进行重组,互联网公司高层加入,融合与变革都更进一步。
 
而联通混改也是国企改革中的独特样板。“中国改革经过三十多年,已进入深水区,可以说,容易的、皆大欢喜的改革已经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当前改革局面的描述深刻且富有启发性。而“通过开放倒逼改革”则为改革指出了落脚点和前进方向,其中开放就包括资本的开放,而资本的开放是所有开放中最根本性的,最核心的部分。这部分“难啃的骨头”得以解决,改革才能顺利渡过深水区,才能进入后续长足的发展。
 
正如 2018 年 3 月 10 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阐述的,今后将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把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国企改革的一个重要途径。
 
自我革新
3 月 15 日,联通在公告了公司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首期授予方案。按照计划,首次授予时间定于 2018 年 3 月 21 日,授予数量 80247.5 万股,授予人数为 7849 人,授予价格为约定的 3.79 元每股。激励对象包括中高层管理人员以及对公司经营业绩和持续发展有直接影响的核心管理人才及专业人才。以目前(3 月 16 日)联通的股票价格 6.17 元来初略计算,此次派发的股票超过 16 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人超过 20 万,行权价大约是目前股价的 60%。
 
独立电信专家付亮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道:“7000 多人如此大比例的股权激励一次性发放,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都很少见。”
 
不过自去年 8 月恢复交易以来,联通股票一直疲软走低。3 月 15 日不俗的业绩也未能提振整体走势,资本市场对联通的表现显然有更高的期待。联通一方面和移动、电信一样被微信等互联网工具 OTT(服务商直接面向用户提供服务和计费,使运营商沦为单纯的“传输管道”,从而无法触及管道中传输的巨大价值),另一方面又面临移动的强势竞争,要做大的突破,堪称任务艰巨。
 
股权激励是对中高层人士提出了更高的业绩要求,也给了收入的激励,但同时意味着人员会出现优胜劣汰。根据此前联通内部的精简机构实施方案,联通总部的部门数量从 27 个减少到 20 个;处室数量从 238 个减少到 127 个,其中净减少 56 个,生产分离 55 个;人员编制从 1787 人减少到 891 人,净减编 347 人,生产分离 549 人。
 
这样的改革必然带来巨大压力,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此前就坦言:“很多人认为改革是好事,我作为中国联通混改的直接操刀手,感到改革充满压力、痛苦和挑战。”特别是中国联通经过多次融合重组,机构不断重叠,矛盾日积月累。
 
除了精简团队和股权激励外,联通董事会换届也备受关注。2 月 7 日,中国联通公告董事会扩编至 13 人(独立董事 5 名,非独立董事 8 名),腾讯、阿里巴巴、京东、百度和中国人寿获得 5 个席位。
 
付亮分析道:“这表明公司在治理结构上发生了大变化,未来的决策机制会和之前有很大的区别。以前的董事会实际上联通自己说了算,管理层有绝对的控制权,未来联通管理层提出的方案被否决都是可能发生。需要注意的是,董事会新成员应该促进有效决策迅速推进,而不是使决策过程变长变慢。”
 
在艾媒咨询总裁张毅看来,新董事会这一“指挥棒”十分关键,互联网公司带来新经营思维的同时,公司间也存在竞争,因此十分考验董事会的决策性能。
 
业务创新
党的十九大提出“必须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必须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此次联通混改可以说是将这两个毫不动摇非常有机的结合起来。一方面是中国联通所处的通信行业,涉及国家安全和战略,由国资委代表国务院对其履行出资人职责,是理直气壮应该做大做强的国有企业。另一方面,引入 BATJ 资本,让最优秀的民营企业来帮助国企改革,参与分享改革的红利,学习顶级的互联网公司的运作方式是做大做强的最佳方式。
 
根据联通财报,联通和互联网公司的新业务合作中,包括与阿里巴巴、腾讯等合作伙伴打造以“沃云”为品牌的公有云产品;与阿里巴巴通过钉钉应用拓展中小企业信息化应用市场;持续优化 IDC 业务运营模式,提升 ICT 业务专业化能力,规模化发展物联网业务等。
 
同时,2017 年内,联通借助腾讯及多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线上营销触点,线上线下协同发展,以低成本获取 2I2C 用户约 5000 万户;与百度在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深度合作;与腾讯和阿里巴巴在云业务层面开展深度合作,相互开放资源及能力;与京东、阿里巴巴、苏宁联手打造智慧生活体验店,积极探索新零售业务模式;与各战略投资者在基础通信业务领域开展深度合作,促进资源共享与业务协同,互利共赢。
 
其中,联通门店的改造、和腾讯合作的大王卡类产品成为业内人士评价较高的 to C 类业务。资深 TMT 观察人士马继华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通和互联网公司在产品合作上收益不小,大王卡代表的互联网定制流量卡发展用户不少。“目前联通正在向互联网靠拢,精炼人员,加强集中化管理。但是联通的混合所有制改造就目前看还是尝试摸索阶段,短期难以真正提升联通业绩。电信运营商策略很清晰,关键看执行力。”
 
一位浙江省的电信从业者向记者表示,三家运营商竞争很激烈,移动在利用他的资金优势和用户优势,挤压联通电信在宽带上的业务,而联通主要通过发展“不限量”进行反击,比如大王卡之类。此外,“联通混改后,资金比以往充足,以前有些需要成本的 ICT 项目也会进行投标。”
  
而此次选择联通作为混改的试点非常值得寻味,其所处的电信行业是最难改革的国家战略行业,如果能够啃下这块骨头,对其他行业起到示范和启示作用。而联通在过去的几年中和移动、电信的差距越来越大,业绩起点低,内部亟待厘清的问题很多,这样反而降低了对改革初期成绩的预期,能够使得改革轻装上阵,留出改革的空间。近期的混改成绩单也证明,在联通试点改革是有成效的,但需要进一步突破的问题也非常多。
 
付亮指出,在和互联网公司合作的同时,还需要面临的一大挑战是老业务的转型升级。“打个比方,如果把联通简单看作两部分,一个是发展互联网卡的联通,另一个是发展老套餐的联通,现在感觉这两个联通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实际上,应该是互联网的做法渗透到传统的业务中,推动整个联通的业务升级和调整。”
 
一位电信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接下去联通需要两线作战,一方面需要继续对公司架构和员工关系进行改革,另一方面在激烈的市场中做出业绩。毕竟移动、电信在混改大背景下也会使出浑身解数来优化产品服务,不被联通赶超,这样深入全面的竞争也是混改的重大意义之一。